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的剧烈翻腾之中,少量的魂灵系和元素系敌军逃逸而出,当即,一百米无人隔离带中保存下来的自动火力便将敌人通通炸得魂飞魄散。?  八一中文 W≤WW.81ZW.COM让不少能力者心里下意识的道了声可惜,毕竟这种比较不那么紧迫的抓捕机会可算难得。

    下一秒,大量敌人顶着炮火冲进了塌陷的地域。此时能够居高临下攻击到的前沿机枪组和后方火炮组,自然是不会错过这痛打落水狗的机会。

    凹陷的地形将爆炸冲击波收束集中,比在开阔地带强了不少,相互叠加就更是凶猛。一时间,根本没有敌人能够爬出这环形的大坑洞,包括特殊的魂灵系和元素系也在一**能量冲击中直截了当的消散。

    眼见如此,高阶敌兵都不敢再踏入坑中,仅在外围疲于奔命,只求多活两秒。这回,敌方指挥部没用炮火逼迫他们,一是他们的位置距离地球方不过四百米,必然会吸引部分火力,近点远点没太大区别;二是在等收不住冲势的低阶炮灰先把坑填平。

    但光是用被炸散的骨头架子填坑,符文之地可等不及,于是他们派出了极多的高车辆,奔着大坑冲去;另外还驱赶了部分本能乱蹿的飞行动物往坑边飞去。三者叠加,坑填的不慢。

    坑渐渐填的差不多后,却不是冲击先到,而是更猛烈的平射攻击也加入了进来,打的敌人冲不出坑洞范围太远。

    偶尔的,零星几个魂灵系或元素系生物飞近,则都被能力者们用不耗费什么法力的器物给收了。多起来之后,能不用法力也还是不用,都交予其他火力直接给灭了。战场上,弹药电能不用太省,难恢复的人力却是能省就得省。

    期间,就在坑洞边儿的一百米无人隔离带上的掩体和无人地堡一个个被法术和炸弹相继敲掉,近程火力渐渐减弱,敌人开始一点点蚕食这一百米的范围。

    在后方火力的狂轰滥炸中,在已经吐不出火舌的据点自爆中,敌人用满地的残躯和碎骨,覆盖了这一百米的生命禁区,踏出一条条供后续者冲锋或乱窜或挣扎的路线。

    冲锋的,是骷髅架子,它们被创造出来后只依循着一个指令,就是向前,它们不是无畏,是根本没有畏惧。

    乱窜的,是动物魔兽,从被捕和被圈养的那天起,它们没能停止过畏惧,直到……生命终结。

    挣扎的,是有一定程度灵智的众多生物。他们从进入战场起,除了不甘于被这般操纵人生而自寻死亡的,其他便多是心如死灰,或为自己争取着多一点活着的时间。

    在变着方儿尝试多活的部分里,也分两种情况。

    一是没想太多,只纯粹想多活几秒。

    二是有少数信了前线指挥部的一句话,只要有人能一步不退的活到防御圈推展至其出的地方,他就可以撤回防御圈内。对于这少部分需要一个理由的人来说,他们能够无视迄今为止仅有三人回返的事实,坚信着自己,就是下一个幸运者……

    便是这样一个残忍之极的高低阶炮灰架构,配合着后方攻防体系一步步的,硬顶着现有空间所能容纳的极限火力,节节推进。

    而哪怕地球方再逼出一丝更多更强的火力来,敌方也还是能够靠相对无穷的各层级炮灰最终顶上。这招,不管多少次去看去想,也都太过无解。

    但若反过来去看,现在调更多兵虽没用,以后在更为广阔的战线里,却就能让他们瞧瞧,七十亿的战斗火种,是个什么概念!

    ……

    被寄予了厚望的七十亿未来关键,此刻大多都还没真正意识到自己需要什么改变。他们当下最关注的,只是炮火轰鸣始终不断、光焰漫天抬头可见的华胜盾战区,战果如何?何时能停?停会是胜还是败?胜则无需多说,败,会危及到周边吗?那时,地球意志有怎样的措施能保护到他们?足够周密吗?能惠及全部人吗?我会是比较幸运的那一个么?

    网络上因这些已经爆炸了,无数个视频直播间、文字直播帖,将战斗的讯息扩散至全球,也就同步的将相关的思量勾连蔓延。

    无论是哪个半球,不管是白昼又或黑夜,人们基本停下了工作和休息,持续的投入到这场全民大关注大探讨中。

    其间,不时的有人提出,当下不能把全部时间耗在一遍遍的重复猜测和忧虑当中,而是该脚踏实地的全面提升自己,助力建设全球武力。却,总有人赞同过后在网上继续漫谈泄,没办法让自己这就好好休息或干脆的行动起来。也有人,根本就懒得多搭理这种他们觉得不靠谱的官方套话,在他们看来,星球大战哪儿轮得到他们出力,能出多大力?关键还得看地球意志和各**队或那些强大的能力者……

    好在,极少却终归是有那么一部分人,在对战事予以必要的关注后,便沉下心继续自己规划明确的生活步调,该休息休息,该锻炼锻炼,该修行修行,该工作工作。

    也好在,随着部分人自觉不自觉的独立思考成分增多,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退出随大流的泄找慰藉模式,认真的思考自身未来,乃至地球的未来。不管有没有答案,够不够明确,这也都是进步。

    只是相对的,时间的流逝事实上将更多的人带到主流的恐慌和求他不求己的思潮中,强烈到甚至扰乱了地球意志的存在状态。

    “快起来快起来,出大事儿了!”

    晕啊,你强迫我睡了又叫醒我,有意思吗?

    “是真出事儿了!地球大众的思想都乱了套了,严重的干扰到了我的思维波动!我尼玛快顶不住了,再这样下去我就得躲回壳儿里去了,那这战斗最后会打成什么样,我可不保证谁满意,到时别来埋怨我!”

    那你赶紧说我能怎么帮你!废话恁多!

    “刺魂,帮我加固思维波动缓控带!”

    拿针来。

    “停!着什么急,以你现在的把控力,去里面呆会儿也能顺利再出来,闹什么!”

    瑷及时赶到,意念场一放一裹,迅将焦躁的两人安抚住。

    “呼……可能下意识的太想留住自由状态了,心态确实有点把不住。”

    不自由,毋宁死,理解。

    “不全怪你,这波意念潮太庞大了,有史以来数量最多最齐心的一次思维波动重叠,抵不住才正常。”

    七十亿人的共同意念啊,想想就吓人。所以,嗯,这家伙别看平时不够正经,这当口却能扛住这般骇人的思想巨浪,厉害。

    一听到这波心声,空一下就嘚瑟了。

    “臭小子,这回彻底服了吧!换你啊,一个浪头就把你给淹没无踪了。”

    换?能换?我……是不是又听到什么不得了的话题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