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道倩影同时跃入眼帘,美好的事物总会让人不禁心旷神怡,可如何才能让这份感觉保持,就得看具体是什么情况了。八一?中?文 W≥W≠W≤.≥8≤1=Z=W.COM

    而当下的情况是,本该跟随在她们身边的人都没影儿,那可就没缓冲了。

    “其他人都先走了,我们留下来等你。”

    先开口的是方晓雯,她倒是想谦让,可一样是在看着他该出现的方向,陈香却始终都没有什么大的情绪波动,更迟迟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她也就只能先出言了。

    “我有想过今天不等你了,可我师叔不允。”

    这句话,可衍伸的方向太多了,福守缘和方晓雯都有点愣。

    “抱歉……”

    思来想去,还是只有这句话好像最合适。

    “无论你指哪方面,都不用抱歉。”

    因着那块玉如意引申出的含义和陈香此前明确的表态,方晓雯此刻没有一丝不耐的静静无言,默默的把对话空间让给两人。只在期间悄悄的递出一个眼神,意指我这儿更不需要什么抱歉。

    感激的回了一各眼神,福守缘的目光对上了陈香,可那一如往昔的澄澈明净,却竟让他有些不忍直视了……

    再一恍神,白衣、长剑、亭亭玉立,好一位佳人。

    “你似乎没敢看过哪怕一张我的近照,不想走出当年吗?”

    当年,明月,风华。

    “很多时候不愿走出,有些时候却又格外了然……抱歉。”

    了然的是两人的不可能,抱歉的,很多。

    “只会这一句,抱歉了吗?”

    谁想听抱歉?所以就连一旁的情敌,都有些替两人着急了。

    “很想说点别的……”

    可你真的太淡然了,本就已感觉无从谈起,这下该说点什么?

    “如果你实在没什么能说的,那我给你一个话题吧。”

    一看福守缘似乎想要点头,方晓雯是真急了,同为女性的视角让她很清楚,主动和被动的天差地别。

    “他有,有很多,正因为他主动想说的在做的便太多,才在今天无从开口了。这一点,我是实实在在的羡慕你。只是一个时间的先后,仅仅一面你就得到了所求,心无迷茫。而我,偷偷看了七年不敢靠近,终于近了,却不知有一天是否会更远。”

    原想只说一句的,可话匣一旦打开,便很难收住。

    “我也羡慕你,这些年,你比我懂他。而且,我修的道,让他很不适,很困惑。”

    你们的时光,凝在了最美那一刻,重新拾起来,难么?你能毅然决然做出那等决定,对你来说已经不难了。他呢?以他的性格,也没什么难的,些许不适,算什么。

    “他在努力适应,每一天都在解惑,我相信没什么能难倒他,正如你也这般的相信着。”

    “亦如,他正适应着你。”

    ……

    空在直升机螺旋桨上杵着下巴表示不够劲爆啊,这两个小美妞儿都太在乎太了解这个小混蛋了,你一句我一句的帮着他开解情敌和自己,这剧本越走越清晰,气氛越调越和谐了。我次奥,这里边儿真正该羡慕的,是这个小混蛋啊。

    既然如此,我给你们加点儿料。

    “啪”的一个响指,空间泛起涟漪。下一刻,从开始到现在都能很好的保持心态的陈香,终究是皱起了秀眉。而对外人本就够强势霸道的方晓雯,更是直接便火气升腾了。

    因为,两个从天而降的睡美人儿,卡特琳娜和千叶伊久美一左一右的紧贴着趴在福守缘的身上!这尼玛!绝对不能忍!

    “唰!”方晓雯身形一闪,在福守缘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便一手一个把人给提溜了开去。

    由于某人暗算的够彻底,这时才回过神的福守缘皱眉想了想,既然空敢这么做,那就让她自己来应付吧。

    “这是那个无良Boss陷害我,对,就是地球意志那混蛋!”

    呵呵,还敢骂我,还舍不得甩锅给瑷,哼!你等着,我马上就让她们两个醒过来,让你更手忙脚乱!

    恩?陈香动了,抬手轻点了两下,刚有醒转迹象的卡特琳娜和千叶伊久美便继续躺在地上沉睡了。

    “看起来更像是在跟你恶作剧,这是地球意志?是个性凸显的分身?跟你私交不错?”

    是的,这一幕太明显了,不用福守缘解释她们也明白,不舒服的只是那一秒的身体接触。尤其方晓雯,她都还没贴那么紧过呢!两个无关之人竟能!怒!

    “没错!明人不做暗事,我就坐在你们一旁大大方方的开个小玩笑,是你们自己看不见我,可不能在心里诋毁我的形象啊。”

    你妹,你在我这儿早没了形象,现在又干了这档子事儿,在她们那儿还指望能一句话洗白?

    嘿嘿,我没有妹妹啊,或者说全地球后来的姑娘都是我妹妹,还说么?

    哼,反正你甭妄想她们多尊重你了。

    然而实际却出乎了福守缘的预料,只见陈香和方晓雯都向着隐隐露出气息的直升机顶上作了个同样的礼。

    “玉京门下行走,见过尊座。”

    “苗裔当代议,见过尊座。”

    我嘞个去,忘了两家源远流长,不可能不知晓一点地球意志的情况。想想各个后建的国家都能跟空签约,更遑论她们两家传承更长的大宗门大族裔了。

    哈哈哈,服了吧臭小子,姑奶奶在地球什么形象,这下你明白了吧。

    “两位女杰无需多礼,我可是很随和的,比如刚刚那一幕就很成功的拉近了咱们不少的距离嘛。你们就别这么当回事儿的又把态度给扭回去了。”

    无语,这也能辩?你真的好没底线。

    嘁,开个玩笑你还上纲上线了。

    “礼数足了,可以谈谈刚刚的事了,我不觉得那种玩笑能开,这一点无论是谁都不例外。”

    陈香说的还算客气了,方晓雯可就够不客气的了。

    “尊重归尊重,生气归生气,你这样的出场我很不满,这账怎么算,认真给个说法吧。”

    哈哈哈!这脸打的啪啪响!来来来,再跟我说说你什么形象,多高大上?能顶得住实际的第一印象吗?恩?

    额,你小子别得意。

    “咳,你们应该知道,星球意志的思维是由全球生灵决定的,大家想跟干涉者开个玩笑,怪谁呢?”

    喂喂喂,你这个锅撇的也太干净了吧,拿这个当幌子你不觉得亏心吗?小心我顶黄啊。

    不怕地球大乱你就随便说呗,只要外界察觉到一丝我有独立意志的迹象,谁会没点想法呢?

    福守缘瞬间软了,他权衡着没把锅往瑷姐身上放,无奈的点出了空后便始终忍着没开口,就是怕自己这说话的风格会一不小心透露点什么出去,毕竟,二美都太聪明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