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防方式的大差异是因为,地球方的第二道大防线已是最后能够大规模高效率杀伤敌人的战线!一旦敌人完全迈过这一关,更为绵长广阔的战斗空间将会使第三道大防线的相对杀伤效率和阻击效能大幅度的下滑。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到那时即使是想用人命去堆,也效果不大,得不偿失。

    唯有在居中的第二道大防线,才能以最低的可能损失去换取最大的战果!这一点,放到第一道大防线也不行。因为空间范围的相对狭小不仅限制了敌人的初期投入规模,也同样限制了地球方的火力输出总量。在导弹炮火加远程法术便已达到火力饱和的情况下,根本就无需让谁去冒险。

    但哪怕是在形势需要的第二道大防线内,地球意志也还是力压战士们的狂热,定下了力有不逮时必须尽快撤退的命令,但凡有人逞强,系统便会通过关闭作战堡垒射击窗口的方式逼其撤退。

    毕竟,这场注定将漫长无比的惨烈战争,才算刚刚开始而已。眼下的形势再是恶劣,放到长远去看也就微乎其微了。况且,敌方派出的大部分是炮灰,地球这边,现在集结的可都是精英,不能让对方占去这个便宜。

    或者换句话说,别看地球有七十多亿人,其中职业军人和能够面对战火保持一定状态的人却占比太低。而在地球的大部分普通人没能慢慢适应成长起来之前,正面战场大多还得靠这少部分的勇士撑起来。所以不夸张的说,勇士们真是宝,少一个都得从各种意义上心疼地不得了。

    甚至用某些不在少数之人的极端思想来讲,他们宁愿先让颓废无用混吃等死的普通人顶上也要保存和筛选真正能战的胜利火种。而地球方此前的星际战场选人标准便有很大的程度上,是在这种大众主流潜意识的影响推动下形成。几大强国在以前找上地球意志想签约,也正是以相关理由和保持稳定秩序的需要而说服其签订。

    只是在这方面,地球意志的思考,自又与各国高层乃至众生的某些带有明确偏向性的观念有所不同,众生平等是她的一个基本原则和底线,再是要为大局考虑,她也都会尽量给所有人相对公平的一个生存希望。所以最后出炉和几次调整的征召标准和复活施救,才使的大众基本没有太多不满和惶惶不可终日。当然,少数平日里就认为全世界谁都欠他一份好的人,不在此列……

    相对的,符文之地在这方面暂时来说做的更彻底,二十四年的武力筹备让他有足够的炮灰,能保证前期不动摇到瓦罗兰大6大部分民众的生命和心理安全需求,以此慢慢动员等待民众的适应。

    至于此前那一波五万生灵的血祭,不用想也知道肯定不是正常来源。其中大部分是符文之地各国的罪犯和历年来遭遇天灾**而被提前“救”下的人。但即便如此,这一幕也还是在两方星球引起了轩然大波!对此,符文之地星球意志也是无奈,要不是人造人的生命本源和灵性底蕴稍弱,不足以迅达成献祭效果,他绝对不会打出这样一张牌。可是话又说回来,用了就用了,在无情型共同意志体的计算中,这也不过就是用点手段花点时间就能平复的影响,对大局有益的成分更多。

    ……

    看完了第二道大防线,福守缘来到一台非军用序列的远距离观望仪前,准备借其看看第一道大防线的战况。

    “各位,打扰一下,能借你们的仪器看看前线战况吗?”

    他问的对象是守在仪器设置平台之外的三位透着能力波动的男女,当中唯一的那名女性随即上前一步向他行了个贵族礼。而被瑷姐调教过古之礼仪的福守缘,其回礼的方式虽然未曾显现当世,对方的神态却也显示出了她们能够接受。毕竟那深蕴其中的高贵典范,谁都能一眼便为之触动。

    “福先生,您的要求我们做不了主,还请容我去向公主禀报,请稍等。”

    公主?早知道能在这儿自建自用一台远距离观望仪的人不可能简单,却没承想是一位公主,且看装束气场还是一位未嫁的公主,这可就有点不巧了。

    想及此,福守缘准备出言谢过一番另寻他处了,可还没等他开口,那位一直没舍得离开远望镜头的公主倒先开口了。

    “不必稍等了,福先生这样的贵客,我可是十分的欢迎。请进来吧,我这儿正看着自家人的情况,且请恕我未能出迎。”

    哦,还是位颇精通汉家语言与礼仪的公主。

    “是福守缘打扰了,公主殿下既然也正关切,我还是到别处有闲的地方去问问,先谢过公主和列位的好意了。”

    “福先生客气了,伊黎恩是真心欢喜于跟先生的巧遇,还请进来稍待片刻,这个法术的打击效果马上就结束了。”

    伊黎恩·维妮·希尔达,英苏爱联合王国之王室的第八顺位继承人。此次随英方援军代表团前来,鉴于王室在英联邦只是名义上的领袖,所以她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联合指挥部中,却要不要就这么巧的被自己给撞上了。

    “谢谢殿下,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话音未落,三名王家护卫让开了身形,福守缘点头谢过,提步向前。

    “殿下是在看宫廷法师们的施展吧,他们很强。”

    进了人家的地盘儿,总得主动找点大家能谈下去的话题吧。

    “说来不怕你笑,以前我根本没见过他们施展大型魔法,小时候还以为他们的奇特表现只是魔术呢。”

    说着,伊黎恩转过身离开了远望台,一双明亮好奇的眸子望向了鼎鼎大名的干涉者。

    “要说起来,我一直觉得干涉之力特别强。不过,之前你在最前线的时候,感觉好像一次都没用过干涉?而既然你选择了在此时此地出手,我想我这么一问并没有触到什么忌讳吧?”

    能感觉得到,这并不是本身没有能力气息波动的她问询别人的结果,而是她自己的独立判断。以此结合她身上透出的淡淡灵波,呵,果然英王室能在全世界各国王室渐渐淡去影响甚至退位的民主大形势下始终保持体面的在位,是有它独特的底蕴支撑的。

    “当然没什么忌讳,也就是我受的伤仍处于恢复期,用干涉不太方便,仅此而已。”

    “那不知,可有我们能帮上忙的地方?”

    英王室的传承时间足够长,古宝灵物我相信有不少,但先这话是否客套都且不论了,你们的东西又真有那么好收么?

    “谢谢殿下的美意,只是我这伤有点特殊,外物作用不大。”

    被婉拒的伊黎恩毫不在意的一笑。

    “是我想岔了,论起来,此刻不在的那位前辈,外疗的手段和存物肯定要比我们多的。”

    这一句话登时让福守缘提高了警惕,毕竟这都能知道,可太有点意思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