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守缘心想,此前同样涉及心境的事儿你可是没算钱,这趟我都这么说了,你就别再弄什么话题来折腾了。? 八?一中文 W㈠WW.81ZW.COM

    “不用你打什么小埋伏。心境这种事情,我一向认为太唯心,除非是明显的突破,不然不好计算价值。”

    松了口气的福守缘不敢再说什么那你都没道谢,凭什么要求我道谢之类的话,赶紧结束跟这位的对话才是真的谢天谢地。

    “恩,各有各的观念,但我也还得谢谢你,最近有点膨胀了,你的提醒来的很及时。”

    萨瓦娜静了会儿想了想。

    “既然你说的这么诚恳,那我也权且试试你的观念,谢谢。”

    嗨,早这样多和谐。

    “好,就这么愉快的结束这次交谈。”

    点了点头,萨瓦娜不再出言。

    由此才彻底放松下来的福守缘,看向了索菲娅修女。

    “我所学皆是出自教会,有些什么别的领悟,归根究底也还是凭的在教会打下的基础,所以请恕我无法自作主张的分享。但我看得出你对相关的事情挺感兴趣,那便由你提问吧。能回答的,我不会推脱;不能作答的,也还请理解。”

    索菲娅笑的说的一如既往的轻柔温和,可福守缘却再没有了之前的单纯亲近之感,因为这里面,透着太多有意思的信息了。

    先,所学皆是出自教会,简单的八个字,透露出的信息量就极大。因为一般而言,基督教虽然分系极多,各自的思想主张可以说是各式各样甚至颇多明显对立,其中也还是会有相对的更为主流一些的说法。

    比如,自称所学皆是源之于主的恩赐,这和出自教会的区别可太大了,直接关系到出言之人和所属教派对主和信仰的认知。后者是更认可人创造历史和推动社会的客观性;前者嘛,不管是不是心口合一的真信,那总归是代表了明面儿上更偏向于主是一切、主赐予一切这种思想。

    若要问哪个更主流?说法上当然是前者。心底里呢?没有哪个人能确切的统计。

    然后再看,有些什么别的领悟,也是八个字,委婉的表明了自己跳出成规看世界的态度。但紧接着又补充了,基础终归还是在教会打下,不敢擅作主张的分享出去。这前后一联系,可以推衍出的情况分支和相应脉络上的信息可就太多了。

    最后在前两条的基础上,让自由提问,选择性作答,看似简单随意贴心,实则是一个妙的不能再妙的妙招,完全的占据着主动。以福守缘不说假话的性格,只要他的问题一出炉,索菲娅立刻就能大致分析出他对基督教、各分教派、各种思想主张和她个人的观感以及倾向。接着回不回答,如何回答,都能有一个相对最佳的处理方案。

    那么问题来了,问不好问,不问不好,福守缘该怎么问?

    他脑筋转了转,忽的有谱了。

    “之前说到有神的时候,为什么你也跟着挺吃惊呢?你不信有上帝?”

    没错,简单的一个迂回避开自己先表露出什么态度,同时甩出一个棘手的问题,且是一个索菲娅已经表明过态度的问题,让她不能随随便便的敷衍过去。

    索菲娅笑了笑,回避某些问题,其实也就是一种回答。

    “我信有主,信世间的美德,信一切的一切与人类息息相关。我们信着主,于是有了主,主是唯一,美德是共有。神?强只是神的一种属性,而世间唯有一位真神大放光明引人向善,余者,皆是伪神,不在我心。”

    通篇没提上帝,只说有主,而且隐隐的点出了这个主其实是信徒自己共同创造,是美德之化身,是信仰之凝聚,是唯一之主宰。

    这样的教义,跟基督教是有着天大的本质区别,对主也就是常说的上帝之定义大相径庭。这两帮人要遇到一起聊两句不打起来,绝对只可能是互相不知道身份。毕竟坚持唯一,就代表排斥异端,何谓异端?最嚣张恐怖的时候不信他们的教义就是异端;通常时候信别的神也就是他们眼里的伪神,就是异端;曲解自家教义信了别的教也就是异端。遇到异端不用说,打死打残放十字架上烧,那都不叫杀人,而叫惩戒,叫净化。

    “你们对异神,对异信徒,怎么看。”

    “有人信着强大生灵,那是他们的信,我们应劝其自强,劝其皈依美德,努力的靠近主的光辉,而不应主动施以暴力。”

    福守缘笑了,萨瓦娜也松开了眉头。

    “那你们这是挺美好一个教义啊,说实话,在很多人眼里会比你们那些顽固不化的老前辈们好太多。”

    然而萨瓦娜却摇了摇头:“无信者他信者不关注,同教中则多是真假混杂的排斥,我们的处境,比你们想象的难。”

    所以你才养成了那样说话的习惯吗?

    “但也肯定没你们自觉的那么难,起码外人只要一听,下意识的便会对你们产生更多的好感。至于希冀着有上帝那般无所不能无所不在的神来保佑自己的那一类人,也可以争取嘛。美德有时候确实无法直观的让人感觉强大,可事在人为嘛,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往大了吹呗。”

    最后这话说的,得亏现场全是走出了己身之道路的强者,不可能存在基督的狂信徒,否则,你敢说这是吹,分分钟喷死你,为什么不是打死?因为凭纯人类纯信徒,地球上现在没一个能打得过福守缘的。毕竟他们把自己的心神意志完全的奉献给了别人,也就迈不出自己的路,神佛纷纷消失后,他们连别的路也被封死了,所以他们当中很难出现实力高强者。

    不过别误会了信教之人无强者,注意那说的是纯人类纯信徒,这个往细了说,得先知道信仰修行的两条路。

    一是把自身的所有都奉献出去,这就是纯信徒,其中少部分能借此达到一种特殊的身心状态修炼精神乃至意念。若单纯只这样,也勉强说他还是个没了自我的人吧。

    然后能修炼和不能的,都可凭香火愿力或者说信仰之力换取对自身的强化,偶尔还会由神啊佛啊主啊视信徒的虔诚,赐下额外的恩惠。这部分,日积月累的被信仰的另一端渗透熏染的太多,身心都已不再是纯粹的人类。

    最后,当信徒的肉身死亡,其灵魂会转生净土或神国,成为一名整日念经打坐学佛的佛众,或整日祈祷歌颂神灵的神民。

    而自打神佛渐次失联后,信仰除了给自己一份寄托,其他你想奉献都没人接,又谈何借此变强。光凭第一阶段,想修炼到开启进化之路,概率极低。因为能单凭精神意志便做到这一点的人,一般不可能会完全的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外人来主宰,哪怕他是神。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