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音的嘴皮子很溜,哪怕是他的心里此刻其实是有些忧虑的,有些惆怅的,也丝毫不影响他通过音波“说服”敌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毕竟专业练了一辈子。?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可每当眼皮子一扫到满布天空蓄势待的雷云,佛门的心法也就丝毫都不能阻碍他于心中怒骂着敌人怎么还不先出手干了他的禅唱!麻痹我可是自信满满的跟另外几个佛门宗支之人吹了法螺,说你们一定会先在老牛鼻子之前出手抵消禅唱。结果呢?非要等到你们的损失够大,我也跟着丢了面皮吗?而如若尔等,是故意如此,那就请恕贫僧要问候你家祖母了!

    数落完敌人,他又转向对手,你丫一定得顾全大局啊,这种时候可不能拿天雷音来落我脸啊。虽然,虽然咱俩是抱着对立的心思来了前线,可来了就是来了,这里是对敌的前线,不能给敌人看笑话啊。忍住啊,控制住啊,千万可别炸下来了。

    我踏马倒是在忍在控制,可你妹的这雷云越搞越大,你来控一个试试!

    徐戊名心里,也苦啊。

    该放不放,一会儿雷云自然增长到完全控不住,那就不止是打一个光头的脸了,自家的炸药陷阱也会被波及啊。

    而在这时,地球方的修行者们也意识到剧本不对劲了。由于地域广大,音波扩的太开且自带反射循环不会轻易消散,敌方若还不出手,这天雷劈下会先抵消一部分禅唱音功,那可就有点尴尬了。

    后方的人们都看出来了,距离最近的福守缘又岂会不知,他当即点开扩音器出言献策。

    “六号阵地的前辈,末学后进福守缘想借您老引来的雷云凝炼天雷宝篆,可否成全?”

    嘿,不枉我第一个跑来给你小子撑场面,这台阶给的及时给的不错!

    “雷法难炼,若是其他的年轻人我定然不允,但你却是有过一次经验,无需控云只炼雷法倒也不是不可以一试。不过你得要记住量力而行,把不住时该撒手撒手,天雷宝篆我凝炼了不少,送你几张小事儿一桩。”

    一边说,徐戊名一边将边缘处的一片雷云给单独分隔了出来,这是他预估的福守缘所能抽取驾驭的程度,再多,怕会电残。

    有了这话和雷区的划定,阵势早已摆开的福守缘道了声谢后便赶紧出手了,他道行不足,必须小心翼翼争分夺秒。

    第一步,是试探性的勾引一丝雷电练练手,“啪”,击毁了一架本已逃出雷区覆盖范围的敌机。

    第二步,心里有谱便该选定所用符纸了。舍不得用听课时从瑷姐那儿磨来的高级符纸练手,那就在术网提供的售卖项里选。恩?拿不动?空你搞什么鬼?

    “符纸免费拿可以,得先说好怎么分成,我看三七分很不错,你三我七,够意思吧。”

    够意思个屁,你个吸血鬼,符纸什么价,天雷宝篆什么价?我七你三还差不多。

    “不啰嗦,五五开。”

    六四,我六,不然我可要拿瑷姐给的符纸出来了。

    “行行行,赶紧的吧。”

    哼,要不是时间紧。

    第三步,没空多扯的福守缘铺开符纸,提笔疾书,然后一手指向了雷云开始正式的招引。

    一束明亮的电光从雷云中直奔七号阵地而去,之所以称电光,是因为这道天雷的躁性已被提前抹除,一眼看上去便似乎并没有多盛大的阵仗和威能。同时也正因为这一点引动法门的不一样,它才不会带上天威煌煌的天雷音消除掉绵绵柔柔的天龙禅唱,而是化作相对易控的雷电为炼入符篆之中打下基础。

    第四步,以半成品灵符催其中电场包裹天雷,接着反复以秘法安抚之,令其平稳下来,再以另一份雷道禁法炼入更简易的操控体系,得到最终的成品,可供低一阶之人使用的,s+级天雷符篆。

    这一步说来冗长,但实际必须在三秒之内完成,否则任何一步脱节都会导致炼法的失败,天雷的反噬……

    “好小子,外显顶多才平均a+的控制力便敢玩儿雷还成功了,心境中的境界不好说,心性是真的够澄净平稳的。”

    松了口气的福守缘笑应道:“前辈过誉了,晚辈就是仗着死不了斗胆一试,在这法术增幅台的帮助下侥幸成功。”

    “玩儿雷全靠控制,不存在侥幸,你不用谦虚。还有,叫我徐老道就行,一口一个前辈晚辈的,生分了。”

    听得出这话乃是自真心,福守缘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徐老抬举,小子也就不推拒了。”

    “好好好,你小子继续挥,我就先不占用你的时间了。”

    “谢谢徐老,这宝贝多多益善,我可就不客气了。”

    ……

    当第二道、第三道电光相继奔向七号阵地,确认了地球方能够拖延天雷降临时间的符文之地一方顿时给出了反应。三名女妖走出下方空间门,尖嚎响起,立时抵消了大部分的天龙禅唱,随后与加**力的佛音形成了各占半壁江山的局面。

    如此一来,天雷的劈下自也是不远了,在福守缘吸走第五道电光之时,级震撼的天雷群降开始了!

    第一波便是七道天雷几乎没有间隔的狂劈而至!当其冲的女妖之嚎被天雷音给驱散,然后一个以此前的小防御罩为基础布设的小阵地上现有的导弹射台等机械设施全部被炸毁或电损!只有三道天雷被紧急增援的力场生器勉强挡住。

    稍稍调整后,又是七道天雷狂降,斩获半个小阵地。毕竟就算有了更充分的准备,天雷的光突袭和威能霸道也实在难防难挡,尤其符文之地的阵地广大设施笨重难以移动。

    第三波,五道天雷,收获仍是不小。

    第四波,三道天雷,基本被挡住。

    于是,接下来就变成了时不时地劈一下,而这明显就是调戏和牵制其力场防御的意味更浓了。

    ……

    停手注视着天克机械电子造物的天雷威,福守缘粗略估计了一下,敌方的损失大概等同于两个小防御范围多一些,且还得算上五个小防御范围不能再连成一片的损失。

    没得说,敌方绝对绝对被刺激到了,所以福守缘于欣喜的同时也不免在猜测着,敌人会出什么新招。

    放着不管等力量耗尽是不可能的,因为敌人应该也探查过了,华夏的高阶修道之士基本都会两手雷法,专精的也不少,另外西方的魔法体系里可也有雷法分支。

    但想管可不好管,若出动什么偏重防雷的力量,却还有更猛烈持久的炮火得顾及,实在是为难。

    想到这里福守缘笑了,我可不信在低阶生物里,还有什么既扛雷电又扛炮火的存在,所以,是时候露露你的高阶筹码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