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升机内,谁都看得出来陈香在消磨卡特琳娜不该有的自信,也在疏导方晓雯无需有的余怒。??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总的来说,效果很不错,谁都深信,只要陈香留心,卡特琳娜就不可能走近福守缘身边。其中包括卡特琳娜自己也是相信的。

    唯一仍有疑虑的,是福守缘,甚至可以说不仅是疑虑,更是始终被架在火上烤。因为在场的人里只有他知道,卡特琳娜并非是包括她自己在内都认定的仅出于对未来走向的思考而说要靠近,那个石雕,可还在他的空间盒子里静静躺着……

    只是疑虑归疑虑,在这种时候他不可能傻到说出这件事,打破现场渐归平静的氛围,提前生出不可控的事态展,那样便反是应了卡特琳娜那句,不信惊不起一点波澜。

    且事实上,又怎么可能不惊起些波澜,别的不说,本来于短期内应该不会忽然明确意识到自己某些潜藏心绪的卡特琳娜,被空这么一闹一引导,思维总往某处靠拢,提前现的几率是必然大增。这才是空的真正目的所在,她知道福守缘不是个能狠狠推开不理无恶意接近者的人,顶多就是想尽办法的委婉拒绝保持距离,偏偏,卡特琳娜可是个足够固执的人。一来一去的,结果还用想吗?

    到那时,即便福守缘不动心,陈香和方晓雯也估计该心软了,不说别的,作为享有者一方对孤零零傻乎乎的卡特琳娜多些包容乃至宽慰肯定是有的。这就为下一步打下了铺垫。只要能离得不远,那日子久了,说不定哪天场景一洽和,感情的激化升华就来了呢?毕竟心动这件玄而又不玄的事儿,也不是完全没个脉络可循。

    说到底,日久生情这句话,有情生灵都避不开。两人常相处,就算擦不出火花生不出爱情,也必定能收获一段友情乃至亲情。

    最简单的例子,养个猫猫狗狗不见了还到处找天天念呢,何况是人。

    想明白了空的计划,福守缘也不是坐等身陷的人,他的破局希望就寄托于聪慧过人心态和缓的陈香身上。在往后的相处里,香香必定会现卡特琳娜的微妙心思,说不定还早于后者自己。那么在尚不会造成太大伤怀的前期,她是最有可能于最平淡的推动下消去后者进一步明确心思的人,甚至不排除能够彻底扭转后者的心思,那就少了很多为难。

    基于此,福守缘当然不能现下就把一切挑明,而是要尽量让事态按最自然的姿态衍化下去,那样才能在最终无论什么结果之下,都不会心生更多愧疚。之所以说更多,是因为他总觉得这种事儿的生,怎么说都还是愧对了陈香、蔚、方晓雯。

    也因此,必须得加大警惕应对空这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可恶搅局者,要严防死守!

    ……

    方晓雯此刻也看出来了,跟自己相性相冲的卡特琳娜,还是完全交给陈香应对的比较好。当然,这也是因为情况已明朗,否则她不保证自己能忍得住。

    接收到方晓雯的这个信号,陈香微笑示意明白,然后继续看着皱眉沉思的卡特琳娜,等着看她会怎么说。

    陡的,卡特琳娜眉峰舒展。

    “就像你说的,我以前连完整理论都不屑一顾,实践更是丝毫没有,岂非给了你极佳的引导空间,那绝对是防不胜防。所以我刚刚想好了,我得先自己去挑点相关的书籍学习一下,里面的虚幻浮夸虽多,却想必也能帮我总结出部分应对你的办法。剩下的,再通过切磋过招去领会。”

    听到这段实用主义风格满满的言语方略,大家表示并不吃惊,很符合卡特琳娜的气质,强硬、坚持、细心、自信。

    “可以,但有个前提你得注意,你没钱购物。”

    这当然不是为难,只是提醒她,在这个星球别的地方,不会有她自由挥的余地,要做点什么准备,得趁当下。

    “十个B阶,连同合我口味的餐饮。”

    海量的炮灰里,不差这十个B阶,卡特琳娜却很差一份相对更优质的待遇,否则,吃住还不都得人家说了算。虽然也不会很差,但既然陈香给出了这个方式,那何不让自己更理直气壮一些。

    “好,时间大致会在外围战斗打响后,方式具体再商量。”

    具体再商量,乃是给予对方的基本尊重。

    “成交。”

    一个问题达成了阶段性的一致,卡特琳娜看向了福守缘。

    “看到听到这里,你的心里有过什么波澜?”

    将一切问题汇总了看,无非也就是一个核心节点,福守缘是怎么想。只要他这里稍有了松动,一切也就都不是问题。

    “丝毫不曾有,我不是否定你的吸引力,是我这心里早已经装满了。”

    点点头,这样的回答并不出乎卡特琳娜的预料,她问出这句话也仅是一个策略性的小进攻。所谓雁过留痕、常思即有,什么事儿一念多了,影响总归会有,哪怕不明显,亦可积少成多。而她虽然不认同常规的爱情观,但这种从侦察审讯技巧上总结衍化而来的心理攻势用在这里倒也是自信无差,且事实上也无差,甚至可以说是与空的时间换感情契机之规划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或者换句话说,生灵一切心理活动都有着规律相近相通之处;甚或往大了说,世间一切事物运转,都有着道理相近相通之处。

    “那看来还是先跟你练练手。”

    陈香微笑点头:“我不会有半点松懈。”

    “想来也是。”

    瞅准谈话已入尾声,一直没好插话的千叶伊久美总算找到机会出来刷一刷存在感了。

    “两位请坐吧,大家都在等着一起落座呢。”

    的确,由于之前的一系列事件,除了负责操控飞行的方大隐,其他五人都是站着的。

    “也是,我们这样,让大隐驾驶的很小心啊,都坐吧。”

    “好。”

    五人6续落座……

    “谢谢姑爷关心,族下很荣幸也有信心继续为您们提供平稳的飞行体验,请随意就好。”

    话是这么说,但其实还没说到一半,人已经全坐安稳了。

    “别说这些客套的了,赶紧加,十万米呢。”

    由于战场的飞行限定,就算申请到的是最好的线路,能保持在时3oo千米每小时也差不多要2o分钟才能抵达。是以现下这慢腾腾的度,方晓雯早想提起来了。

    “族下遵命。”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