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着上一波敌人的驱毒手段,向珉右从药囊中不断挑选取出各色蛊药,配置了另一种毒性稍低但更不好拔除的一次性石蛊。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然后他给暂时偃旗息鼓的八号阵地了信号,那边随即回信,会配合着他的出手趁乱搞事。

    三秒后,蜂群起飞,精神波动散出,土巨人蠢蠢欲动,又是一波收割……

    送走了各种层面上心满意足的向珉右和土系异能者,福守缘再度瞥了瞥已经入驻了新组合的两处阵地。仔细的又琢磨了一下他们的能力,初步总结出了自己可以起配合的一套方案,于是他快步走进法术增幅台,开始以内部传讯仪询问沟通。

    好半晌,他满意的笑了,总算又逮着一回不做看客的机会了,得珍惜。毕竟,敌人完全龟缩在一小块地方被动挨打的局面,随着其攻防范围的立体式增长,已隐隐的在出要结束的前兆。比如,一个接一个的不同体系之术士尝试召唤各类冲锋生物或傀儡。

    思及此,他的笑容立刻也就淡了。

    ……

    时间吹不散硝烟,转眼已是第九次战线后延,再来一次,便将是整整一万米。所以这一刻,连福守缘这种乐天派都不敢再用后撤一词,怕只怕用了这个词,会让自己更难受。而越是在这种时候,身在前线就越不能够被情绪所左右,他们必须把握好心态以迎接更为激烈艰巨的后续攻防变化。

    “尖刀轮换确定取消,第十五批尖刀准备登机回返。”

    福守缘脚步一顿,那阵地前突的士兵们呢?

    “一步步来,形势还没到那么恶劣。另外,你是直接回龙脉,还是去第一道防线?”

    能不能留在前线?或者轨道中段也行。

    “不行,你不留这儿问题不大,你留这儿反而可能招来强袭。到时你说我是护着你?还是更多的士兵?或者谁都没护住?”

    好,我走,去第一道防线。

    “知道乖就好,来,姐姐赏你坐一次灰~机。”

    别闹,没心情。

    “嘁,这才哪儿到哪儿,淡定些吧少年。”

    呵,说我,你前两句话的语气不也少了些跳脱。

    “哈,那是因为离得太近被士兵们的思维波动给影响了,尤其是某个精神意念常的变态。”

    哦,这个锅甩的我无言以对,随你吧,我上机睡会儿。

    “先说好降落到哪儿?方美眉那儿,还是陈美眉那儿?”

    睡意顿时被清零,这尼玛,是个问题啊,是个大问题啊!

    “为难吧,要不要姐姐给你个建议?一张骨火符篆就成交。”

    奸商闪开点,别影响人思考。

    “啧啧,抠门鬼,都没问你要真火级的,就一张中等的骨火都舍不得,活该你纠结。”

    懒得跟你扯,你已经是暴露了倾向,还想敲诈我?

    “你说名字先后?你可真能想,难道我能把两个名字一起说?这个理由太牵强了。”

    苗家与福家的结盟很多人已知晓,方晓雯和我的情况更是在全球直播中被传了出去,八卦漫天飞。反之,陈香和我的事儿则没几个人知道。你的倾向便基于此,认为我最终会出于安全的考虑外加照顾方苗的面子和情绪而做出选择……还否认么?

    “呵呵,我否不否认没什么,关键你自己呢,否认吗?”

    瞬间,无力感再次涌出。

    “事情就是这么个样子了,人多嘴杂,你想同时照顾好两边的心情是没可能的,认命先去一边吧。两个美妞儿都是好姑娘,不会怪你,更不会让你持续为难。打个赌,你去陈香那儿,她肯定浅谈两句就会劝你照顾苗家的脸面;去方晓雯那儿,她多半会主动给你递上一个什么理由,让你不用在她那儿待太久。”

    鬼才跟你打赌,她们的好还用你说。

    “犹豫鬼,这路看着长,也经不住你一再墨迹,这都飞过三分之一了。”

    才三分之一慌什么。

    “呵呵,我可不慌,我喜欢看你纠结为难啊,你继续。”

    喂,你过了啊。

    “哟,你第一天认识我啊。”

    行,我服了,去苗家那边儿,求你闪人。

    “死鸭子嘴硬,但既然你都服软相求了,姐姐就可怜你一回,不拿这事儿再抽你了。”

    这一段福守缘没听见,因为他已封闭感知,定好自动解封时间后睡了,他实在是不想再跟空纠结这些伤脑筋的事儿了。

    ……

    三架直升机从前线飞回,最引人注目的毫无疑问是中间载着干涉者的一架。看着它直直的飞向苗裔六人所在方位,几乎没有人对此表示过多的疑问不解,除了,脾气火爆的沈靖怡。

    “呵,原来也只是一介流于世俗眼光束缚的小毛头。”

    陈香面无波澜。

    “师妹,他许诺的是外星那位,这会儿飞哪儿不代表定哪儿。在此基础之上,客观的说,我认为他的选择是明智的;当然,和你一样,从感情上来说,我接受不了。”

    沈靖怡看了看陈香,依旧淡然,让她好多话憋在嘴里说不出,没奈何之下瞥了瞥周立衍,把话题给延续了下去。

    “算你说了回有水平的,到底还是知道顾着自家人。不像有的毛头小子,做不到一碗水端平。”

    至此,陈香终于开口了:“师叔,我之所以不争,便是因为这一碗水,怎么也端不平……您说呢?”

    这还,能怎么说。

    ……

    微笑着迎向心上人,方晓雯的第一句话竟是:“指挥部和炮火操作台,去哪儿?”

    心里默默说了声谢谢,福守缘回道:“很早就想试试大炮了,指挥部那边不适合我。”

    定下了气氛的基调,方晓雯才问出了最想要问的:“身体怎么样了,我,或者苗家能帮上点什么吗?”

    “有上边儿照看,无需担心的。倒是你,这么快踏入最复杂的脑域进化,把握够大吗?要不要缓一缓?等我身体恢复……”

    方晓雯微笑摇头:“我早就能走这一步了,以前不动是怕老病根有什么影响。现在三战下来也调理的差不多了,正式迈开步子反而能加统合的节奏。”

    福守缘很想说那就好好在家呆着细心调养,可这话最不好说出口的就是引得她来米国的自己。

    “统合完成,她会怎样?”

    听到这个话题,站的稍远给两位领留空间的五位族老也不禁竖起了耳朵。清冷如月惹人心疼而明显弱势的大祭司最后会如何,牵动了太多人的心神,这一点,绝不仅仅限于苗裔范围。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