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玉关上车门,但摇头晃脑的明显还在想事儿,司机和保镖也就保持着安静,同时将车身的行进,维持的很是平缓。?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脑袋里面的所思所想很乱,可大体的,也就是不再坚持此前一定要福守缘跟香香在一起的态度,因为她也越来越清醒的认识到,闺蜜的这段情,有多难成全了。

    “唉,到底能怎么帮啊。”

    “帮忙保命咯,多的,不该你想,想也没用。”

    “我去!怎么哪儿都有你!还跟我玩儿这套神出鬼没是不是,信不信我真找人废了你这些破烂零件儿。”

    蓝山很干脆的一把扯开碍了妹妹眼的服装设备塞到车座底下,然后摊了摊手表示自己身上再没有什么多余物件儿了。

    “人你不帮我追也就算了,还总嫌弃我这儿不好那儿不对,哎有你这样当妹妹的吗?”

    “是我不帮你吗?是你自己不争气!你别说跟那谁比,就京都这几个人里,你也是最无厘头的那一个,一天净捣鼓些不靠谱的古怪军备,我想帮都张不开那嘴!”

    蓝山欲言又止,结果便又是抬出了那一句……

    “唉,人生啊,总是寂寞如雪。”

    “滚!没有谁规定家人就必须得无条件理解和支持!想要赢得人理解,就把你那些所谓跨时代的创意弄的先贴近一下现实!”

    “别推别推!看这儿,老头儿的短信,这趟我可不能滚,我得先把你给押回家去。另外看清楚了,那玩意儿是二姐去送,可不会经我的手,别瞎咋呼啊。”

    蓝玉瞄着瞄着,先是下意识的紧了紧手里的蛋糕盒,然后才想起掏出自己的手机翻了翻,果然老头子也给自己来了几条短信,只是之前静音没注意到。

    “这老头儿是在小看谁的觉悟?我不知道这么晚了该回家么,还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不知道这里面的复杂,管他们多复杂,我就只陪陪我的闺蜜怎么了,其他的人和事儿我又不掺和。”

    蓝山宠溺的一摇头:“好了好了,我们知道你是什么性子不代表别人也不乱想啊,这种紧张的时候啊,你就先乖乖回家,二姐会帮你好好转达的。”

    二姐是蓝家兄妹两对蓝玉的贴身保镖蓝茵的尊称,而实际上,她们之间并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

    感觉到蓝玉可怜兮兮的眼神飘过来,坐在副驾的蓝茵回头温和的一笑:“我懂你的意思,我就先客观的陈述,不多说。”

    蓝玉无精打采的点了点头,随即又不满的吼道:“你们说凭什么就不让香香进城,咋了嘛,能出多大动静嘛?还罩不住了?”

    “方晓雯的入城申请也被驳回了,现在这当口,跟福守缘相关的人那说的不好听点,都是火药桶!招惹应该是没人会犯那个傻,就怕是一不小心还会自己炸开!”

    “哼,我家温柔贤淑的香香才不会随便惹事,倒是方家那头凶惯了的母老虎,确实是不得不防。”

    看蓝玉的态度又软了那么点,蓝茵趁势接道:“为了一向温柔的香香不至于等急了暴走,我看我还是早点把东西送去话带到吧,你说呢小玉?”

    蓝玉一噘嘴,却也终究是把盒子递给了蓝茵。

    而蓝山窥准时机便跳了出来趁热打铁:“那就麻烦二姐你了,我们就先回家等你哈。”

    有少爷这句话,司机自然是非常乖觉的停了车,蓝茵也是毫不拖延的就下了车,很快,便消失在蓝玉的视野……

    “哼,一唱一和的,都给我等着,等……”

    看到向来元气满满的妹妹居然也会疲惫到话没说完就睡着,蓝山的心里,可就又多出了一股酸味儿。

    “等你睡醒了,哪儿还记得起埋怨你习惯了不争气的哥哥啊,恐怕呀,还是帮着人家操心吧。”

    ……

    结束了简短的例行汇报,柳画软绵绵的放下手机,看着宽敞的后座空间,却完全没有以往疲惫过后想要稍稍眯上一会儿的松弛。

    也对,这一天的经历见闻实在是有太多的波澜起伏,以致于跟所有的事关联都并不大的自己,居然也还是一闲下来便心绪难平。

    但也仅止于此了,此刻难以平静的,只是一种心情,具体的,却好像并没有什么太过清晰的思考,或者唏嘘。

    没错,自己既不像谭丽群那样参与的责任较大,也不像蓝玉还得关切着闺蜜,似乎,是没有什么必须操心的。

    可或许,就是这样没有明确导向的迷茫和焦虑,才让自己久久的无法彻底放松下来吧。而虽然隐隐的也清楚自身思绪的分隔点,人生却又哪有那么简单的,就能随便重选一个方向前行呢。

    况且未来会怎样,这一天两天也瞧不出个太分明,那又何必早早的烦恼太多,且行且看吧……

    “柳姐?天亮还来接你吗?”

    刚刚下车的柳画疑惑的关门转身:“为什么这么问?”

    司机赶紧回道:“出的时候处长不是说,忙的太晚可以下午再去单位吗?柳姐当时没有回复表示,所以。”

    柳画稍稍一愣,然后笑道:“你没听全,领导那是开玩笑呢,明早还是要准时上班的。不过,现在的确是有点太晚哈,那这样,晚一个小时过去。”

    “那,那谢谢柳姐体谅,柳姐再见。”

    “恩,再见。”

    看得出来你是真临时有事,但抱歉了,这两天正是到处都跟上紧了条一样赶节奏的时候,我也就只能够帮你帮到这儿了。

    “好啦,别感慨了,小满这实心眼儿的孩子你平时多照看着也就是了,这会儿外面风正大,就别搁那儿瞎站着了。”

    抬头甩了眼站在别墅二楼阳台的老公,柳画就知道不用自己掏钥匙了,她推开虚掩着的大门,边换鞋边数落着“啪嗒啪嗒”从二楼向一楼走来的孟大夜猫子。

    “就你啥都能瞅明白,你比人大多少啊就孩子孩子的,再说了人叫我姐姐,你还想比我也大上一辈儿啊。”

    “我很多时候就是比你大一辈儿啊,谁叫你常常就像个孩子一样需要我不讲道理的迁就,和疼爱呢。”

    恋爱两年加结婚都快七年了,柳画也还是有点适应不来老公这时不时特别厉害的肉麻劲儿,当然,也不否认在受惊的同时内心总跟抹了蜜一样……

    “去去去,多大的人了,一点儿都没个正形。”

    “去,就去,来,就端着爱心回来!今天的爱心养生汤,主要的功用是去火和安神,唔~~,香!”

    说了不让你看今天的新闻,欢笑看腻了还非要去看你媳妇儿勉强的笑啊。

    “汤我先喝着,说吧,为什么不听话的开电视。”

    孟安平摊了摊手:“我没开电视啊。”

    柳画闻言并没有立即作,而是先轻轻的咽下了嘴里的汤汁,方才缓缓的道:“开电脑也不行。”

    左手掌习惯性的箍了箍右手腕,这代表着孟安平很认真。

    “只贪恋欢笑也不行啊,我必须弄明白你真实的心情,你为什么而疲惫,这碗汤,才能做的更对味不勉强,不是么?”

    你给的港湾,真的一直很晴朗,却什么时候才能让我也称职上一回,不叫过多的风雨,在被吹散之前压疼了你的等待……

    “你总这么过分。”

    老公永远最懂老婆,可那种机会,他当然不能给,所以他只是笑笑。

    “因为我爱你啊。”

    “你个混蛋。”

    “嗯哼。”

    “我也爱你啊。”

    ……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