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怎么办呢,我知道没可能的,想过别爱的,可,回不去。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回不去了,给我时间悄悄的掩埋也好啊,却在我自己都还没意识到的时候,便被看出,被拒绝,被引导着淡忘,被调治的渐渐不那么痛苦……

    却或许,让我痛痛快快的疼上一阵,会更好受些?

    “别傻痛了,今天是师傅着急了,一不小心撞到了她的疗程,揭开了你未愈的伤疤。可我的傻徒弟啊,男人怎么能等着别人帮你疗伤呢,尤其还是……振作起来,自己振作起来!”

    呆呆的看了眼师傅,胡恒溢下意识的重新开始了打拳。

    “不是师傅着急,是我确实太需要改变了,所以师姐说,希望我今天好好跟师傅谈一谈。”

    望着傻徒弟一板一眼的挥拳,周立衍深感无力,这就是爱了一个太聪慧明白之人的最痛吧,连傻爱着的权力,或许都不能保留。

    “不想练,今天就别练了,不想不爱,那就离她远点。那样还能让自己的心,由自己做主。”

    胡恒溢没有停下。

    “我想顺着她一次,以往都是姐姐照顾弟弟,这次,就让我也顺着她一回,以不一样的身份……而这样去淡忘一切,会比单纯遗憾的痛苦,要好些吧?”

    凝视着恍惚只在一瞬间便生生长大了许多的徒儿,周立衍心下一疼,什么也都再说不出来。

    ……

    闭眼小憩,没有刻意去听的吴越秀并不清楚隔间生了什么,但他能依稀的察觉到气氛不对。

    不应该啊,六师叔那般成熟稳重,小六子一向尊师重道,按理说不会有什么谈不拢的,就算达不成一致,也不可能把气氛搞得这么凝重悲伤吧?而且明显到这种程度,绝不是我的灵觉出错。

    那看来是聊到了别的话题,可,也还是奇怪。玉京的大家庭,大事儿上几乎都不会刻意的相互隐瞒,六师叔除了恋着七师叔这件说不清苦与乐的事,感觉不到有别的苦闷啊?况且,也不会这时候跟徒弟说吧?

    小六子?嘻嘻哈哈最欢实的就是他了,家里边儿近况也挺好,怪了。

    恩?怪?要说怪,一战后,小六子是有几天没那么活蹦乱跳,后来才又渐渐故态复萌。难道,当初以为只是由于战争到来而思考了一下的他,在那几天遇到事儿了?那几天没出山啊。

    近来他就出了两趟山,一次是现在,一次是跟着三师妹去了山城送东西,都不在那几天里……

    等等,去山城回来后的第二天下午变沉默,对,这儿能接上,如果事件有一个心理酝酿期,那么就对得上。

    基于这点去思考,这事儿三师妹一定知道,以她的澄明心境,小六子出山遇到什么事儿都瞒不过同行的她。

    那就不用多想了,等她从战场上撤换下来,问一问就知道了。

    至于现在,灵觉的汇总是,最好别去打扰他们。

    ……

    陈香已是第二次来到最前线杀敌,与其他人单独行动所不同,她身边始终有师姐怀初语相伴。这是她接受玉如意的同时也必须一并接受的相伴,一位特殊培养的s+级同代玉守。

    “玉主,退吧。”

    对于这个称呼,陈香推阻不了,也就认了。却也因此,她和师姐一起包揽了一片单独的区域,毕竟心境淡然可不代表就愿意时时承受别人的诧异目光。

    “初语师姐,还请出手,给我三息缓冲即可。”

    “规矩是。”

    规矩听了很多遍了,陈香微笑着于半途接话。

    “师姐,你就主动出一次手吧,咱们来这儿就是为了尽量的灭杀敌军。掌门和长老他们也是有了心理准备才派我们执行任务的,只是不好明说罢了。”

    话音未落,目下的形势便逼得怀初语出手了,她需要的,只是一个有威胁性的攻击动作触她遵循的规矩。

    抓紧运功回气的陈香,三息便回至了一半,远同阶修行者起码六息的回复之能。要知道自身法力越多越强便越不好回复,她却这般的成倍压缩了时间,不可谓不惊人,而这也即是她每一步修行路途都夯牢拓宽的一项特殊成效。

    “三息已至,还请师姐收手。”

    笑言着,陈香一剑斩杀围向怀初语的三敌,其间明确看到了师姐脸上一闪而过的憾然,由此,她笑的更是明媚了。

    “师姐,总是等到师妹我力有不逮才出手,我可是很尴尬啊。要不就主动出手吧,帮人帮到底嘛。”

    “这,还是不可,这样有违规矩。”

    听这话,火候差不多了。

    “师姐,你就当是代我出手,只要你主动出手期间,我便停手如何?”

    “代为出手有这一条,但不是这般的触条件。”

    嗯,松动了。

    “我引来对付不了的数量,可以吗?”

    “虽然主观上有异,但客观上确实能够成立。”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这就去引怪。”

    ……

    沈靖怡作为拉锯地带批参战者,此回也与陈香一样,是第二次上到最前线。与陈香不一样的是,实力出敌我太多的她独身一人负责一大片区域,比不得陈香有回气的机会,她也不需要。因为那样与人配合反而是低效的浪费高阶强者的时间精力,倒不如一波一波的轮换更具效率。

    是以当系统的提示到来,她便与后来者正式轮换,直接经地面快回返,没准备只在近处稍事歇息继续战斗。

    一来,这是系统的规划更科学;二来,她一意精进,并没有在根本道行之外去研究开拓什么回复度。而这,也其实才是传统修行的主流,求道先求长生,再凭之走过漫漫修行路。所以说到底,法术仅是应用,境界方为根本,境界不到,任你千般法术也终究敌不过时间消磨,身死道消。

    当然,若是法力回复度改进不太难,那么没人会拒绝让自己的保命手段更强,毕竟就算求得了长生,也还得具备不死的本领才能稳稳的保住这份道果。所以这份挺有用处的手段,不是人们不去钻研,实在是难处同样不小,对比根本道行的精进,才有了取舍。

    更何况,化神中期大圆满的回复,可不比陈香的炼气大圆满那么好改进和提升,中间差的,是好几道修行的大关隘。越往后越难的修行,导致两者所具法力的质和量,皆可谓是天壤之别。至于相关的精神心力,轰杀这么些低阶敌人,还谈不上消耗多大心力。

    没错,所谓高阶兵种,得注意后缀是兵种而非强者,平均才仅为c阶,偶尔冒出一些B阶,对她们来说,真的都只是低阶。否则各方又何以敢让陈香单独包揽下一片区域,要知道一开始的时候,怀初语可是不出手的。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