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信息的不对等,二美信了地球意志的解说。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在她们的长辈口口相传的说法里,无数先辈曾打过交道的地球意志,多数时间是极度偏重理性,按固定的规章处事;但遇到某些特殊情况的时候,也会降下比较人性化的分身灵活行事。然而,这种时候尤其不能认为是更好打交道了,因为再是人性化,其本质也终归是以全体生灵之利益为重,某些错觉最好不要有,以免行差踏错。

    “你说的我们知道,所以我们不是要具体的追究谁,而是要一个说法,一个相对公平的后续。不能因为法不责众事儿不大,就让我们三个白白吃亏。”

    到这会儿方晓雯也仍旧坚持要算账,一是不爽起来管你谁谁;二是外界公认的地球意志不会轻易插手具体事务;三是相信地球意志对待地球生灵的一视同仁,不会由着某一部分人的想法轻易让另一部分人或个体受到伤害或吃亏。这第三点说白了就是,吃了亏你得给我补回来。当然,后两点都是建立在外界认定地球意志乃为共同意志体按一定规则行事的基础上。

    “丫头对规矩很门清嘛,没错,公平公正无伤不过度的原则,才是尽量满足所有人之强烈意愿的门槛。干涉者的那份,是在他受伤期间保护他;她们俩的部分,是在他照顾不到的时候我接了过来安置;最后你们的部分,想要什么?”

    哦,原来你丫在外行事还有这些规矩啊,亏我不清楚门道被你敲了好多回,你等着。

    谁敲你什么了?只是不像对待其他人那样有固定的框框而已。难道真相都告诉你了还要我强装机器人?那行啊,知情权和偶尔出点血,可以让你重新选一次的。

    别,我不想再失忆了。况且,说是常常被你敲诈,可真要总体论起来,还算是我沾了你点福气吧,恩,大概是吧。

    哼,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

    打住,先别跟我说话。每次我想把你的印象分提高,都总被你下几句话给吹飞了,这次先等等,让我巩固下。

    嘁,有美女在,你当我稀罕跟你说悄悄话啊。

    ……

    两美女正在用眼神大大方方的说着话。方晓雯上下瞄了两眼玉如意,示意陈香趁机问问天下行走的限制有没有转机,后者却摇头并示意前者也没必要再接着跟地球意志化身较真儿。

    怎么没必要,今天这亏吃大了。

    算啦,一个人的事儿放到全球生灵里来说,太微渺了。何况这种情况放到别人身上,不觉得是艳福就算得上是尊重女性了。

    你都说了是别人啊,放到他身上他的不爽太深了!只是他欠的人情也太大,才只能是限于口头抗议。但你听听,无良、陷害、混蛋这种词儿都从他个老好人嘴里出来了,你说他心里多气多无奈!我们得帮他出气啊。还有,虽然那一个是敌人一个是居心未明的小鬼子,却也终归是女性,这亏吃的惨了。

    他的生气无奈明显是包含了以往的积累,且也更偏向于朋友之间的那种无可奈何的埋怨,你别说你感觉不到。至于这两位,还是等她们醒了自己交涉为最佳。

    那是他性格好,但这种做朋友的方式,指不定平时让他吃了多少闷亏呢。你别劝了,我必须出口气。

    唉,其实说了半天,你有想好用什么方式么?这种事儿,怎么讨还?

    额,还真是。总不能说安排我们也去挨一回吧?

    陈香瞬间木了,这话你跟我说,合适吗?还我们?

    方晓雯出神念后也呆了,难道我潜意识里真已经基本不排斥她了么?

    ……

    正无聊等待的空,一看两美女突然呆了,可等不下去了。

    “还没想好吗?”

    一齐摇头。

    “那不如听听我的方案?”

    想半天想不出来的方晓雯点头决定听听看。而原准备说自己不需要什么的陈香,也突然来了兴趣,这种男方被占了便宜的事儿,真有备案?

    “出于多方面的考虑,这事儿的最佳方案就是,不让这两人再跟着干涉者了。卡特琳娜交给陈香你和玉京管束感化,千叶伊久美则交给方晓雯你带在身边调教,怎么样,很完美吧。”

    瞥了瞥福守缘,陈香决定暂且先以个人名义揽下卡特琳娜这个各种意义上的风暴源,后续再问问宗门和家里的意见。

    至于方晓雯,不得不说这个调教,哦不对,是带在身边防着她对自家男人各种意义上的下手,太合她的口味了。

    “人是你抢来的,你同意吗?”

    面对陈香十分平淡的询问,福守缘岂敢说半个不字。

    “我本也是想着去掉一个敌方战力算一个,只要你觉得合适,就合适。”

    “很合适,玉京和李家,比常年忙碌的你,合适很多。现在就看她自己愿不愿意了。”

    “她还睡着先不管,我这儿呢?低眉顺眼的扶桑女子,你不会舍不得吧?舍不得直说啊,我可不敢抢。”

    我晕,肯定同意的事儿,呛我干嘛。

    “她自己非要跟来,里边儿没有我半点主观推动,我有什么好不舍的。”

    “行,等我自己问她。”

    “都没意见,那我叫醒她们了。”

    这时的陈香已站到卡特琳娜和千叶伊久美的身边。

    “需要我回避吗?”

    你倒是自觉。

    “你不介意的话,可以稍稍站远点。”

    好吧,稍稍嘛,我就干脆先登机消失于你们的视野总够了吧。

    “有个情况是,卡特琳娜愿意合作不闹腾的前提是我掌握着她父亲消失的情报。你就说,什么时候让你满意了,我就告诉她。”

    ……

    半睡半醒间,一道生冷的目光刺醒了福守缘,他睁开眼,果然是卡特琳娜。而在她之前登机的陈香对此则视若无睹。

    “别这么看我,我也是近些天才现高估了自己,所以给你找了位温柔的美女靠山。”

    目不斜视的坐到陈香身边,卡特琳娜根本不答话……

    “守缘君,以后不能随侍君前,伊久美甚感遗憾,但伊久美会好好侍奉方姐姐的,请守缘君放心。”

    第三个登机的千叶微笑着化解了福守缘的尴尬,但也顺势就把称呼给全方位改的亲密了。她知道当着这么多人,福守缘不会把事情点穿让她尴尬的。

    “麻烦让让,你鞠躬太占地方了。”

    第四个登机的方晓雯强忍着对千叶伊久美抓住空隙就去表不舍表柔顺的不耐,哼,等着吧,以后本王再好好的疼你。

    “是千叶失礼了,方姐姐请。”

    笑容恳切,方晓雯还能说什么,只能是迈步跨过去坐着。

    “你也过来坐着,大临,准备起飞吧。”

    千叶很识趣的没有再多言,方大临则抓紧这个机会很自然的转头回话并偷偷扫了一圈,心说,近看也还是族长最美!

    “族下明白。”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