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茶入喉,迪格逐渐的平静下来,感觉心神格外的通透,身体也暖洋洋的,整个人好像要飘起来了一样……

    直到一杯仙茶不知不觉中品完,迪格才渐渐回过神。? 八?一中文 W㈠WW.81ZW.COM

    “我?我已经达到极限的身体素能居然增长了?精神力和意念力也居然有进步!这,这茶太贵重了!福,福先。”

    “我叫你迪哥吧,兄弟之间,就别谈什么贵不贵重了。我再给你包点儿,你带回去给老爷子尝尝。”

    迪格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所以他直接改上物品。

    “这是家里三代人整理的战士训练手册,这是历代的全套夜蝠装备制造工序,送给兄弟。”

    福守缘没有多客气,很郑重的接下。

    “干涉力要恢复到能回塑体能,恐怕还得要七天左右。至于这份大礼,兄弟确实挺需要的,就恕兄弟我先厚颜收下了。”

    小莲在一旁嗤嗤的笑,瞧瞧,咱姑爷不光是威风到各国最高领导人都得集体给面儿,这守信重诺的声名也是广传海外!人来求办事儿先就把报酬给送上,根本就不担心不办,也完全都不问什么时候去办。

    “不重不重,其实战后我们就把这两样交给系统了,也不知道在全民训练教材的出炉中起没起点作用,毕竟地球意志的见识眼光肯定比我们强太多。所以后来我们又把这些给了米**方,这礼是真的不重。”

    “不一样不一样,地球意志有她的着眼点和统筹安排,咱们有咱们看问题的角度和需求。最简单的,如果这些东西的价值因为全民基础训练教材的出炉而有所下降,米**方会藏着捂着不拿出来跟其他国家交流共享做个人情吗?说白了,基础需要推广,高阶一点的嘛,就不能随便传人了。一是每个人的体质和最好的成长道路不同,打打共性基础可以,更深远的路还是得有差异化;二是完全的不劳而获绝非好事,会导致很多人产生出‘反正到点儿了会有人给我功法修炼,我干嘛自己去思考去费力求取’之类的不利思想,这会堵住人们的上进心和拼搏精神,培养不出真正意义上的强者;三是人性问题,能力普及到什么程度才不至于让心性较差的人一旦进步大一点就能够轻易的作威作福,反过来制造一些麻烦和混乱拖人类的后腿,这其中的平衡点需要很长时间的考量和计算。”

    迪格都听呆了,他们一大家子挂怀于心很久了的问题,就这么被一个刚刚听闻这消息的人给彻彻底底的剖析开了?这特么难道就是所谓的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喂喂,好歹我们也算人类当中的精英家族了吧,要不要这么打击人?

    而小莲她们认真的听完后,便看到迪格满脸的大写懵逼,顿时知道了他和他家里都没想清楚这个问题,或者是想到了一些但没有姑爷说的这么详实彻底。是以,自豪感不免就油然而生,米国老吹你们是人类当中的精英家族,可今天你们算明白了吧,什么叫做,一山还有一山高!

    瑷这时却有点可怜迪格,本来福守缘的见识和分析问题阐述理念的能力就强,这两天又被自己狠狠的灌输了很多知识信息,锻炼了一番思维能力,你们才七八十年的底蕴积累,比之不上很正常。当然了,我不是邀功,比如表达能力这方面,是我跟他学的更多。

    ……

    咦?我好像说的太多了点,汗,都怪瑷姐,这两天跟她耍嘴皮子玩儿长篇大论有点习惯了。

    “有本事你把这话再说一遍,看看你的嘴皮子能不能挡得住我扇你脸上的巴掌。”

    额,瑷姐你老这么看我不好吧,又回到了当初整个人在你面前都是**裸的感觉。虽然我已经习惯了能够不产生这种感觉,但再想想,这是不是有点不公平啊。

    “哦,那怎么样才算公平?”

    当然是你也……恩,我连你真正的模样都没看到过,你说过不过分吧。

    “我并未刻意遮掩,是光线到了我身边自动扭曲,而你自己实力不够,无法透过扭曲的折射光线真正看清,怪谁?”

    这我可不能不反驳了,我干涉能用的时候透不过吗?是谁躲了好几次的突袭?这还不叫刻意?

    “用干涉不行,得你自己的气场能够抵消我的力场。”

    那得多少岁月流逝,姐,美好并不是到最后遇见才更具惊喜,若能更早的相遇,便是更久的享有!姐,我真的很想看看你,我不想再有什么有形的无形的东西阻挡在我们中间,我想,正常的和你一起享受姐弟相处的时光……

    “你的心情,我收到了……所以,还是拒绝。并且,你该回神应付那几个小家伙了。”

    姐,为什么?你不会永远这么护着我,如果到你要离开的那一天我都还是不能看到你,我的回忆将不是完整的!

    “如果真到了那一天,你都还是……那就让‘她’不完整,也是个不错的回忆。”

    可为什么?到底为什么要这样?是有什么隐秘吗?

    “不为什么,没什么隐秘,只是我这么想,便这么做。好了,不要再纠结了,赶紧把这里的事儿谈完,剩下的事儿还多呢。”

    莫名的,福守缘似乎是抓到了什么,可没等他顺着感觉追寻下去,瑷轻轻一叹,将他的心神给推回了现实……

    “姑爷?您怎么了姑爷?您别吓唬小莲啊,姑爷!”

    眼神重新有了聚焦,福守缘摇了摇头:“我没事,刚刚在和人神念交流,抱歉。”

    在场的五人齐齐的松了口气,但接着又想起了什么不约而同的看向周围,人,已经散尽了,果然,是那位吧。

    随后,看苗家四人都是谨守着下仆的规矩不准备出言,迪格自觉的站了出来缓和气氛。

    “你抱歉什么,是我听到你的透彻解析先呆住了,而且能让一向着紧他人感受的你脱不开身,那你们肯定谈的是大事啊。所以,我不能再打搅你了,我得赶紧回去让我祖父和其他人都高兴高兴,接着嘛,我就得努力充电,追赶你的步伐了。”

    看迪格起身,福守缘也便起身相送:“你可别误会了,我是最近接触的相关事件信息比较多,才占了便宜。”

    听到这话,已经走出去几步的迪格摇了摇头,然后他转过身,正面的望着福守缘自信的一笑。

    “下次,我不会再轻易的被你给震到了。而你也要小心了,千万别给我,谦虚的机会。”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