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对待陈香和福守缘的关系一事上,李家与陈家的态度倒算是一致,他们都不想两人走的太近引来注定极大的麻烦。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此前陈香没有告知母亲为何她要积极参战,可是知女莫若母,李鸢稍一猜想就能肯定女儿的异常是由于找回了当年的记忆。

    以这个前提去想,李鸢明白女儿终有一天会去找福守缘,拦是拦不住的。

    就像自己昔年,一段被欺骗的感情亦能奋不顾身,更遑论香儿和小福的邂逅是那么的纯美无暇,香儿又如何能够轻易释怀。

    而记忆被封印长达十年之久的香儿从未对他人动心,她深藏的心思在身为母亲的李鸢眼里,其实明显的不能再明显。

    这让李鸢不禁叹息上天对她们母女实在是太不公平,她被孽缘毁了一生,现在女儿却又期盼着一份不可能真正走到一起的爱情。

    做母亲的,都想女儿有个好的终身归宿,从品性上看,李鸢很认可福守缘是个难得的好伴侣,她又何尝不想成全女儿的心思。

    可只要一想到福守缘的成长必然是九死一生乃至无生,李鸢就无法说服自己把女儿放心的托付给他,相反,她已经做好了狠下心棒打鸳鸯的准备。

    真的可惜,李家还当不起福守缘成长阶段的靠山。

    或者说,地球如今还没有哪方势力敢说自己能护持福守缘顺利成长为最巅峰的强者。

    即便真有,恐怕也没人想要最后多个至强者压在自己头上。

    无论怎么看,香儿跟着福守缘都将是危险万分,哪怕她是心甘情愿的要与爱人共担风雨,当妈的却又怎么可能舍得任女儿用生命去争取一份满布荆棘的爱情。

    阻止,必须要阻止,但这个过程中,偶尔倒也不妨一分为二的看待福守缘,没必要完全把他当成洪水猛兽一样随时防范,有时候他也能起些好的作用。

    比如说服女儿回京这件事,李鸢便认为由福守缘来帮忙将是最有效的。

    反正女儿和福守缘终究会见面,李鸢觉得自己有所准备的让他们提前碰面总比他们某一天让自己猝不及防的要好,拖得久了更容易多出些难以掌控的变数,何况还能顺带解决掉人手不足的麻烦。

    没有更多选择余地的李鸢现一个变坏为好的法子,当然是要果断执行。

    然而李鸢直接出马找福守缘并不合适,所以她迅从女儿最要好的闺蜜中选了一个最合适的人来执行。

    平时淑女、激动起来却脾气火爆的蓝玉,性子比较执拗,一定会锲而不舍的督促福守缘去找香儿,她的性格决定了这个过程里必然是软硬都有。

    更妙的是,蓝玉一直在帮她哥哥蓝山追求香儿,即便她对此没有强求,却也天然的就不会偏向于撮合香儿和福守缘。

    最重要的是蓝玉的嘴够严,一般情况下不会暴露出是谁让她去做这事儿。

    如此一来,蓝玉就成了李鸢心中去说服福守缘的不二人选。

    打电话跟蓝玉沟通了一番,李鸢这才诧异的现原来女儿的闺蜜已经知道此事,这让她有点儿小吃醋。

    女儿没来找自己商量却跟闺蜜求助,显然是想到了自己恐怕不太同意,结果便正应了那句话,“有了情郎忘了娘”,二十四年的母女心贴心就这么被打破,哪个当妈的心里不会有点儿小酸楚啊。

    稳住情绪,李鸢以时局动荡期间陈香孤身在外太危险为由请蓝玉替她去找福守缘,然后两人一起劝回陈香。

    起初蓝玉不答应,因为在陈香揭开记忆匆匆离去后,一号闺蜜对剩下的人反复强调了最好别让福守缘和陈香过早见面。

    原因很有说服力,根据资料显示,福守缘对女性的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强,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连其状态低迷的胖时期都阻挡不了相关趋势,如今重新变帅又兼具高强实力再配上极优的品性魅力就更不用说了。

    尤其可怕的是,很多与福守缘接触过的人都是从心这个根源上沦陷,相比之下,追逐陈香的人虽然在数量上远前者,但要说全部真心,那无疑是自欺欺人了。

    但好在陈香和福守缘才只短暂的相处过一次,虽然那一次便已足够动人,却也还可以期盼陈香没有陷得太深。

    怕就怕他们频繁接触,两个人都对异性有吸引力,后果会怎样还用想吗?那简直就是天雷勾动地火,只会越烧越旺!

    时间久了,谁来保证一定能熄了陈香的念想令其不陷入到危险的局面中去?那时就真的没人能保证了。

    ……

    李鸢也很清楚这些情况,不过她抛出了一个让蓝玉无法一口回绝的说法。

    找回陈香后,陈家和李家会看好她,这将会是她和福守缘仅有的一次会面,反倒是放她在外面还说不准会否有更多的变数。

    明白这是唯一稳妥的办法,可蓝玉并没有答应,甚至她连话也不说了。

    虽则身处权贵圈以致耳濡目染的依旧是浓浓的封建残留思想,但如今毕竟是信息大爆炸的新时代,蓝玉对包办婚姻、约束自由的反感和抗争从未停过。

    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蓝玉不想做一个剥夺好姐妹婚恋自由的帮凶,然而她也无法明确拒绝,因为陈香偏偏就只有那一条路才是生路,好纠结。

    且稍有点别扭的是,蓝玉眼里的李鸢曾经是一个为爱冲破了家庭阻碍的榜样前辈,可她现在却拦在女儿追求真爱的路上,不过她应该比自己还要纠结吧……

    岂止是纠结,李鸢的心理活动比那要复杂的多,可她终究是挺过去了,将心比心,她自然有办法帮蓝玉跨越类似的心理障碍。

    把情况换一种表述,她们并非是真的要阻碍陈香和福守缘的婚恋自由,而只是在福守缘足以保护两人之前帮陈香隔绝一些危险,这又有什么不对呢?

    貌似没什么不对,都是为了陈香的安全着想嘛。

    顺着这个思路,李鸢继续投入砝码。

    其实福守缘和陈香之间本就有着阻碍,前者可是明确对外界宣布了他爱的是蔚,让他们见一面把问题摊开了说,一切顺利的话,也许就轮不到她们做坏人了。

    若福守缘支支吾吾说不清楚,甚至想脚踏两条船,这样的男人还值得让陈香继续为之身陷险境吗?不值!

    反之,如果福守缘说要放弃蔚和陈香在一起,这种全然不顾给对方带来的危险而只图短暂相伴的人,又如何敢说是真爱。

    真的爱,那福守缘就该自觉的疏远陈香,等到有了立足之本后再找她。

    蓝玉依稀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但大体的分析确实都很有道理,她被说服了,于是她来到福守缘身边,准备说服他……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