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迪格阳光爽朗的竞争宣言,人们都是会心一笑,然后真诚目送……

    接着,福守缘看向小莲她们。?八一中文网 ? W?W?W㈧.?8㈧1?Z?W㈧.㈠C㈠O?M

    “你们这回得听我的,都过来坐。来啊,这儿还有壶没喝完的茶呢,你们想看它浪费么?不坐可是不给喝的。”

    小莲和另外三人是面面相觑,听了迪格的震惊描述,谁还不知道这茶别有神效,真要浪费了,也未免太肉疼了。可是规矩就是规矩,姑爷不止是姑爷,他还执掌着天公令是实质上的另一位榔头,虽然还没正式登位,却也实在不是他们能够同席而坐的。

    “得得得,你们也真是死脑筋,那行,我走,我走你们再坐,再喝,这总行了吧。完事儿后,帮我把陶莫离兄弟送回家,告诉他家里人他大概还会睡十一个小时多点。另外,小莲你刚刚取出水囊那个是青衣袋吧,记得小心点把桌椅茶具都装好,再怎么是仿制,它价值也不低不是。”

    说完,他掏出一个光盘,想了想,还是递给了小莲。

    “本来我准备借今天这个场合的尾声把戚方元给大体解决了,后来遇上我兄弟的事儿就时机不那么巧妙了。而我接下来都没空又不想再多留着他祸害人,所以这个光盘你们看递给上面哪位,把戚家给瓦解掉。”

    小莲毫不意外的接过光盘:“自从山城传来消息说宋尘出现在郑家,公主就知道姑爷是在搜集证据准备对戚家开火了,还说姑爷是不想戚家毫无头绪的调查殃及到无辜才提前暴露自己作为标靶,同时也让一些关注着戚家的人准备好墙倒众人推。”

    很难猜吗?还刻意点出是方晓雯知道,这丫头。不过也正好,顺势问问方晓雯的情况。

    “说到这个,刚刚我问你她怎么没来参加这场盛事,你还没回答呢。”

    小莲一愣,姑爷这是第二次提到了,可不能再装傻了。

    “公主在战后就想来的,只是京都这边没批准入城。后来则是接到了米国那边的求援,就先带人过去布置了。”

    福守缘眉头一皱,但随即又给按捺住了。

    “当时京都的水太深,没入城也好。但她怎么亲自去了米国,是不是那边说了什么?”

    “恩,那边假意说漏了嘴,说姑爷答应帮忙守龙脉。”

    我曹,这帮垢日的米国佬,真踏马没底线,难怪刚才那么积极表态,这是要堵我的嘴啊。

    “那咱们这次统共出了多少人?”

    咱们!小莲和身后三人听到这话心里别提多舒坦了。

    小莲笑嘻嘻的道:“青、红、花苗在米国也有不少人,顺便就抽调一部分当练兵了。然后从国内也带了其他支系不少人过去实战一番,总共出了十二位进化级高手,三千多其他位阶的战士。”

    “怎么带了那么多人,还真想大干一场?这可不是儿戏!”

    看姑爷是真有点生气,小莲赶紧解释:“咱们主要在龙脉外围保持人数优势打那些无心纠缠只顾朝龙脉冲的敌人,战区那边儿看情况。嘿嘿,姑爷您才出来可能不知道,现在龙脉外围的驻军位置和名额可是全世界争抢呢。要不是咱出了十二位高手,又有姑爷您在龙脉里面,还带不过去这么多人呢。”

    福守缘怎么会不知道,他还尤其清楚自己才是最没资格生气和说什么的人,可情绪这事儿谁也没办法控制。而纯理性的说,所谓千金之子不坐垂堂,方晓雯身为苗家的最高领,便有再多理由,也不该轻易就亲上战场。

    “主要还是看在她亲自坐镇的份儿上吧。”

    额,公主为了姑爷上战场,姑爷不高兴公主为了自己上战场,结果,就是咱们几个人被夹在中间为难。

    “姑爷你别生气了,咱们能保护好公主的。”

    福守缘嘴角一扯,没说话。

    红苗大汉拉了拉小莲,然后自己开口道:“在榔头的规划里,充分的考虑到了大家伙儿的安全,姑爷就放心吧。”

    战场之上瞬息万变,哪儿那么容易放心。想了想,福守缘拿起迪格送的书册,然后问小莲要了支笔,刷刷刷在空白处写下了三个简易实用的小法术之操控诀窍。

    “迪格送的这两份礼,你们拿去誊写一份交给国家,一份自己留着处置,何朗和覃寿那儿也先送一份。我写的这三个小法术操控诀窍,则让大家抓紧练练。法术网络的事儿你们也都知道,成型的法术可以购买,操控力却得靠自己练,让大伙儿多上点心。”

    小莲接过书和笔甜甜一笑:“谢谢姑爷关心。”

    不待小莲多说,福守缘摆手道:“行了,我得走了,你们自己当心点。”

    话落,人已不见。

    至此,小莲才翻开书册一看,能量盾、轻身术、空气弹,攻防和机动性都有了。

    小莲嘻嘻一笑:“喝快点?喝完送人回家,顺道儿在京都看看咱们有多少功勋,也提前耍弄耍弄法术。”

    ……

    福守缘忽的就坐到了福爸福妈的跟前儿,这当然是瑷的功劳。

    “个臭小子,怎么来的这么突然。”

    福守缘嘿嘿笑着:“这不时间紧嘛,你们选这位置难道不是有预感?”

    福妈撇了撇嘴:“忙就忙你的去,别打扰我们看风景。”

    偏头看了看窗外:“就为这个才坐火车啊,你们倒是悠闲。”

    “那是,不比你个大忙人。”

    “额,老妈你这是干嘛呀,怨气儿这么大呢。”

    “我要是不说你两句,你反而安不下心吧。”

    看了看一言不的老头子,福守缘假意低声的说悄悄话:“就像这样?”

    福爸嘴角一抽,福妈忍不住一笑:“没错,就像这样。”

    ……

    “真的不告诉他洪崆的事?他这会儿应该能抽出点时间,调查起来比我们简单的多。”

    何朗一边埋头看文件,一边慢腾腾的回道:“他说要静修七到十天,就一定是计算了所有的因素后都只能够压缩到这个份儿上。所以他这一回走出小灵脉,实际上是身不由己。不信?那你再仔细琢磨一下外界流传的这次京都盛事的详情,然后你就会现,他其实一次都没有动用过明显的干涉。或者说白了,他现在根本就用不了干涉,他的安全,只由那一位在保障,是以他的行程,自然也就是那位在安排,懂了?”

    田甜知道男朋友足够了解福守缘也足够聪明,可所谓女朋友,不就是有理无理都能够掰扯的存在么。

    “那又怎么样,与其我们劳心劳力,还不如让他说动那一位跑一趟呢。以你们的交情,以他的嘴皮子,不会说不动。”

    何朗抬起头笑了笑:“好啦,我知道你是怕我累着,但你也说了,关系不一样,我不帮他分担点儿,谁分?如今大战迫在眉睫,他们的奔忙,实际比我们要辛苦的多也重要的多,所以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儿,就没必要拿去让他分心了。”

    嘁,就你能,我看这事儿没那么好查,全死士阵容哎,真那么好碰?唉……有时候真觉得,男朋友太优秀了,也是种压力啊。

    “算了,我说不过你,作为你又赢了我一次的惩罚,晚上不许牵手。”

    何朗正在签字的手一顿,然后他软软的扶了扶眼镜道:“说好了晚上一起守洪崆,那么大个人了还单身,别刺激到他也好。”

    田甜嘴角一翘,叫你不知道让我赢一回。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