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了这么一会儿,福守缘一出射击平台便明显的感觉到了防线表层承受爆炸的频率不低。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一想到陈香和方晓雯是在这样的情形下等着自己,他加快了步伐。

    哪怕知道她们不会有危险,这种时候心里也总是急切的。

    第一眼,两道安然的目光接入眸中,心里一下平静了。于是忍不住的,看向了周边,却除了一冷一热的卡特琳娜和千叶伊久美,再无其他。

    “找什么呢?想明明白白的示威啊?还是含蓄委婉的劝退?”

    人多的情况下能这般揶揄福守缘的,也就是女王大人了。

    “咳,我是看看有没有残肢断腿,好在,似乎没闹大。”

    很显然,这是在劝脾气火爆的方晓雯注意方式方法。

    “差一点吧,要不是考虑到地方特殊,地球意志不会坐视这个时候出现战力折损,我真的挺想挑两个声名不好的人给剁了。你说其他人我依着你的思维模式就冷淡处理了,那种身有劣迹心术不正的家伙,怎么也敢恬不知耻的站边儿上。”

    “哎哎哎,这锅怎么飞我这儿来了。你跟她说,等会儿我就派那几个在战时也死性不改的家伙执行危险任务。别整的好像我为了那点微不足道的战力包庇坏蛋一样。”

    别直接整死了啊,太明显了影响不好,那等人群基数也不小,以后用得着的地方还多。

    “所以我说是危险任务,没说是必死。”

    嗯。

    “刚刚地球意志说了,那种死性不改的,下一批就派去执行危险任务,你就别操心了。”

    说话间,福守缘已经走近,五人开始往直升机那边一起行去。

    “怎么样?我就说他会干脆利落的出手吧。他在一战时就能顺形势顺心意果断处理渣滓,遑论是这般凑上门来的呢。”

    “他相信你的说法,但在没有亲自确认之前,处理意见不会这么激烈。是地球意志的安排吧。”

    看着是两种程度不同的认知,但其实是一个核心意思,是以,福守缘突然的有一丝心疼。

    “你们俩明明看法一致,为什么非要找个不同的表述区分开?我把话点开一下吧,你们就算事事表态相同,我也不会觉得你们是单纯因为顾虑我的感受而过度迁就。你们那般聪慧,怎么就突然别扭的学着那些所谓情感定式,展现一下对立?你们这样,我反而更自责。”

    没错,太聪明太贤惠,习惯性顾全的太多,有时才更让人由衷的心疼。

    心疼了,自然有接收;同时有理解的,却也有不适的。其中的不适者卡特琳娜,对于这一系列情感波澜,只觉得真的太磨叽了。一两句话便这么多弯弯绕绕,累不累啊。

    笑意嫣然的方晓雯,淡笑轻盈的陈香,显然不累。羡慕期盼的伊久美,更是憧憬着自己也有能这么去“累”的一天。

    “人与人相处,总不能只找共同点,那样好像在看镜子,久而久之会觉得没有言语的必要,所以,必要的不同兴趣和观点摆谈会更有助于气氛的长久。这次,你讲的道理没差,但在细致的地方,想的稍多了些。”

    这次不是由方晓雯先开口了,因为这么一番云淡风轻的阐释,显然是最适合解开当下的气氛。

    “没错,自说自话可不是我们的风格。何况,情敌之间的天然对立,再加特殊情形下的小微妙,很多时候还挺有意思的呢。这点小玄妙,你一时没把握到,我们表示理解。”

    额……为什么弄明白了之后,我反倒更冒汗了?

    “因为最难消受美人恩,这般无微不至的大和谐纯温暖,越的让人不愿不敢不能负了她们哪怕一丝一毫,然而那可能吗?这是个大挑战啊。”

    历史上有过同时让几人真正幸福的吗?

    “看怎么定义了,都挺幸福的有啊。但要像你这么死脑筋的追求绝对无伤绝对完美的话,抱歉,真没有。”

    我错了么?

    “当然错了,她们现在就很幸福,这是你前面的良好表现所带来的。你以为的伤害,不是伤害,你以为给不了的幸福,其实能满满的填充。这个道理她们自己也说了,实践感受也明明白白。那你说你现在又有苛求完美的倾向,算个什么事儿?”

    其他先不说了,既然当下的状态她们能接受,那我会先按大家认同的方式努力保持她们的心情愉快,后续更多的,后续再说。

    “哎~~这就对了,快上!”

    ……

    借着登机的时间,福守缘通过与空的一番交流完成了一次心念的转变乃至稳固,然后迎着似笑非笑的陈香和戏谑更浓的方晓雯的目光,给出了应答。

    “是我太着急下定论了,好在,你们好,我就好,所以你们也不用这么看着我了。”

    闻言,陈香和方晓雯颇有些惊诧的对视了一眼。

    “有进步啊,敢同时对着我们俩肉麻了。你说我们该高兴呢,还是微微的表示下不爽?”

    方晓雯说完,陈香配合的点了点头。

    “按能让你们不至于不舒服的方式来,我努力配合。”

    “你又说错话了,只要你不突然想不开,我们是怎么也不会不舒心的。”

    陈香说完,方晓雯配合的点了点头,恰如前一幕的互换。

    而这当然不仅仅是巧合,里面最默契的一点是,陈香和方晓雯已差不多相互摸透了对方的心思和衍生的一切。具体到这一句话,涉及的便是两人面对福守缘时的不同回应方式。

    面对福守缘时放的很开又收的很柔的方晓雯,会跟他开玩笑,话题多大都能自然脱口;但当有不赞同的意见,她会说这个问题我觉得是怎样,应该怎样,却从不曾用肯定的语气表示反对;那么像开篇就说你错了这种言路,自然不可能出自于她。这是由七年默守的小知足,和初期陡然被拒、中期反复磨合、后期逐渐靠近的一系列复杂心绪,所共同铸就的两人间稍有点婉转的相处模式。

    相对的,陈香跟福守缘一夜相知便错开十年,重知后又经历了一段各自克制的互望沉淀,正式的重逢便带上了极为压抑不住的倾述渴求,只恨不得时时都黏在一起。也就让他们的相处模式,更偏向于把一份时光掰成两份用的那种迫不及待的直截了当。

    所以,在两人逐步形成的默契当中,若一个话题是两人都可以自然接起的,那么通常就是由更活跃些的方晓雯先替两人接过话;用时稍长的,则由更喜静些的陈香来化繁为简的过渡。

    总之,顺序不分先后,模式不分高下,只分愿不愿意,能不能从中收获到自己想要的满足和快乐。而很明显的,两人当下的心理愉悦程度同样不分高低,且同时,她们都在用心维护这般状态并默默力着要达到更好。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