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嗒”,宿舍的门开了,三个围着电脑的姑娘下意识的就把本本一合,因为能在这会儿开门进来的,除了依芸没别人。八一中文网  W㈧W?W?.㈧8?1?Z?W㈠.㈧C㈧OM

    提着袋水果的黄依芸对此是一头雾水,不过她也没有去多想,自打这趟提前回到学校,她就现从不同的地方聚到蒙内相伴三年的室友们忽然间变得有点神神秘秘了,而这些天她已经习惯了。

    “今儿破例不断电,可不是为了方便你们通宵玩乐的,现在每天课业之外还加训练,不早点休息可不行啊。呐,我忙前忙后也没忘买的水果,记得大家的约定啊,每天早上都要把蔬果吃完。”

    半天没人回应,是以刚把水果提到厨房放好的黄依芸又匆匆的探出头来看向三位室友,才忽然醒觉到她们的表情里,为什么竟都带着丝可怜?可怜……我么?我没怎么啊?

    “你们?到底怎么了?还是,我怎么了?”

    三女你望我我望你,最后是个子最高年龄也最长的宿舍老大站了出来。

    “芸儿啊,那什么,最新的新闻,你还没看呢吧?”

    新闻?哪个台的新闻都几乎是在说跟战争相关的事,有什么能和我扯上的,除了,可他不是都已经平安回国了么?

    依芸强自笑了笑:“你们别吓唬人了,我就最后的工作总结会上那么一小会儿没留意,难道就出了什么大状况?不会的吧,战场上都打完了,还能有什么更危险的情况。”

    气氛有些沉凝,平日里最为文弱多愁的宿舍老小忍不住低下了头不再看着依芸。

    老二略带嗔怪的扯了扯老小,然后自己走过去牵住了依芸冰凉的小手。

    “都这会儿了,我们也就不瞒你了,其实我们上个学期就看出了你跟福守缘的关系展不一般,虽然那时候你大大方方的当着我们的面打电话没说什么太暧昧的话,可你们那恋爱的味道,谁还听不出来啊。”

    依芸的脸色更显苍白了:“所以,真的是他出事了?”

    老大也拉着老小走近到依芸身旁:“你先别那么紧张,起码当下他应该是安全的。”

    “应该?”

    “额,他自己托人说的是有信心保证安全问题,只是我们几个在瞎猜着他的处境,所以可能有些用词不当。”

    深吸了一口气,依芸强迫自己尽量的冷静。

    “你们是从网上看到的吧,给我看看吧。”

    三女闻言面面相觑,她们之前看的,是在京都六大队营地举行的现场新闻布会视频,那里面的问答内容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能给她看吗?

    “你,你还是别看了,有些个记者尽想着销量,问的说的很不负责任。”

    “对对对,别去听那些人胡诌。”

    看姐妹们这架势,依芸就知道这里边儿的问题可能比自己所能猜想到的最坏情况还吓人。那样的话,先听听姐妹们怎么说有个缓冲也好,总归她们是不会说假话糊弄自己,顶多也就是把某些情况说的不至于一听就很可怕。

    “好,我先听你们说,慢慢说……反正我着急也没用。”

    见依芸是真的冷静下来了,三女相视一眼,这才由老大开始切入正题。

    “其实,福守缘回到六大队都还没什么不对,还处理了会儿公务并会见了三名访客。然后在交谈当中,他才现自己被敌方星球意志给暗算了,伤势据说不算严重,七到十天左右就能好,敌人想要的效果就是不让他继续参与到四战中去。”

    光听这一段,情况还算可以接受,但依芸的脸色并未见好转,她很清楚,能让姐妹们那般的担心自己,后续的问题绝对不小。

    “这些话是他拜托三名访客对外宣布的,他自己则当场便选择了跟随某位前辈离开,潜踪静修,说是要等到身体状况变好才会重归队里。而外界的争论,说到底就是源于他的突然消失不可避免的让人容易胡思乱想。”

    顿了顿,因为接下来的内容,很敏感。

    “据说,是据说啊,有记者当时便提问,福守缘这般强大的人这次居然伤重到需要完全的隐去自身踪迹,是否恰恰证明了传言中他的伤势与各国甚至国内某些人的趁火打劫有关这一条不虚?否则即便他伤的再重,这都已经回国了难道还无法获得安全感?又何至于要消失的这么彻底这么快?而他急急忙忙要避开的视线里,到底都有谁?”

    依芸握紧了双拳,但很快却又无奈的松开,内外环境的复杂她很气愤可也心知自己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她还是最关心一个问题。

    “能确定他是真的安全呆在某处么?可别,别是那什么访客编造的。”

    姐妹们当即摇头,依芸便也就先松了口气,然后静静的听着。

    “福守缘的安全问题,有能力查知的各国都已经通过向系统问询而求证清楚了,他很安全,是处于一个现阶段里任何人未经主人允许都无法到达的秘境。”

    “现阶段?什么意思?”

    “意思是现如今的地球上,还没有人能强行突破。”

    直到这一刻,依芸才算对这一方面彻底的放心了,可接下来,更多的愁绪无可遏止的漫上心头。

    “你们说,真有那么多人针对他吗?甚至,甚至就连咱们国内也有人?”

    三女一愣,然后齐齐摇头,她们讨论过这个,算是信了一半,但这话当然不能这么跟依芸说。

    “应该,是谣传吧?当时那三名访客表示,福守缘的原话是,‘这一次,是敌方的星球意志留下的暗手’,前前后后并没有明说又或暗示他的伤情与其他有关。我们仔细探讨过也觉得这一点基本可信。毕竟你想啊,干涉者可是无所不能的,他心通什么的也只是随手就能使,要真有那么多强敌环伺,他不会不知道的吧,那他还会冒冒然的出去惹事给别人围攻自己的机会吗?不会的吧。你最熟悉他了,他有那么傻吗?”

    依芸蹙眉摇头:“他不傻,可有时候犯起犟来比犯傻还让人又气又心疼,我就怕,就怕他是明知自己的处境艰难,也还是不管不顾的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而就算不知道这些,你们实际不也都不太确定么,否则又何至于这么的担心我。”

    “额,我们是怕你关心则乱才挑挑拣拣的说嘛,谁不知道恋爱中的女人容易盲目啊。且话又说回来,他要真像你说的那样明知别人在等他露破绽也还是要犯犟的话,那我们姐妹就只能劝你别替他操心了。反正他个没良心的不是言之凿凿的跟别人好上了么,还在全球直播里说这话,是置你于何地啊,前两个月还你侬我侬的呢,这么快就变心了,我,呜呜呜……”

    老二老小几乎是同时的伸手拉扯老大不让她继续说,这方面的话题她们平时没少为依芸鸣不平,可看着她依然每天偷偷关注着那人的新闻,她们也就都达成了共识装作不知。谁成想,老大这话憋的太久,今个儿一朝说开根本就拉不住,所以最后她们只能是捂住了她的嘴,同时紧张的看着居然还一直神色平静的依芸。

    “我想,我并不盲目,他已经明言了我不适合现在的他,所以我每天的关注,也只是想知道他还好好的,就够了。而就这么一点小小的期盼,难道也算盲目的扑火么?”

    说着,依芸上前轻轻的拉开了老二老小捂着老大嘴的手。

    “不算的对吧,所以你们想说什么都可以不用顾忌的,何况咱们的姐妹情,也没那么经不起言语。”

    ……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