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陈两系的斗争稍稍升级在外界看来没什么异常,分属两个阵营的他们斗了几十年,不是一桩淡出两家核心的联姻就能改变的。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陈家父子倒是心知肚明,然而家丑不能外扬,他们不会自己大嘴巴的传出什么消息,李家自然也是有着类似的考虑。

    外界唯有一位前任大佬嗅出了点不对,因为就在换届问题开始酝酿的时候,李含煦还曾私下里带着陈霖甲来拜访过他,明言自己不好不投反对票,希望非李陈两系阵营之属的他能投后者一票。

    出于和李含煦良好的私交,外加自身所属的派系本就略有些偏向陈系,他也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了。

    都是能登顶的高绝人物,一点蛛丝马迹就能明白许多,何况是这么表示,所以他此后当然也就会联想到两系斗争升级或许是那段曾经被忽视的婚姻出了状况。

    只不过这也太巧了点吧,刚合力上位就闹开,难不成陈霖甲十几年前就只为算着这一天?

    脑海里刚冒出这样的念头又被迅疾压下,在他看来,陈家十几年前的力量更偏向于各部委和地方上,陈霖甲五年前升为副国级委员都已经算是开了陈家的先河,更早的时候他们又怎么会去布局争取最高的宝座之一。

    再说李含煦是多精明的人啊,才不会让一个别有用心的人娶走自己的宝贝女儿,那可是毁一生的事儿啊。

    想来是由于这一次关键时刻的暗自相帮吧,虽然那没有直接损及李含煦所在的阵营,但却是间接壮大了对手的力量,他这才想要求个心安吧。

    唯一知情较多的相关顶尖人物都想岔了,可见陈霖甲的心机是多么深沉。

    其后李鸢和陈桦峰一直没有离婚就更让外界察觉不出端倪了。

    立场上斗的凶,亲缘则不受影响,李陈两家小辈的这段婚姻甚至到现在仍被外界传为佳话,不可谓不讽刺。

    而李鸢之所以不离婚,当然不是对陈桦峰还抱有幻想,实际上想通全部的她只用了三分钟就从贤妻彻底转变成为一个复仇者。

    现真相的第一个月,陈桦峰避着李鸢不敢回家,想等风头过后再去商议离婚。

    第二个月上旬,陈桦峰红着眼回了家。

    凝视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李鸢,他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他从来没有想过单纯的她居然能够这么心狠,但这一切都是自己造的孽,他又能说什么。

    一个月多,陈桦峰的两个私生女连同她们的母亲一起失踪了,什么也查不到;还有一个怀了两个月的孩子被打掉,行动者甚至很直白的说了他们是李家的人。

    憋了半天,陈桦峰只说了一句,孩子是无辜的。

    拿出三张照片,李鸢冷冷的将其扔到陈桦峰面前。

    一张是陈香幼年一个人玩儿着积木,另两张分别是一对母女,两名母亲的面色略带惊恐,孩子安详的睡着。

    “同为母亲,我心疼我的女儿,自然也不会让别的母女受罪,但你这辈子都不要再妄想能见到她们。”

    没听到最坏的消息,陈桦峰松了一口气。

    见不得陈桦峰放松,李鸢又拿出一份东西,正是当初第二次离婚风波里她签过字的离婚协议书。

    “想离婚吧,可惜我不再是那个任你欺骗的傻女人,想正大光明的有个儿子,终你一生也不可能!”

    离婚协议书被撕毁,陈桦峰的心再度沉了下去,若李鸢铁了心不离婚,他是强迫不来的。

    即便闹上法庭离了婚,他三个孩子的离去也昭示着他不可能顺心如意,倒不如给两家留点体面,不至于彻底的撕破脸。

    转身离开,陈桦峰去找了他父亲索要更多的补偿,事情已经是这样,当然得用别的东西来弥补损失,这便是陈家人的心性。

    ……

    三天后,李鸢和陈桦峰秘密分割了财产,除此之外,他们再也没有真正的见过面,倒是外界还以为他们感情无恙。

    七天后,陈桦峰于醉酒之中被人阉割并活生生的痛醒,救治结束后他狼狈的赶回家里找父亲哭诉,甚至情绪失控的质问他父亲为何护不住他和他的孩子。

    “李家是下了血本的,保护你的人或死或残,认了吧,做大事总归要付出一点代价,他们不会真的杀你,以后该你享受的,绝不会少一丁点。”

    “享受?男人没了那个,还享受个屁啊!”

    “振作点!人生能奋斗的东西还有很多。”

    “奋斗?对,那个疯女人从李家接手了一个公司,显然是想尽快上市,给我六个亿,我要强行并购了它,她不是自诩女强人嘛,我就让她永远强不起来!”

    “李系的财力比我们要强,这点你想都别想,专心管好你自己的公司就行,做大做强指日可待。”

    “反正不可能比那个疯女人强,我现在没心情。”

    “近期我会派人帮你管着,你先放松一下。”

    门开门关,陈桦峰走了,陈霖甲轻轻叹了一口气。

    然而这口气,却不仅仅是为儿子的遭遇所叹,更多的反而是在不爽着自家的实力仍旧比不上李家,此人心性之凉薄,可见一斑。

    ……

    时间推移,京都权贵圈子的人惊讶的现陈桦峰彻底消失在各大娱乐场所,专心的展壮大着“两口子”的公司。

    同时,李鸢另开的一家名义上属于她和陈桦峰的公司展的更为迅猛。

    于是外界纷纷赞叹李鸢相夫有方,却不知夫妻奋的表象下掩藏着的,其实是李鸢的冷眼嘲弄和陈桦峰的身心煎熬。

    而人一旦压抑痛苦久了,就容易走极端,自觉生命的大半乐趣已然消失的陈桦峰,便干了一件震惊李陈两家的疯狂之事。

    2oo4年7月13号,农历五月二十六,那夜的月亮异常的圆,十四岁的陈香生平第二次踏出家门,却不幸遭遇了刺杀,好在她还因此遇到了福守缘。

    遇袭的紧张害怕被随后的美好邂逅所冲淡,在陈香的记忆中印象不深,可若是她知道这背后被隐瞒的真相,或许就不能再那么淡然的对待了。

    只因一手策划组织了这场刺杀的不是别人,却正是陈香的亲生父亲,陈桦峰!

    很清楚瞒不过李陈两家,陈桦峰下令动袭击后立刻向父亲报告了此事,随即被安排逃往非洲,对外则宣称其遭遇车祸身亡。

    陈香身边有李陈两家派出的保卫力量,李家事后通过种种蛛丝马迹很快查出了骇人听闻的真相,虽然为时已晚,但从那一刻起,陈桦峰便上了李家的必杀名单,至今仍有三队人手满世界的追踪其下落。

    由此,李陈两家的仇怨也就更深了。

    不过两家倒是也都对外封锁了消息,才致使蓝玉误以为李陈两家都会力保陈香,而实际却只有李家会全力护持李鸢母女,陈家则态度不明朗。

    可就在这等敌对的形势之下,李鸢当年竟然带着陈香搬进了陈家大院!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