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克摇头死心,福守缘却是越来越感觉怪异,原本是说让我感受s阶的不同吧,怎么搞着搞着都有点跑题?怪我见着人就想帮一把吗?可在场都是精英,帮一帮对地球对大家更好不应该吗?就算是我先跑题了,你们不能把节奏给拉回去?

    好吧,其实这点跑题都还没什么,主要福守缘还感觉到萨瓦娜的言语和神情很不同啊。?八?一中文网?  W?W?W㈧.?8㈠1?Z?W㈠.?COM那感觉,约摸有点儿像是卡特琳娜那时候打量自己的眼光,那时候也是说的血脉的事儿……我的天,你们快别光看戏了,趁还没尴尬起来赶紧扑火啊。

    咦?你们什么意思,都假装看不懂我的眼神?喂,你真的是教授吗?为老不尊的笑是什么意思?叔?别低头啊叔!

    你们……

    “趁我回应卢克,你脑袋和眼珠乱转够了吗?”

    额。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是害怕了有意的。”

    完了,反而给了她提前难的由头,关键这还不好阻止。

    “对啊我有点怕,能不能不说?”

    萨瓦娜认真的思考了小半秒。

    “不能。”

    无语,我真的服你们这些大家族里出来的人了,思考问题的角度怎么就那么的不人性化。

    “你没话说那我继续,血脉其他的长短处且不提了,切入我个人的问题。最初,我激活了调整密度与大小变化之能,并按规矩选修了家中所藏其他功法。时间一长,我现自身所喜兼最为契合的乃是调控冰水,可这并不在我的血脉能力范畴内,用华夏的话说就是道理道路不明加道蕴冲突不可主修。因为,强化水系道基的结果就是拖慢传承能力的成长,并且不能排除某一段基因序列产生冲突的可能,那时候还想前进就只能破开打乱传承的基因排列,使传承能力减弱甚至完全消退。而由于自身心境道行低微,我根本不可能视具体情况拿出让两者携手共处的方案,有方案也没实力去执行,毕竟,那是先祖传下来的。”

    这段话飞的驱散了人们心头的那点其他心思,只因这里面隐含了一个太大的重磅级信息。

    “你的祖先,是神?”

    最先稳不住开口的,又是卢克,他之前听了萨瓦娜一通基因血脉之论其实就已经在心里犯起了嘀咕。因为这些他很多都没听过,而她知道的也太多太详实了,再有这人还是开战后才现身于地球,以前根本就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号儿人物。又是美女又是顶尖强者,居然没点风声?这不科学!再结合她所说的血脉源头……

    众人都竖起了耳朵。

    “不是。”

    呼,感觉好像松了口气,不然真的挺有压力。

    “是神级的巨人血脉。”

    啊?我晕……

    在场的唯有福守缘真切知晓有仙神存在,其他人或多或少有所耳闻但没真正接触过都不太敢确信,这陡的一下被证实,心理活动简直复杂的没边儿了,所以,没人出声。

    福守缘摸了摸鼻子,好像只能我说点什么了。

    “我很好奇,他身处什么年代?”

    人们又是一愣,敢情这家伙知道有仙神啊。

    “不知道,就像我之前说的,血脉传承遇到变故低调下来也有泯然众人浑浑噩噩的时候。我所知的最夸张的一个实例,不过是三代未出能力者,该族的后裔便不信族谱所载的自家辉煌,只说那是夸张美化,且不敢示人恐引嘲笑,最后,造了一份新的族谱。”

    萨瓦娜说的略带唏嘘,听众们却表示很正常,这种王公贵族流落民间而不自知的戏码儿,套路花样儿多的很,影视作品和正史记载里都快看腻了。且细论起来那还只是一个不算不能接受的身份,可仙神后裔呢,就真心太玄幻太遥远了,尤其这还是一个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仙神显圣的世界。

    “你们重新迹的时间不短了吧。”

    能收藏不少足够你修到ss-级的顶尖功法任你挑,你要说才两三代,我可是不太信的。

    “1834年5月1号那天,奴隶制在英格兰领土范围内被废除,当晚的一场小范围暴乱里,先祖罗斯一世受了伤,被平日里他施过恩惠的民众给救了出来。便在那一夜,熬了过来的先祖觉醒了最初的巨人之力,后续又觉醒了大小变化。但稍稍有点遗憾的是,先祖没有兄弟姐妹,当时也没趁能力不强的时候组建家庭。等到游历世界想安顿下来有个家了,才现自己很难拥有后裔。而幸亏先祖没有因此放弃,晚年终得一子,至今六代,代代单传。”

    算了算,18o年,平均36年才传一代一人,有点狠。

    “不着急修炼,先传下子嗣不行?”

    “基因的本质之强摆在那儿,只能说比真切有了能力后的几率高了那么一点点。而且激能力的最佳时间就是那个成熟期前后,状态,则最好是先天元气未失。”

    咳咳,缓过气儿来的众人,再一次换上了暧昧的目光。

    福守缘顿时感觉周身又不自在了,他赶紧转移话题。

    “好像又跑题了,说回到你吧,你觉醒了密度调整和大小变化两种能力体系,似乎比一代的血脉天赋还强,这也非要换?”

    “不是这么算的,一世祖的巨人之力和大小变化更配套更倾向于巨人血脉的核心能力,他的整个身体状况也就是一般所谓的资质根骨才是六代人之中最为契合巨人血脉的。不然也不会在没有人引导的情况下便自主觉醒。而论到我,我的血脉活性仅比未能觉醒的四世祖要强,身体对传承能力的契合度则是已知的最低。说到底,人体的基因组有两万五千多个基因,三十亿个碱基对,血脉能力相关的基因仅是其中极微渺的一部分,所有基因共同表达打造的身体契不契合它都可能,其他能力大过它的契合度更是正常。而这还只是先天部分,我觉得占比更大的是后天那部分,毕竟遗传的只是基因不是直接给能力,有了一个基础能不能激活,激活后的宝藏好不好挖掘,挖出宝来能锻造到什么程度,最后都还得看自己。”

    顺着这个思路一想,那这妞的水系天赋是逆天到什么程度了?让她敢于自信的抛下神级血脉自己一点点琢磨着推进,最后还真给她练到了ss-级!看她面貌怎么也不过三十吧,啧,厉害。

    “你的水系魔法我是见识了,血脉之力还没太看明白,现在什么级数?”

    “没了干涉,你的眼力降的挺狠,我虽未主攻传承能力,但其本身特殊又有精神力和水魔力的滋养,也到了s+。”

    汗,没干涉我哪儿来的眼力,这种明摆着的事儿还要点上一句打击我,你可真是会聊天儿。

    “佩服,以你的年龄和修行年限来说,更是双倍佩服。”

    萨瓦娜眼睛一眯。

    “那你才刚觉醒了半个月,我怕是说三倍佩服,也不够啊。”

    啊?踩着雷区了?我这么真心的夸赞你都直接给无视了?不好的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