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烈从队长那儿出来先去找了骆云深,两间办公室就在同一层隔得并不远,开着门交谈的三人很快就看到三位美女神色各异的从队长的办公室里走出来。?八一中文网  W㈠W㈧W?.㈧8?1㈠Z?W?.?C㈠OM

    眼看着三女朝骆教官这里走来,冉烈和楚燃知道她们多半是来商议如何应对营地外的媒体,所以两人很自觉的告退了。

    又走了几步后,冉烈笑问楚燃:“看你这心神不定的,要着急现在就练功的话,那你就去吧,我找别人陪我去苏翎那儿。”

    楚燃笑呵呵的回道:“心里是挺痒痒的,但也不着急这一点点的时间,再说大晚上的我哪儿能让烈哥还去另外找人,走走走。”

    “找什么人啊?你们这是刚从队长那儿下来吧,是他有什么事情交代你们去办?”

    巧了,迎面走过来的大美女,正是他们要找的苏翎。

    冉烈一乐,接着就掏出了黑色晶球递了出去。

    “你还真没猜错,喏,这是队长托我们带给你的物件儿。刚我还准备另外找人陪我正大光明的逛一逛美女云集的后院儿呢,哪儿成想你这是完全不给机会啊。”

    苏翎接过晶球,便感觉到里面封存着一段讯息需要她以孔雀秘法开启,而此时此地显然是不方便的,所以她将晶球收好又看向了冉烈和楚燃。

    “规矩是你们男生自己定的,可不是我们不给机会,但话又说回来,真看上了哪位美女,工作中接触的机会也不少嘛。另外嘛,冲你今天帮我带了东西,你要是有目标了,可以跟我说说,我先帮你看看有没有戏。”

    冉烈急忙摇头:“我都这岁数了还高不成低不就的,可配不上咱们队里的姑娘,快别拿我开玩笑了。”

    苏翎可没心思开玩笑,所以她顺势也就话锋一转:“现在没目标等以后有了也可以先来问问,好吧,这事儿不说了,我还有事儿想问问你。这东西,队长为什么不自己拿来?他这会儿很忙?之后也没时间?”

    冉烈想了想才回道:“刚还在忙,这会儿不清楚,但队长说过这几天都不会在队里,刚已经托了骆教官代理事务。”

    苏翎秀眉一皱:“那他还没走吧?我找他有点事儿要说。”

    “应该,是还在吧?”

    说话间,冉烈瞄了眼楚燃,后者摊摊手,表示他也说不清楚。

    “能确定的是,队长的办公室现在没有外人,但队长在不在,我可说不好。按我的猜想,一向讲礼节的队长没送客人出门,恐怕是直接从屋里就离开了,总之你还是自己去敲门看看吧。”

    “行,我赶紧去看看,你们忙你们的。”

    话没说完,苏翎已提步向前,冉烈和楚燃相视一眼,果然对方眼里的八卦之火都烧的正旺,但事关队长,他们可不敢多问或者跟苏翎开什么玩笑。

    “好勒,回见。”

    错身而过的苏翎头也没回的应了一句:“回见。”

    ……

    和骆云深商量完细致的条款后,习惯不了严肃交谈的蓝玉最先迈出了办公室,迎面便见一美女匆匆行至,从对方的眼神所向中她瞬间便联想到了什么,于是忍不住的撇了撇嘴。

    “美女,找福守缘吧,不用过去了,他已经走了。”

    脚步一顿目光转向,苏翎眼中映入了一个娇蛮小丫头的俏脸。

    “小美女,挺敏感的呀,怎么?帮别人吃醋呢?”

    蓝玉挺了挺胸表示自己可不小:“你的反应也不慢嘛,没错,我闺蜜是福守缘的正牌儿初恋,像你这种晚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劝你还是别去招惹他的好,没希望的,徒添烦恼而已。就好比现在,他走了你都不知道,着急的来,失望的去,何必呢。”

    稍晚出门的柳画拉了拉蓝玉,然后一脸微笑的看向苏翎。

    “是苏翎妹妹吧,你看,这丫头还小,家里娇惯的,你可别跟她置气。”

    苏翎落落大方的一笑:“她的反应很正常很率真,说的,也确实是说到点子上。我的竞争力比较弱,这是我最开始就明白了的,但有什么关系呢,如果争不赢就不争,那还能叫感情的事吗?”

    蓝玉一愣,忽然现自己因为香香而下意识排斥苏翎的想法,变淡了。

    “哼,随你的便吧,我们还得去工作,没功夫跟你多扯。”

    说完,蓝玉一甩头就迈开了大步,柳画朝苏翎笑了笑也跟着离开了。

    而在她俩身后的谭丽群经过苏翎身边时,从头到尾只默默看着的她想了想,还是开口道:“站在同为女人的立场上,我认为那是一个没有在最初拴住就不可能再靠的太近的男人,如果还能抽身,就别让自己伤的太深了。”

    思绪百转千回难以言说的苏翎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于是谭丽群叹息一声,错身而过,不再回头。

    知道谭丽群是误会了自己摇头的意思,但苏翎并没有什么追过去解释的想法。因为她也不清楚,现在其实还没有真正陷入情感纠葛中的自己,未来会否有无法抽身的时刻;而且,这份好心相劝她收下也就足以,别人实际也并不需要她的无论是哪方面的解释。

    ……

    落在最后的骆云深感觉自己“被迫”听了这么多很尴尬,但再尴尬也不能一句话不说就走啊,这一个队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咳咳,队长他确实已经走了,走的挺突然和匆忙的,算时间应该是没和任何队外的人打招呼,留下这一大摊子事儿,哦没错,我还得赶紧去处理,先走了啊。”

    苏翎微笑道:“谢谢了,你先忙吧,我自己在这儿呆会儿。”

    看着落跑似的飞离开的骆云深,苏翎忍不住又笑了笑,只因他这话的侧重点,显然是想说福守缘没有区别对待谁。

    本来就不算太失落,知道了这一点当然更不能不开心;何况,队友的安慰也不能辜负啊,由此还有最值得庆祝的是,这个团队,在某人的影响下,越来越有家的味道了呢。

    背着手微笑踱步着来到福守缘的办公室门前,苏翎的目光似乎是跨越了诸多的时空,看到了那个永远希望所有人都能开开心心并为此默默付出不求回报的大傻帽。

    “你没对我说过,但我知道啊,所以就算你一声不吭的就玩儿消失,我也不会多皱眉头的。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了,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干嘛要皱着眉头呢。呐,你还常说心态越好的人,越不会错过喜事,我今天表现这么好,按你的原则,是不会留下什么反而让人不开心的消息吧。”

    背靠着紧锁的大门,苏翎默运秘法,开启了晶球的封禁。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