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警响起后,米国方面迅通知了还未正式抵达华胜盾战区和已然抵达但尚未进入其中熟悉环境的强者们。?八?一中文网?  W?W?W㈧.?8㈠1?Z?W㈠.?COM于是,战区内各栋大楼之间很快便充斥了不少高来高去的身影,并不断有着新的来客跃上半空。

    与之相对的,这个世界上可不是谁都喜欢没事儿就飞,地面上或快或慢的行走之人也不少。而由于地面遍布陷阱雷区以致可以通行的路线较少,所以从人们偶尔的让路上能够明显看出,某些个人或势力的影响力之不同。这一点,也正是更多人选择在半空中自由来去的主因之一。

    其二,则是有时单靠相让会错不太开不怎么方便,那还不如一开始就飞到天上宽敞。

    基于此两点,当方晓雯带着五名族中高手正式踏入华胜盾战区范围,该入口处负责接待指引的米**官赶紧迎了上去说起了附近已来了哪些人走什么路线。

    “往左边去的是爱尔兰费奥纳勇士团七人分队,往右边去的是朦布海利魔法学校九人巫师团,往中去的是玉京仙门六位修道者。进入最早的是巫师团,选右边应该不会在短时间内碰上耽搁行程,到了几个分流点就能选择更多路线。”

    上尉没提半空路线,因为强者们大多都会选择步行,毕竟飞飞跳跳这种事儿,对他们来说有点儿显得略**份了。

    方晓雯微笑着点了点头,却在上尉的期待中答出了并非他所希望的结果:“我们往中去,碰不上没什么,碰上了是最好。”

    看过基础资料的上尉很确定苗家议会跟玉京仙门没有仇怨,以他的渠道,自是不可能知晓方晓雯和陈香之间隐秘的竞争关系,毕竟后者跟福守缘之间的事情,知道的人很少,如今仅在华夏的小范围圈子内流传。

    “原来您们是朋友啊,那您稍微快点是可以赶上的,她们也刚来不久。”

    他这却是想当然了,觉得同出于华夏又说最好能碰上,那不是朋友还能是什么。

    对此,方晓雯可不觉得有必要跟谁说明,只是在出经过上尉身边的时候礼节性的回了那么一句。

    “谢谢你的指引。”

    “您客气,您慢走。”

    ……

    “六师叔,弟子想提请加。”

    周立衍含笑应道:“人家有心要见你一面,连气息都远远的特意散开,你就这么的拒绝,不好吧?”

    “什么好不好的,这是私事儿,就得看香香怎么想。别忘了,咱们的规矩是尽量不插手小辈的事情。”

    七师叔已经出面帮着说话,陈香便不好接着说什么,只能先听长辈商议。

    “师妹,人家是摆明了车马,主观上是如何且不论,客观上她就有挑衅示威的意思。而现在这周围尽是高手,咱们这一加走了算什么?别人怎么看我们玉京?师妹,场合不同啊。”

    即便抬出宗门,沈靖怡也并不买账:“管他什么场合,咱们玉京的事儿,何时轮得到外人多嘴了。”

    “但没有必要给他们胡乱猜测的谈资不是么?”

    沈靖怡还要说,陈香却先开口了:“两位师叔,弟子原先想的是不与人争,可既然她选择了这种时候,那便见上一见亦无不可。只是弟子想冒昧的请求两位师叔,不涉公事之时,可否便由陈香一人负责交涉?”

    “此次出山你持有玉如意,公事也可以一并接下。”

    瞪了瞪周立衍,沈靖怡面带不愉的道:“你慌什么慌就答应,一点都没有长辈的疼人样。”

    然后她看向陈香:“香香,不要勉强自己,咱们玉京的威名谁人不知,就算咱们先走了,别人也不会想着是我们要避开。因为这世间,还没有需要我们先避让的势力。”

    陈香微笑点头:“谢谢七师叔的关心,弟子是自己想明白了。六师叔的选择也是一种关心,您就别生气了。”

    这一点沈靖怡当然知道,可她就是看不惯他这种选择,奈何,当事人都表态了,她也就只能先把这事儿给放一放了。

    “那你是不是怕师叔一会儿忍不住帮你说话,才什么你一个人负责交涉,你现在胆子不小啊,敢堵我的嘴了。”

    “行了师妹,这回可轮到我说说你了,你这脾气都让这丫头这般行事了,还拿出来明说啊。”

    周立衍这时候是代陈香接话,因为刚刚那话,当弟子的在众人面前真心不好接,私聊和在外的区别,七师妹又忘了。

    “各有各的道,谁也别说谁,反正我把话撂这儿,那小丫头片子要敢在言语上欺负我们香香,我可忍不了要噎她一句。”

    拜托,人家小一辈的感情事,你去掺和算个什么劲儿,你快别添乱了。

    “师妹,这话说说就算了,你可别真上去跟人家争什么口舌。再说了,香香那性子,甭管外边儿看着是谁占了上风,心里边儿到底谁更火大还指不定呢。”

    胡恒溢也就是小六子听了师傅这话,差点儿就笑出声,您这夸人的说法可有点儿不讲究啊。这不,又被七师叔给白了一眼。

    “我的意思是,香香更沉得住气,心性更淡泊无争。只要对面敢挑起战火,我相信她能以柔克刚,挑翻对面全部,最后还得叫他们憋着内伤无从再战。”

    “再是淡然,也不代表自己就不会受伤,何况谁管对面多伤,我只知道她伤一点我都心疼。所以我改主意了,香香,咱们先走,让他们在这儿等着。”

    陈香摇了摇头:“师叔,我没那么脆弱,很多事我早就想好,没什么的,您放心吧。”

    “她让你放心你就放心,人快到了,先别说了。”

    ……

    远远的,互相的眼力已足够对望,陈香是淡淡的直视,方晓雯则是饶有兴致的上下打量。然而当后者瞥见了那润白的玉色,没人能明白她在那一秒是受到了何等冲击,或许,前者能猜到一些……

    当距离拉近,双方都很有默契的给陈香和方晓雯留出了象征性的单独对话空间,且说实在的,除了她们两人的话题,其他人也没什么好要聊的。

    彻底靠近站定之后,方晓雯的眼神落在了陈香置于腰间的玉如意上,说实话,再看一遍,也依旧是心绪复杂之极。

    “玉京的天下行走……决心出人意料的大。”

    陈香神色不变:“早决定早安心,没什么好意外的。”

    方晓雯的态度越柔软:“这些天,还好吗?”

    “挺好的,有些决定有些事,做了才知道,也不错。”

    “是么。”

    “是。”

    片刻无言,然后方晓雯看向了前方的分岔路。

    “你们准备往右转了?”

    “换个视角看看。”

    “我还是继续走中。”

    “理解,告辞。”

    理解么?

    “告辞。”

    她能说理解,她不能。

    ……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