瑷已经习惯了福守缘时不时的赖皮劲儿。

    “你猜我会不会出炸。”

    “那得看事情有多难了。”

    “难度不定,因为不能排除对手在四战之前就突降米国,甚至造出什么更可怕的动静,我得尽快过去就近坐镇。”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惊心,由不得福守缘不皱眉。

    “非战期间他也能影响到战区环境?”

    “以前不做,是代价太大得不偿失,可现在,那边的危险指数已经是百分之九十四,就不得不紧防着他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了,尤其不能给他哪怕一两秒的时间对地球动其他的手脚。因为到了我们这个层次,一旦降临到星球内部,有太多的办法轻松灭绝其上的普通生灵。”

    惊雷阵阵,福守缘在艰难的消化着这一切,而突然,他想到了一件事。

    “你刚说地球意志才忙完,主要就是指坐镇米国吧,那现在她睡下了,你的尽快似乎不那么快啊。”

    “任何事都得遵循一定规律,他没能在战后趁着空间变动一口气难,就得等到这一段大动静所引起的空间涟漪彻底平复,才能再一次准确的搅动空间变化,这个时间,至少是三天。”

    听着这话,福守缘一阵后怕,差一点,更加残酷的战火就提前的烧到地球上来了。

    “若是他付出更多代价提前平复空间涟漪呢。”

    “他的行踪我们不好把握,地球周边空间的变动,却是欺瞒不了我们。”

    算是松了口气。

    “到这会儿我可以肯定,有传言说米国是在三战之前就已经秘密迁都的传言不假了,可为什么是芝迦歌?”

    “排除太近的扭约和太远的落山积,芝迦歌是米国人口第三大城市。”

    “地理因素好理解,人口怎么排到前列因素了?”

    “个人武力正在快的凸显和展,人口密度,也就代表着战争潜力。”

    “常规的作战中,还是热武器打主力吧。”

    “非常规的作战,会越来越多。”

    想想自己才a-的时候就已经基本能无视枪炮,而a阶在两个星球都只是中等层次,福守缘便没有再多纠结战争形式这个问题。

    “三天后需要我做什么。”

    “那要看你能做什么愿做什么。”

    福守缘下意识的便道:“能睡觉愿睡觉。”

    瑷看着福守缘,没有言语。

    福守缘立马投降了:“开个玩笑,姐姐要我做的,肯定是我既能且愿。”

    “到时候我得全神盯防星球意志,龙脉,就交给你守。”

    “哈?三天我也恢复不了啊,再说米国的龙脉,他们自己找人守啊,干嘛非要我去。”

    “龙脉占地太广以致战线太长,极端的不利于防守,否则以往又何至于频频被人得手。另外,大部分人的意志强度防不住星球意志的突袭控制,再排除无法绝对信任的强者,能够安排到核心区域的米国人不多,而能够被他们放心的国外强者自然是更少,其中,你的人品够坚挺。”

    做人有底线怪我咯?踏马派人刺杀过我还厚颜请我,我踏马就这么容易被人看透是吧……得,你牛批。

    “等等,你不是说米国的龙脉在华胜盾战区之外吗?敌人能出得来?”

    “正常生灵一时适应不了环境,还有机器人、炼金造物、死灵物种以及其他特殊存在。”

    福守缘还想挣扎:“华胜盾战区涵盖了五个州的范围,打不过也可以重重蚕食吧。”

    “一个星球的武力集中投放一个战区,不要抱任何幻想。”

    “米国也可以向各国求援啊,客场练兵总比主场破乱好,我相信各国都在等着米国开口呢。”

    “秘密洽谈早已在进行当中,各军事大国基本都从目前压力较小的战区抽调了部分军事力量,第一批国际援军三战前便已抵达华胜盾战区秘密布防。等到今天民众基本撤完,米国就会正式对外公开援军的到来,同时展开面向全球的大规模求援。”

    米国都地区的人口密度较低,交通又极为便利,所以民众撤离的度比京都快了太多。得益于此,不少的居民区和商务大楼早早的就开始改建为堡垒据点,各交通要道也都一层一层的构筑起了各式各样的作战单元,不求能打赢打退敌人,只求不溃败的太快以尽量的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

    同时,这也是各国敢于派出自家军力前往支援的一个重要影响因素。很需要练兵和消耗拦阻敌人的各国,对于一个理想的客场作战环境,某种意义上甚至比米国自己更加重视。毕竟只要能把敌人拖在国门外多一天,就意味着国内的平稳能多一天,这一点,对于相距米国不远的墨希哥等北美洲国家来说,感觉尤甚。

    “即便如此,你也还是觉得他们拖不住多久?”

    “大部队是能拖住一些时日,集中火力的凿穿推进,他们肯定挡不住。”

    “各国精锐都拦不住,我就拦得住?干涉力还在也不行,给我法术网络的权限也还是不行,不要能量功勋置换也总得消耗心力操控法术吧,何况很多的大威力神通,都得有相应的功法底子甚至特殊体质才能激施放。怎么看,想守住都还差了那么点意思,所以我的姐姐,还有啥安排就一口气说了吧。”

    “法术网络中有一个很重要的模块,召唤体系。凭其可沟通三战以来牺牲于战场还能保存住清醒意识的魂灵,如今约有十一万,并且数目仍在持续增加。”

    福守缘很惊讶,因为在他的认知当中,魂体通常能撑七八天才渐渐散归天地,清醒的意识却一般只能保有三分钟,然后就会变得浑浑噩噩直到随魂体消散,能一直撑住保留残缺甚至清醒意识的可以说是万中无一。而战士们虽有地球意志收容了魂体,可在意识方面她也帮不了那么多人吧。

    “牺牲九百多万人,竟有十一万名的强者能留住意识,这比例太玄奇了。哦对了!烈士祠和纪念碑!一定是这里面有玄机!哎呀厉害了我的姐,这棋下的可够早的。”

    “别胡说,最开始只是单纯的想帮忙收容他们的灵魂等待胜利后复活。示意各国下大力气建烈士祠和纪念碑进行供奉祭拜,也只是想着借香火愿力维持住他们的魂体,毕竟单靠我们两人,实在撑不住那份消耗。后续的滋养壮大魂体倒还在预料当中,可是这么大规模的从浑噩中恢复灵智,就纯属于是意外收获了,或者说是七十亿人的心念交织所共同铸就的奇迹。”

    “谦虚了啊姐,古时候更讲究香火供奉,一点都没料想到?”

    “那时候人少,香火愿力既分散又集中,只成全了少数的人,可没有过这么大规模的恢弘奇迹。”

    连用了两次奇迹这个词,看得出来瑷姐是真心的惊叹。

    “连姐姐你这般的强者都觉得是奇迹,对那些原本是普通人的烈士来说岂不是更为感慨,好不容易又有了复活的希望,他们会愿意再上战场吗?”

    “单纯的厮杀,很多人当然不愿再度冒险,但若是保家卫国护佑亲人,有不少的人能拿出觉悟来。这是第一批,后面的,则通过专门的保命装备和实力的提升乃至提前复活的希望打动他们。”

    听起来希望真是大大的,可福守缘并没有脑袋热。

    “那么问题来了,多少人?实力如何?”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