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系和陈系分属华夏政体中两个更大的不同阵营,当初陈霖甲的二儿子陈桦峰追求李含煦的幺女李鸢并不被外界看好,李含煦最初是不同意的。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只是李鸢被甜言蜜语冲昏了头脑,一等到父亲有空就会去尝试说服他,陈家两父子也多次登门对李含煦信誓旦旦的保证阵营问题不会影响到陈家上下对李鸢的态度。最后,宠爱幺女的李含煦还是答应了。

    李含煦尊重了女儿的想法,可他没想到,他们父女俩都错了,

    而错了这一次,便让他们生生痛了十多年……

    起初还好,两家以陈桦峰和李鸢远离家族力量的条件各自安抚好己方盟友的情绪,随后低调的置了新房办了婚礼。

    婚后的小两口开了家小公司过自己的小生活,李陈两家在立场上该有斗争的时候还是老样子,大家渐渐也就认可了。

    一天天的,陈桦峰对李鸢一直不错,只是他不再像追求阶段那样无时无刻都把全副心思围着她转。

    稍有不喜的李鸢想及人们常说的婚前婚后之差别,以为这只是正常现象,过日子要操劳的问题很多,比不上谈恋爱时的热情也可以理解,便没有深究。

    而李鸢怀上孩子让陈桦峰又变回了追求她时的细心呵护,就更进一步打消了李鸢及早现问题的可能。

    五个月后做B现怀的是女儿,陈桦峰流露出了一丝不满,当时就让李鸢心里咯噔一下,好在他没有说不让生,也就没有引起两人的争吵。

    事后李鸢没有谈及过这个话题,她想着就算他重男轻女,好歹也是自己的血脉,随着时间也会慢慢改变。

    可惜陈香降世后,陈桦峰不止是不重视她,反倒还以她带来的麻烦让他闹心为由疏远了李鸢。

    不过一般来说,人有了孩子会对家庭更有归属感,所以李鸢多次要求陈桦峰对孩子好一点却没得到正面回应倒也没有想更多。

    时间流逝,李鸢对于扭转陈桦峰的观念已经不抱心思,终究是想好好过日子的她,准备消弭掉反复的生气、吵闹和疏离,于是她某天隐晦的表示可以再生育一个孩子,结果却得到了一份被隐瞒许久的病历。

    原来早在怀上陈香的第四个月,李鸢就在例行检查中被诊断出子宫异变,病因不详,但后果却可以肯定,她无法再怀上孩子!

    难怪陈桦峰的态度会是那样,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对封建思想较重的人来说,后人的概念里不包括女儿。

    自以为想通了全部的李鸢,几天后痛苦的下定决心通过离婚来成全陈桦峰的香火传续,她自己则专心抚养陈香就够了。

    然而陈桦峰却极力反对离婚,表示不会为了生个儿子就放弃自己的爱情。

    之后的那段时间,陈桦峰天天呆在家里积极的设法打消李鸢相关的念头,他打的是感情牌,连绵的情话和殷勤的讨好让李鸢又找回了当年的热恋感觉。

    唯一的不和谐就在于李鸢去陪陈香的时候,陈桦峰还是不愿意一起去。

    李鸢正为丈夫对自己的珍视所感动,也就并没有太过于在意这几年来已经慢慢习惯了的事情。

    他疼我,我疼孩子,就当是间接的关爱传递吧。

    ……

    离婚风波过去后,陈桦峰渐渐的故态复萌,但这次李鸢并没有太多怨言,而是抱着对丈夫最大程度的理解操持着整个家庭。

    但理解总是有限度的,一旦出底线,谁也都还是会爆。

    三年后的某一天,李鸢亲自在一栋别墅里逮到了谎称应酬而实际则是金屋藏娇的陈桦峰,她没有当场作,只是转身离开准备了一份离婚协议。

    这一次,任陈桦峰百般解释,李鸢就一句话。

    “签字,离婚。”

    纵然态度无比坚决,李鸢这时更多的也只是哀怨着自己生不了儿子,安稳不了丈夫的心思,要离婚也仅仅是为了成全他。

    久经情场的陈桦峰如何能看不出单纯的李鸢想什么,他死活就是不签字,然后软磨硬泡的不停解释。

    什么誓即刻和那个女人断绝关系,又说他只是在朋友面前受了刺激才想找个人悄悄生个儿子,但不管怎么样,他对李鸢的爱从没有变过等等……

    简单的几句话,几乎都戳进了李鸢的心里,几年的生活蕴养的感情不是说断就能断的,何况李鸢并没有太责怪陈桦峰。

    可这些都没用,无论男女,最忍受不了的就是背叛。

    已然有了事实,李鸢便没办法说服自己继续和陈桦峰过下去,倒不如痛快的给双方一个解脱。

    眼看言语无功,陈桦峰拿出了大杀器,他跪在李鸢面前抱住她的脚,痛哭流涕的哀求她不要离他而去。

    不再解释更多,他就只重复着一个意思,他舍不得李鸢。

    最简单的方法往往最有效,不管陈桦峰犯了什么错,李鸢事实上是很难一下割舍,而当他跪下哭诉着他也舍不得时,她的心理防线便一点点被瓦解……

    第二次离婚风波以一种冷战的形式慢慢淡化,可李鸢冷静过后的心里,却第一次升起了诸多疑惑。

    如果陈桦峰真的像表现出来的那么爱自己,会出轨吗?会连房子都给人买好了吗?一旦他有了儿子,不离婚就不能给名分,就不算真的有了香火传承,那时候又会怎么处理和自己的关系?

    到了这种地步还不离婚,是爱,还是其他什么?

    ……

    零二年的年末,华夏大换届终于给了李鸢答案,却有些迟了。

    久未关心过相关形势的李鸢,从新一届领导的次亮相中联想到了许多。

    再想及零一年某次高层会议以后,陈桦峰的言行便越过分,某次被香儿撞见的争吵里还第一次说了两人只是政治联姻。

    好一个政治联姻,亏她还信了他后来的解释,只当做是气话,却没想到竟是无意之中透露的真话!

    想来那个时候对他们而言,上位的局面基本稳定了吧,所以说话间就没以前那么注意了,只怪我傻乎乎的信着爱,十几年的同床异梦居然从来没有看破过。

    呵呵,十多年前就布下的局啊,用一个儿子十几年的婚姻去谋算不同阵营关键时刻的一次不反对,再有自身派系的推动,最终登上了九至高之一的宝座!

    真是够大够长远的一盘精彩棋局!

    那一刻,婚后从未向家里抱怨过生活状况的李鸢,终于是第一次有了想要找亲人诉一下苦的冲动。

    而由于明白换届是多方角力协商的结果,单凭一个派系的力量无法轻易改变,所以李鸢只是单纯的诉苦,同时也是不想父亲继续被蒙在鼓里。

    只是远离相关事态很久的李鸢并不清楚,即便他父亲已卸下了最显眼的职务,第二年三月还会卸下另一份职务,李系的总体力量也还是比陈系强。

    自那以后,陈系在李系的不时针对下,吃的亏可不少。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