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架直升机从地球方第一道大防线起飞,分别载着主修雷法的ss+级神霄派长老徐戊名和主修禅唱的ss+级律宗长老心音,另外则是不少的第三型防御构件和能量晶体。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安坐飞机之中,两位老对手兼现战友遥遥互瞥了一眼,心中都是一声冷哼,对于这第一批名额的状况毫不意外。这说到底是两方对外界的一次隐性表态,后续便该是两方的盟友分别各占一名额,以划分出对干涉者态度不同的两大阵营。

    本来按说在地球意志的眼皮底下搞这种事情很不理智,但思来想去也正是由于必须迈过这份顾忌方能作出决定,才显得各方各人的表态尤为可信,毕竟这可就算是交了一份大大的投名状了。

    只是即便迈开了步子,系统也似乎默许了他们自己找人调换位置的行为,光头党这边也终归还是不敢在这方面松懈。地球意志对这一代干涉者的偏袒有目共睹,他们的每一步都要小心些才好。

    光头党在揣摩着上边儿的想法,作为对手的一方却也有些想不太通畅,难道上边儿就真的死守着轻易不插手人类内争的老规矩?可这是外敌当头啊,就这么放任着某些个光头固执的打击异己真的好吗?还是说真那么自信一切尽在掌握,给干涉者一份历练?

    唉,两边都在叹气,这顶上有个猜不透的存在,路不好走啊。

    算了,静静心养养神吧,因着科技手段的打击射程远,这缓冲地带是真有点长啊……

    路虽长,直升机飞的却也不慢。踏上炮火轰鸣的最前沿,徐戊名和心音各自从六八号阵地的临时停机坪迈向法术增幅台。而在他们抵达之前,便已有专人持能量晶体开启了增幅系统,只等他们前去通过系统印证解锁。

    同一时间,福守缘从龙脉传送到达七号阵地最前沿,两步便迈进了法术增幅台,点开视频窗口印证解锁。

    “你先不慌出手,看旁边两人施展。”

    无良Boss,额不对,空……不介意这么喊你吧。

    “我说介意你能给补偿吗?你个无耻的偷窥狂。”

    听这歪的没边儿的口气,是不介意。

    “小贼,后边儿你装听不到啊,补偿呢?”

    你个女贼头子敲了我那么多功勋,别得寸进尺啊。

    “哈?你说什么我听不明白,叫你专心看人家施展雷法和禅唱奥义,不说了,姐姐忙着呢。”

    嘁,三两句话就把我想着对你客气一点的念头给打消了,你也真是厉害……恩?真走了,无语。

    那算了,先看高手演法。

    注意力一转移,一段快而不乱的咒文和慢如梦呓的经文便几乎同时的清晰起来,且一听,就知道是蓄力型大招的前奏。

    随即,一种气象电波和一种生物电波被福守缘感知到。前者他很熟悉,对战夜冷时他自己曾用过,不过那是凭干涉力生成操控算是难度较低,却也还是伤及了自己。所以他此刻很佩服,毕竟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凭个人的法力生成电场牵引天雷!且据他所知,现行雷法流派里,这等电场可是生成于自身的丹田内以加强天人感应,这要是没点儿胆气和实力,可不敢这么干也干不成!

    佩服完了以后,福守缘想的更细了,据他所看过的资料而言,招引并导控天雷的门槛儿是炼气化神初期大圆满,也就是s+。却不知六号阵地这位前辈,具体是什么等级,他将引控的天雷,会是多大阵仗?恩,按常理来说,肯定比自己那次取巧之法强得多,不然老一辈儿的人他也不好意思自告奋勇的来秀这一把啊。

    他这一番心思,得亏是没被后方的大部分修行者听见,不然定会招致整体的鄙夷。要说天雷的实力门槛儿它的确是s+,但真正能自如驾驭的,雷法道行必然已是ss-加心境已臻s+。否则,呵呵,自己爆了体那是个人倒霉,失控的天雷劈错了什么才真是让你死也得带着罪孽下地狱了。

    不过这时候唯一能来嘲讽福守缘的空也忙去了,他也就毫无压力的揣好了自己的猜测开始分析八号阵地传来的生物电波。

    先的观感,是有点类似见过的狮子吼法门。不同的是,狮子吼偏重音波杀伤,现在这个,却是明显更偏向心灵牵引。结合所知的资料,这大概是佛门的禅唱。

    细细再听,确定了,不是基础的天龙吟,也不是暴力的大威天龙伏魔雷音,而是柔和的主要用以度化众生的天龙禅唱。

    对此,福守缘是真的忍不住想吐槽了,天龙天龙,你丫句句都带天龙是什么鬼?离了天龙你不了音了是吧。再一个,你说你有点切实的根据也好啊,害的我当初一时好奇查了半天却啥大的关联都没找到,简直浪费表情!

    当然,这份怨气的根源我可以很大方的承认,是你们佛门的远程袭杀真的恶心到我了。这仇,我不会像你们那样不顾大局的随意就报,但只要等到局势允许我出手的那一天,我不介意让你们看看最狠的干涉能做到哪一步。你们为了更好的宣扬佛陀?好啊,我让你信我!你看看着差距,我都不说杀这个字,多维和啊。

    和和气气的压下了怒火,福守缘转而看向敌军上空,随着电场散出去的波动越来越大,天空已阴云密布,天雷,快来了。

    满意的等待着乌云继续堆积,因为越是酝酿,就越说明六号阵地的前辈能控制的天雷够强。而作为早在扶桑一战中就表明态度的盟友阵营,哪怕是先就知道其强于佛门,再次见证到其力压敌人一头的场景也还是会兴奋啊,这难道不是人之常情?

    带着愉悦,福守缘重新去看天龙禅唱造成的效果。不得不说,这些光头对于操控心灵的执着研究和贯彻是从古至今流淌传递在血液和思想里的,人都难以抵挡,何况是一群灵智低弱的懵懂小兽和骨头架子。放眼望去,音波所达之地,飞的跑的“死”过一次的,通通定在原地安然等死了……似乎,它们已经找到了生命的“终极意义”,不想再去“无谓”的挣扎奔逃,只等安息。

    总的来说,这波大范围静默对敌方的“杀伤”是大,不可否认的大。

    可真的,这玩意儿怎么看怎么邪性。生生抹杀万物生灵的自由意志和求生本能,这种逆转“活法”之举,是逆天吧;不是强的逆天那种逆天,而是,违背逆乱自然之道的那种逆天。

    哦对了,逆天者,好像在各种套路里都要被天打雷劈?

    所以你瞧瞧你瞧瞧,你这选的时机也太不好了,你这样让人很为难啊,你说云都布好了,这是劈呢?还是劈呢?还是劈呢?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