战场的大局,说来有点怪,但确确实实的是在由炮火和骨头架子所左右。八一中?文网?  W?W㈠W?.㈧8?1㈠Z?W㈧.COM

    放眼望去,敌方地面的主力始终是拥挤又或稀疏的骷髅潮。一直在提高占比的其他兵种,不仔细看,根本就没什么大的存在感,只偶尔冒出,如在大浪中溅起的一小串水珠。

    出现这样的观感,并非是敌方非骷髅兵种隐藏的好,而是实实在在的由于战场太过广大,只能用最廉价的骷髅兵才大致填得满。每每范围大增,骷髅兵的基数就会越显庞大,自然的就稀释了其他兵种的占比。于是越到后期,所谓的提高占比,就越往小数点后面多几位了。

    究其根本,除了廉价以外,更重要的其实是生成来源。骷髅兵的生成总体分两大类,一是以生物的完整骨架和存留灵性为基础去引导塑造,二是以有机物质搭配灵性能源去塑形赋灵。前者的施法门槛很低,但要供应这等海量,材料显然是个大问题。后者的施法门槛很高,但只要解决了能源问题,所有动植物都能提供有机物,大规模合成特殊类型也完全不是问题,那是真正的取之不竭。

    类似的,生化或克隆生物也同样可以做到无限供应,但完整的生物体显然比之仅需骨架便可运作的骷髅兵消耗过巨。

    其次,元素召唤物也是取之不竭,却由于法门相对特殊,不可能让人巨量的召唤。星球意志也限于互相牵制而不能具体插手。

    相对的,其他兵种则达不到无限量供应,甚至哪怕是相对一场战斗的无限都不能乱搞,那样代价太大。当然,如果没有生成简单的骷髅兵,就即便代价再大,符文之地也会死命投入。

    且话又说回来,简单数量多,往往就代表着效力低下,这跑的不算快的骷髅架子,除了吸引一点火力给其他兵种创造机会,也做不了什么别的。就算放到近前,也是三两枪便撂倒的水货。

    因此,反复提高其他兵种的占比这事儿,符文之地一方还是在频繁进行。到后来,符文之地前线指挥部成员几乎就不去计算什么代价了,有事儿没事儿就向星球意志提出增兵申请,三五回里大体能成上一回。

    至于后方来不来得及供应,那是后方要解决的事,他们前线只管冲冲冲。

    ……

    不计代价的冲击,一点点反映到推进距离上,越来越多的敌人摸到了第二道大防线的前置路障。在敌方炮火丝毫不顾及前线炮灰的同步进攻下,折损已然不小的各掩体设施,开始面对直接的一**大小浪头。

    对此,地球方并没有着急动用微波打击,一是近防火力仍足;二是在等敌军更近更密集些,那样收效会更大。

    心知肚明的符文之地一方,并没有采取什么措施变化,摆明了就是要用炮灰硬扛。甚至为了早些引出地球方的大范围反扑,他们极大的临时提升了高阶兵种的占比。

    正餐送上,该吃就吃,电磁脉冲开始飙。原本还怕攻击范围太大伤及自身的微波射,在全覆盖的当下也只是稍许调低了每平方厘米的脉冲平均能量。正面遇上,低阶兵种就不说了,高阶也没几个能扛多久,配上非电子炮火,妥妥的全灭。

    一餐吃完,稍事歇息,等敌军又多了,再度敞开大胃……

    直到,储备能源供应吃紧,战事由远及近的渐渐多出一份交缠拼杀。也就等于变相宣告了,分批次撤离的加快。

    ……

    踏上第三道大防线的后沿阵地,福守缘去了此前便定好的休息地点,准备找空算账;陈香和方晓雯则各自带卡特琳娜和千叶伊久美去跟玉京、苗家的众人汇合。临到分开前,气氛仍旧不算轻松,仅有前三者稍言了几句必要的交代。

    但说到底,人们对卡特琳娜的怨气,总体上并不太大,只是话题和气氛不允许大家轻松。而有了暂时的分开缓冲,后续再相见,如无意外是会慢慢的自然下来。

    ……

    推开房门,第一眼便看到客厅墙上闪闪光的涂鸦字体。

    “鉴于这回是我没在意你们的感受,你们对本尊的冒犯,我也就宽宏大量的放你们一马。然后,在这里躺足二十分钟,可以允许你前往稍微偏后的阵地,协助防御。恩,这回就不用孝敬什么了,非要给的话,放桌上吧。”

    脸皮真厚,我给你一大堆话,有种来接啊。

    老娘傻啊,这时候现身,那不是自寻烦恼。虽然斗嘴什么的从来无惧,可是得考虑你的身心健康嘛。唉……我真是太善良了。

    “砰!”一块飞石擦过电视陷入墙中。

    “砰砰砰!”一连串的飞石擦过电视深陷墙体。

    “够了啊,打又打不着,干对着墙壁什么火。”

    “有种你别躲!”

    火气儿一上来,单是思维波已经不能满足福守缘,必须吼出来才舒服。

    “笑话,本尊是谁,让你挨碰点边儿还不得丢死人。”

    “呵呵,只是碰到就丢人?”

    “当然……额。”

    空伸手接住了一枚空白的最低阶符篆。

    “啊哈哈哈,浪费可耻啊。”

    没底线更可耻。

    “嘁,不要用这种不屑言语的架势看着姑奶奶我。”

    何止姑奶奶级,按年龄,呵呵呵。

    “嘿我嘞个去,小子有备而来啊,想靠这些气我?你道行还浅得很呢。”

    老妖怪,呵呵。

    “前面我就提过,生命形态和思维成熟跨度的不同,所衍生的年龄岁数的计算方式就不一样。”

    变相的老妖怪,呵呵。

    “呵你妹!变你妹!打死你个臭小子信不信!”

    我是独生子,老妖怪你有妹妹吗?没有吧,呵呵。

    “有没有关你屁事,滚滚滚!”

    二十分钟是老妖怪说的吧?呵呵。

    “你!你是真想死!”

    老妖怪抓狂恼怒,呵呵。

    “砰!”电视屏幕裂开了。

    老妖?妖?什么鬼!一只涨红了脸的萝莉是什么鬼!我曹啊!地球意志是只抓狂的小萝莉!我特么,我特么一定是喝醉了,我要出去吹吹风!

    “小贼哪里跑!给本尊我看清楚了!你口口声声的老妖怪!还只是十一岁!都不到十二岁一个小轮回懂不懂!懂不懂!装你妹的傻!问你懂不懂!”

    看着一手叉腰,一手指人,站在电视上倒是比自己高出一头的小萝莉,福守缘是真的不懂,这踏马不科学啊!瑷姐也是那时代过来的,凭什么这丫还是个可以胡搅蛮缠的小萝莉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