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自信满满的小眼神儿,貌似不久前才看过。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但接下来可不是姐姐我故意泼你的冷水,实在是这个讯息传来的时间点。

    “你录的视频传出去的同时,刘家一个年轻人代表很多人去找你爸妈商量了点事儿。”

    福守缘身子一僵,眼神转冷。

    “换个人来告诉你,你这模式切换是不是想把人吓死?好了,别崩的这么紧,知道是在我们的注视之下,没有人敢乱来,要不怎么才派了一个年轻人去呢,就是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寒意未减。

    “看来我还是该更婉转一点告诉你,大脑运转的你简直快人味儿散尽,这种模式的关心,他们不会想要。”

    次要信息排除在外,主要线索思考整理完毕的福守缘径自开口给出可能项:“威胁我爸妈联络我推升灵脉?还是转化我的精血为灵引?为灵气,便要与我为敌?”

    瑷很理解福守缘此刻锁定主要信息范围的极端状态,因为与世隔绝不能即时出动,他的敏感程度较平时高出了一大截,这种时候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会被他视作严重的挑衅,何况这是关系到他至亲的安危。所以,他的思考和行为模式,大变。

    “我说了,在我们的关注之下,没有人敢乱来,不存在威胁。你爸妈这会儿都已经住进酒店休息了,我的保证你都不信?”

    这次的关键词组起效了,极端状态开始解除。

    “消息透出去后,获得几国支持?”

    “比预计的要多,一些已经在战争中崩乱的小中型国家算是比较坚定的支持者,一些国防力量建设较差的国家也表示了会支持,一些武装力量本就混乱对立的是无可无不可,一些允许持枪的国家表示可以有限的支持。加起来,差不多有三成的国家算是支持。”

    瑷说的较细以稍稍拖一下时间,等待福守缘的思考模式完全回归正常。

    “大国呢?”

    “米国暂时表态支持,俄联邦不支持不反对,华夏,希望能保持大部分地区的社会稳定。”

    “换句话说,他们不支持,可毕竟已知道了灵脉要现世,这也等不及?”

    看措辞和语气,基本恢复正常了。

    “灵气骤然释放的冲刷,能助人突破,且他们所求的,不会是一半。”

    “太看得起我了,想跟你们掰腕子,也找个能掰的呀。”

    明显重归常态了。

    “别小看了你自己,既然他们求上了你,我倒不介意让你用这条小灵脉去做个人情。”

    “哈?”

    “反正灵气已被我消耗不少,现有的一半也随时可以锁入法术网络当中,他们又巧不巧的没提灵气量的细节,那么趁这个时候拿过主动权来做个顺水人情,何乐而不为?”

    福守缘讶然不已:“姐姐,你真的越来越狡猾了,这甭管好处大不大,人情可是实实在在的送了,厉害,厉害。”

    受福守缘反复的大变化所影响,瑷突然有点手痒了:“我在好心的替你想,你惊讶个什么。”

    一看不妙,福守缘赶紧真诚的道:“好姐姐,我脸上全是大写的服啊,你这气生的可没必要。”

    紧接着,福守缘又无缝衔接了转移话题**:“另外我还是有点想不透彻,这种会遭到少数派抗拒但对绝大多数人有利的举措,为什么不直接绕过他们去做?干嘛要提前放出风给他们知道?他们支持与不支持,其实无碍大局啊。”

    福守缘这点小套路,瑷哪会不明白,但她又不是真想计较,自然也就顺势翻篇儿了。

    “我看你脸上还得再写几个服字。我们再强,也不可能把什么事都包揽,很多具体工作,还是让他们去做才更省资源更具效率。毕竟防卫系统一旦加载法术网络开始运转,每天需要处理的数据量太庞大。如此一来,像锻炼精神力这种事,就不可能再让系统像以前一样一个个细细指导,最好还是靠他们组织人系统的定期培训。还有,尽管是好心好事,也事实上加大了人员的管控难度,所以必须提前说一声让他们有所准备,以防生乱。”

    顿了顿,瑷的语气明显加重:“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不要被大多数人的喧哗捂住了你的耳朵,不要让惯性的偏见遮住了你的眼睛,再是少数人的观念和意见,也得先尽量去理解,思考,和尊重。”

    默然的陷入沉思,当福守缘再度抬起头,他给出的答案,瑷很满意。

    “不要轻易的就站上,评判的角度。”

    “很好,看来送人情这个差使,你也不再有抵触了。那就来再录个视频,通过你爸妈转达出去,送就送全套。”

    听着瑷姐突然转换到很有点精打细算过日子的居家味道,福守缘忍不住笑了,然后很是配合的递出手机。

    “行了,别笑的这么贼,跟你爸妈说话呢。”

    “恩恩恩,马上调整。”

    ……

    “没睡着吧?”

    “废话,这才多大会儿。”

    “那你说,这傻小子虽然一直对人好,但对有些事儿可也是脾气很大的,怎么今天转性了?还反手送好处?”

    “甭管啥事儿,他都能理性分析,结果每回等他确定了能生谁气的时候,气早都消了。不都这样?”

    福爸摇摇头坐了起来:“不一样,你知道我说的啥意思,他也不是没在我们面前急过眼红过脸,有些时候有些事儿对他是一点就着的,要泄泄才会坐下来冷静分析,比如涉及你我的事儿。”

    福妈扇了扇飘过来的烟气:“是你想岔了,他会上头的都是小事儿,真遇到大事儿,那可怜的孩子想不冷静都不行……我们被人找上门儿,他只会想着尽可能保证我们的安全。”

    “没有不安全啊。”

    闻言,福妈忍不住的起身数落福爸:“那是你这么觉得,他被隔在地心出不来当然会是另一种感受。就好像明知道他不会有事,我们不也火急火燎的跑过来了,不就是因为感知不到所以怎么也放心不下!”

    “这个我知道,你还是没听懂我意思。我是说他不管拿出什么解决方案,心里总归是会憋着火的,可这次你仔细看,这臭小子在视频里笑的简直不知道有多欢!”

    福妈一下就笑了:“不平衡了?”

    福爸弹了弹烟头:“有点儿。”

    “矫情,有事儿的时候生怕他担心,没事儿了又觉得他上心的程度不够,难将就。”

    福爸权当没听见,他自顾自的道:“我看哪,这就是有了媳妇儿忘了爹娘,不是那位哄好了他,他绝对不会是这个表现。”

    “哦,搞了半天根子在这儿啊,这个醋你也吃?无聊。”

    转过头,福爸的表情很认真:“我就问你,要是有天那位也进了咱家的门,相处起来不别扭么?”

    福妈瞬间感觉好像被什么给噎着了。

    “被你这么一说,想想还真有点怪怪的,这不知道多大多大的一位前辈……”

    你瞪着我,我瞪着你,谁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