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过被人了解,有时候就代表着无从拒绝,福守缘此刻所面对的情境,即是无从抗拒陈香与方晓雯联手的绵绵温柔……

    那么其实也就无需多想,先且心怀感激的接受;然后缓一缓蓄足了力,再用尽这一生,去拥抱那份赤诚!

    ……

    “是我又说错了话,为防我再说错话,咱们还是聊聊战斗的事儿吧。八一中文 W≤W≈W=.≈8≠1≥Z≥W≈.≤C≥OM你们连续战斗在最前线,肯定有很多我体会不到的感触。”

    战地之上的飞行线路管制很严,直升机当下还并未升空,炮火的嗡鸣仍旧清晰于耳。这样的一句话,瞬间便把人们带回到战火炽烈的感受下。

    “杀戮没什么可谈的。倒是战士们的表现,很多都值得敬佩,包括后续加入的某些民众,武力或许不强,思想觉悟却是透亮。这样的人多一点,多觉醒一点,我相信敌方退败的时间不远。”

    卡特琳娜抬了抬眼,看了看率先出言的陈香,又偏过了头。

    “怎么?有话想说尽可以大方的说,这里都不是会忽略你观念的人。”

    回过头看向方晓雯,卡特琳娜很有点不舒服她的微笑和神采,这大体上是统御型王者和刺客型强者的天生气场相冲。反之,对于出尘型强者的陈香,哪怕话说的她颇为不喜,她也没什么特别想辩驳的冲动。

    “既然你这么的好奇,那我也就稍稍提醒一下,现在败退的,是你们。”

    在心有底气的众人听来,这个事实并不算刺耳。

    “所以她说的是时间不远。而说起来我也是真的好奇,你们那点人口基数,哪儿来的底气硬碰硬?”

    地球意志和福守缘都查探到了的事实,当然不会傻憋着。单说智慧生灵,七十亿对两亿,越到后面谁越强毋庸置疑,这个事实摆在那儿就是对地球士气的极大鼓舞。

    “战争如果单靠数量决胜负,确实不用打。可惜,那得是有力有效的数量,否则,关键还是靠质量碾压。”

    说话间,直升机起飞,立身眺望渐渐拉开的第二道战线,方晓雯笑了。

    “质量碾压我没看到,我只看到了海量炮灰。”

    站起身扫了一眼,卡特琳娜神情冷淡。

    “战争还很漫长,趟路当然先用炮灰,不是只有你们才知道爱惜子民。至于碾压,看来你们还可怜的并不知晓,你们真正能够倚赖的星球意志,早已是垂垂老矣。”

    “谁老了!说谁老了!本尊我还没出阁呢!要按正式的算法,我才!哼!总之岂容你来污蔑!还有你背后那个渣渣,居然敢如此的编排本尊,他今天是别敢下来,下来你看我不打死他!我特么豁出去也要干废了他!”

    得,一句话炸出来个暴走的中二“少女”,福守缘无奈的搓了搓太阳穴,自然而然的偏转了眼神,不去看现场的一片诧异。

    “你?是星球意志?”

    符文之地的星球意志不像某中二那般耐不住寂寞,化身降临的次数是少之又少。而本来卡特琳娜是有资格触及,却无巧不巧的,她父亲突然失踪,很多事都没来得及跟私下里有些闹僵了的大女儿密谈。倒是二女儿魔蛇之拥卡西奥佩娅知道的秘闻更多些。

    “呵呵,连意志化身都不知道,也敢在这儿对星球意志的情况大放厥词。可怜?你们才被忽悠的可怜!他要不是查探了十几年,确认了我重伤沉睡,敢来?换作这伤哪怕只轻上那么一丢丢,我也只一根手指头就灭了他!”

    咳咳,福守缘有点儿脸红了,这丫一激动又开始吹那些指不定被人怎么理解的过去了。

    “哼,过去都不提了,谁叫我倒霉呢。单说未来,他着急忙慌的来打扰我休息,不就是怕我恢复的更多更快么。还吹什么我会越来越虚弱,真不要脸!哦,对你们来说还属于不要命!”

    后面两句,她是忍不住又扫了一下卡特琳娜的记忆。最初因为感知中没什么有价值的情报就没细看,可没承想还有这么个气人的胡说八道。不过,也算他有一丢丢底线,没说她是衰老,而只是符文之地的部分人自己进行了错误的!荒谬的!不可饶恕的!胡乱理解加工!

    “事实证明,我方最高意志当下比你强,强的还不少!而你被唤醒后显然不能再快恢复,甚至在我方的牵制袭扰下,你的伤势说不定还会恶化,那么就说你会越来越弱也是相对成立的!”

    认真说起来,卡特琳娜对符文之地星球意志并不多认可,但现下这个场景,她当然要向着己方说话,丝毫不能示弱。

    “噢,关于这点嘛,我只能告诉你,我的恢复他阻止不了。”

    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昂,卡特琳娜冷笑:“强说不能阻止就没意思了,你要说滞碍的程度有限还勉强能说的过去。”

    “抠这字眼有意思?滞碍有限不就等于阻止不了?无非是时间早晚而已,很需要特意说明?你的底气很不足啊小妹妹。”

    稍一侧身,卡特琳娜伸手一指舱外。

    “早或晚的区别大了,便在此时,我方已占去三万平方千米的土地,你们能奈何?接下来很快就是十二万平方千米的疆域,你们能奈何?现在不能奈何,等我们站稳了脚跟,能奈何?”

    “忘了你们凭什么能在当下站稳?没他的牵制,我吹口气就能把这下面的蚂蚁灭上四五个来回。以后不能奈何?”

    很抵触这种无力的对比,但仍必须强硬。

    “在你较弱的时候能牵制我方,换过来就不同了?可信吗?”

    “自然是不同,因为差距会在弥平后,反向的越拉越大。”

    嘴角一扯,卡特琳娜下意识的抚了抚左眼下方的疤痕。

    “好笑,一直都说的好像就你们会变强一样。”

    “你们可能,他,不行。到目前为止,他出于某些原因,已数次在我手上吃了亏,有几次你们也看到也知道,不知道的嘛,你可以问问福守缘,次数不少。”

    对上卡特琳娜的目光,福守缘点了点头。

    “那又如何,你的重伤都能恢复,何况相对的轻伤。该进步的时候,便不与你深度纠缠即可。”

    顿了顿,她续道:“也别说什么趁机反攻,无非是点决定不了大局的暂时性损失而已。”

    “哦,小丫头这是不想再辩了,还是心知没有再辩的余地?”

    “话已说尽,我非为战俘,不需要陪谁言语。”

    言外之意,脑袋里的东西可以任你取,但休想我主动陪话。

    “话犹未尽呢,难得出来一趟,最后送你们一句吧,你完全可以采取某些行动哦,嗯嗯,败你们者,非我即他!”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