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生的前一秒,覃寿请假回了老家悟川,正带着杨娜悠然的爬山,准备去田三金修道的地方玩会儿。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于是巧不巧的,他们见证了一幕奇景。

    地震生,覃寿和杨娜都有武艺在身,不慌不忙的继续往上。但怪就怪在他们走了几步之后,突然感觉不到晃动了,可是往身后随意的一瞥,却现下方好像还在晃?

    覃寿好奇心大起,他放开杨娜的手自己往下走了两步,果然,还在晃!往上走,平稳之极!这可当真是奇了,同样一座山,作为根基的下半部分在摇动,以其为依托的上半部分却纹丝不动!

    他乐了,三胖这家伙有眼光啊,选了这么一个奇妙之地。

    杨娜一把扯上覃寿加向前:“傻笑什么,这还说不清是诡异还是玄妙呢,赶紧去看看田胖子。”

    “这地儿如果有诡异,那个敏感的家伙早住不下去了,不过快点也好,问问他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两人很快抵达一间木屋之前,但他们并没有去敲门,因为田三金一般都是在更前面的山岩上修行。

    绕过木屋,一个对着巨石执着笔写写画画的胖子映入眼帘。

    “再等一会儿,就快好了。”

    “说话没问题吧。”

    “一心二用我已经练成了。”

    覃寿二话不说就捡了块小土粒扔过去,田三金偏头躲过,继续书画。

    “什么时候开始练暗器了?”

    “臭显摆,我问你,你这山什么情况?”

    “这是地球的山,不是我的山,有点妙处你不该问我,可以问问系统。”

    杨娜也捡了块硬土捏了捏:“知道什么赶紧说。”

    “山的上半截儿有大能留下的禁法,能让人心绪平稳,顺带的有点防御向的功效。”

    覃寿表示不解:“光你说的这点功效,妙归妙,也不足以就推说是大能吧?地球现在当得起这两个字的,我知道的就两位。”

    “古时候的大能还是很多的。”

    “我们在这附近住了多久?它存在了多久?如果是以前就有,非等你来现啊,肯定是近期才有的。”

    田三金指了指山巅:“自己去看,非常古朴的符篆,我现了蛛丝马迹后找了很多天总算解开了外层的封印,一直在研究。”

    覃寿和杨娜很快找到了田三金所说的符篆,看上去的第一眼,他们就感觉这宝贝存世的时间绝对不短。再一细看,符篆很自然的贴合在岩壁上,有种和整个山峰连成一体的感觉,当然,结合此前的见闻,他们知道只有上半截儿山体是与之紧密联系的。

    随后,他们还想细看符篆上的文字图画,却怎么也看不明白;想靠近点研究,却被一股推力阻拦;无奈,只能又返回去问那个半路出家不一定靠谱的胖道士。

    “我也靠近不了,不过我勉强看懂了一个字,‘禁’,所以我暂时称之为禁法。”

    “单以这一个字论的话,是偏封镇的意思,可它实际的功效,目前却都是偏对人有益的。大概真是某某禁法这一类格式吧,主要由前边儿什么别的字体现其功用。”

    顿了顿,覃寿把话题一转:“这宝贝还是请专人来研究的好,你就别跟这儿独居了,回家也不是不能修行。”

    “我已经请过,系统说不必再让人来看,等它慢慢解封自己选择有缘人。至于修行,我明确说过很多次了,我适合静修。”

    覃寿和杨娜对望一眼,倒也不气馁,来前儿就有这个心理准备了。

    “如果不是知道你什么性格,我真以为你是想独吞呢。那看起来这宝贝是和你有缘了?”

    “大概是吧,好了,我画完了。”

    捧着八张灵符,田三金慢腾腾的走了过来。

    “你们两家一人一张,给何叔那儿送两张,记得带着,静气安神护身。”

    没客气的一把接过瞧了瞧:“跟在田叔那儿看到的也没什么明显进步嘛,你可别光顾着追求境界不练手段。这世道,说不清楚你还能在这山上悠闲几天。”

    伸手指了指山巅:“只要它还在,安全还是不成问题。你们也一样,哪天累了不想斗了,就带着家人来这山上住。”

    “你丫不是要静修。”

    “这山也不小,隔远点修几个小园子并不为难。”

    覃寿往后瞥了瞥:“都是些怪石嶙峋,怎么修住所。”

    杨娜拍了拍覃寿的后脑勺:“你傻啊,武艺道法只能用来打打杀杀?”

    “好吧这都先不说,我又有点儿想问了,你真不是把这儿当成最后避难所才不请别的人来看宝贝?”

    “有干涉者在,需要我操心避难所问题么?真扛不住了,他会把一切安排好的。”

    “得了吧,就他那个操劳病,指不定哪天就又陷在哪儿,咱们还是自己先努把力吧。”

    这时杨娜忍不住插话道:“甭管怎么努力,总得先吃饱饭吧,说好的厨艺大涨呢?赶紧露一手,爬完山有点饿了。”

    覃寿诧然道:“来前你不是怕山上没好吃的先吃了点垫底吗?这么快就饿了?我还胀着呢。”

    杨娜暗暗揪了覃寿一把,脸上却笑道:“吃完就上山,你当谁都像你不怕吃多了胃里翻腾啊,何况说好了要品尝大厨之作,你一开吃就啥都忘了,还有脸说。”

    欣赏了一下覃寿怪异的表情,田三金转身收拾起画符的道具。

    “食材我备好了,走吧,回屋做饭,边做边聊。”

    “不会都是素菜吧?我印象中,好像道士不忌这个。”

    “各家讲究不一样,我是修自己的道,不忌,但最近自然而然的就比较喜欢清淡的口味了。”

    覃寿脸一板:“谁管你啊,我只关心今天招待我们的。”

    杨娜很配合的一点头:“没错,我们都是肉猫。”

    “没食儿的时候,肉猫也会嚼野菜,今天试试,绝对不会让你们摇头。”

    很无奈的齐齐摇头,但能怎么办呢,这时候也不可能再下山买菜了,先将就一顿吧。

    但最后是,覃寿和杨娜都吃撑了,懒洋洋的在山巅散了会儿步吹了会儿风,才慢摇摇的下了山……

    目送着好友走远,田三金转身向山巅行去,走到符篆前,他停下脚步,只静静的看着。

    算着时间,他的右手掌上忽的出现了一枚滴溜溜直转的黑球,然后他将其抛向了符篆。

    “吃吧,这两天不怕吃撑。”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