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家,在外人的眼中观感不一,但在修行界懂一点气运之说的人眼里,却有一个共同的认知——他们这一脉的命格,是真硬。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四条将要聚合成一条完整灵脉的龙凤脉啊,就那么被刘家先祖借着开国之际正处于鼎盛的国朝气运给镇压、沉底!若非自身命格够硬,别说做完扛不扛得住后患,就当时做不做得成都为两说。

    要知道那时整个修行界都对灵脉聚合报以了极大期望,所以就连一贯杀伐决断说一不二的朱元璋都曾担心弹压不住修行界,其重臣刘基却果断的立下军令状,领了尚方宝剑和三千军马驰往西北。一路上动用了周边不下五万大军,联合朝野供奉与修行界敢违抗皇家出头的人在甘陇斗法僵持了足足十三个昼夜,其后又请出皇帝皇后的气运法相镇场,连挖三天三夜,终是断了那两双龙凤脉。

    也就是在那一天,众生莫名心悸,而后,天降狂雷暴雨,地涌金红灵血!事情已成定局后停下手来的所有人,望着刘基的眼神,都只是在看一个死人!因为没有人相信他和刘家,能扛得住这份滔天的罪孽。

    其后,参与斩龙的不少朝廷供奉出于担忧,自行散去了修为归还天地,甚至还有的人直接就兵解转世。前者最多的有自身根行够深的活足了十年,最少的则也好歹多活了五年;后者之中,据各门派和朝中秘典记录,倒也有投身了还算勉强的家庭继续偿还的人,却更有连转世都未能功成的人。

    至于既不愿散功又不愿尝试转世的人,一个明显的共同点就是原本的根行福德够深,再加有一国气运的庇护,到最后最多的也才只活了七年,最少的则不过三年。

    另外,这样的局面形成据外界猜测更多的是由于,朱元璋反常的不去庇护压力较小的大多数人而是重点力保必死的刘基。

    当然,没有人相信他这是在感念刘基的功劳,一代开国帝王,感情的因素绝对影响不了他的判断。他这么做的唯一解释是他想要试试逆天改命,因为,帝王还有一个亘古的宿命,无法修得长生,所以他想要用刘基先试一试改天命的难度。

    只是即便出了全力,用七星灯续了十年的命,刘基到底也终是死于了非命,朱元璋自己,也没能逃过入土的那一遭。而直到闭眼的那一刻,洪武大帝也仍自不敢确定,七星灯的成功,到底算是小小的改了一点天命?还是天命本就如此?

    因着这一丝困惑,由着最后的一点对天命的反抗心思,朱元璋留下了一道密旨,要自家子孙无论如何也得帮刘家留一个根,哪怕他们犯的是违逆大罪,亦不得赶尽杀绝;但若是刘家救无可救的绝了根,那么便给他上香告知一番。

    是以终明朝整整276年,刘家不管是遭遇了怎样的天灾**,也都勉勉强强的留住了根。

    及至清朝,很多人以为没了皇家的明暗照顾,刘家这次该是扛不住了。却没承想,有了明朝两百多年的缓冲,不管是富贵又或落魄之时的刘家,都竭力的行善积福修德之举,总算是积少成多的挥了作用,清之268年(减去明末清初重叠的八年),又被他们给熬过去了。

    接下来,刘家熬过了乱世,慢慢竟恢复了点修行世家的底子。然后他们迎来了最关键的命运转折点,在湘楚找到了清末下沉后慢慢恢复元气的凤脉准确的活动规律,帮助新华夏一点点的拉起了这条已退化为纯粹小灵脉的国之重宝。

    由此,常年漂泊藏躲的刘家,终于光明正大的重回紫禁城,并一跃而成华夏最顶尖的十大世家之末。

    可别小看了这个末,要知道世家不同于家族,后者只需某一代有人迹够强,便可称家族;世家则还得重点考究文化底蕴,世代显贵没断过传承的大家族,方可称世家。

    放到顶尖排名里,华夏最负盛名的十大世家没有一个是晚于明代才迹,刘家也是巧不巧的占了个元末明初的时间点儿,才挤下了原先的第十名登上了顶尖榜单。真要论力量强弱,其实刘家还差了人不少,所以,顶尖的家族排名,他们并没有登上。

    而世家之所以要考究底蕴,其一是因为当中隐含的价值极大,别的不说,就光是代代相传的历史轶闻,放到现在那就是一笔极大的财富,更何况刘家还是办过大事儿的修行和命学世家,对天地和修行的衍变看的比很多人都更清晰。因此,社会各界对刘家的关注从来没有减弱过,当他们正式有了安稳的立足点,吸收外来力量和展自身力量比之普通家族,自然也就高效了许多。

    所以近些年来,刘家的壮大不难想象,且若不是因为斩龙的事让很多人对其的观感难以提升,他们的展还会更快。

    也正因为这一点,即便自身壮大的再快,刘家人的心里,也都还是隐隐的压着四块巨石,让他们不敢停歇的奔走各地,希望能再寻到一处可以挽救的小灵脉,才有了他们最先找上福爸福妈的这一幕场景。

    对于这些因缘,福爸福妈心里也有谱,因为刘家斩龙这件事,原本与他们无关,可后来,却说不一定了,为此他们曾细心查探过相关记载……现在,倒要看看刘家的人怎么说。

    “你们的心情我理解,不过我有一个问题想先请教一下,四代干涉者,真的是像有些传闻那样,出身于西北么?干涉者,是否与各地灵脉有关?”

    刘惜的脸色如古井无波,显然早已预料到福家会有此问。

    “斩龙过后几十年,仍然对西北异状保持极大关注的,第一是皇家,二便是刘家。所以前一个问题我可以很明确的回答,四代,第一次露面正是在西北的地界儿,然后就渡黄河消失了一阵,再次出现,已身处南方。综合他后续的表现来看,有极大的可能是出身于西北,否则就只能归于前五代干涉者都是莫名出现这一条。”

    福爸皱眉道:“换句话说就是,只要四代不是莫名出现,那他就多半是出身于西北灵脉附近?”

    “去掉灵脉两字,可能很大。再说第二个问题,一二三代在刘家踏入修行界之前,摸不准。五代与四代相距太近,本就玄奇的出身又被掩盖了不少线索,难以评判。六代,湘楚和鄂北有建国后救起来的小灵脉,带上了点儿黔贵、天府、山城的地界儿;然后看他远赴夏宁读大学,这点越想越有意思,一是挨着甘陇这个当年双龙双凤从地下慢慢挪动浮现最终聚合的地点,二则沾边儿同为十三朝古都长安和雒阳所倚的小灵脉,也是当今正兴盛的龙脉;最后再大胆点把视野范围往外推,喜马拉雅有当世仅存的那条藏于地心的完整灵脉。”

    顿了顿,刘惜非常郑重的强调了一句:“而如今,他身处京都所倚的小灵脉当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