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笑话固然有快感,但看多了却也会腻,于是有人瞅准两个阴阳师说话的间隙不着痕迹的插了一句。?八?一中文?网 ? W㈠W?W.81ZW.COM

    “浅草大人的厉害有目共睹,可惜鼠蛟这个变数出现的太不是时候,否则我们的力量完全足以将福守缘强行留下,慢慢把他调教成我们的人。”

    大部分人对于终结笑话是报以欢迎态度的,所以他们立刻响应起这句话。

    “旗护君说的对,可惜了。”

    “那家伙是真嚣张,确实很想拉来调教一番啊。”

    “好运不会永远眷顾着他,总有机会的。”

    吹捧的节奏被打断,两个阴阳师互视一眼,倒也没准备重新再来一波。

    浅草开口道:“这一次也并非没有机会,此刻我们集结了足足六位s阶高手,大可以分出两位尝试擒下福守缘。”

    众人在心里默数着,两个阴阳师,一个净土宗和尚,一个日莲宗师太,一个神道教神官,一个武士,说六位,其实浅草是抬举了自己的师弟。

    “鼠蛟那边?”

    “有两名阴阳师主持阵法,辅以两位s级,以及更多的其他各级人手,起码能与鼠蛟僵持四十秒,就用这段时间尝试一下。”

    抱剑的武士闷声道:“阵法我是不太懂行,擒拿福守缘且算我一个。”

    上次与福守缘照过面的净土宗和尚随后表意见:“贫僧状态不全,还是继续帮忙操控阵法吧。”

    全场唯一的尼姑叹道:“据说他是女性杀手,贫尼就不去触霉头了。”

    都奶奶级的岁数了,又是佛门中人,这话太有违和感了。

    然而接触较多的s阶五人早已习惯她的作态,其他s阶以下的则不敢随意评论,最终导致这么有吐槽点的话竟没人接。

    仅剩下神官了,他收起权杖,拿出一面镜子,意味着换上了远程控制的手段,也就是表态去擒拿福守缘。

    正待一声令下各自出,浅草刚要举起的手又悄然收回。

    一个弱弱的女声响起:“我,我想参加对福桑的行动。”

    作为年轻一代里有望晋升s阶的a+级巫女,倒也有资格加入,但你这不正常的通红脸色和兴奋过度的眼神是要闹哪样?

    另一个站在外围的a级老巫女最先恨恨的出声。

    “列位大人,千叶巫女时常闹些笑话是众所周知,据我观察,她最近似乎很迷那个男人,万万不能让她参加,我怀疑她是想帮那人脱离险境!”

    嫉恨心如此强烈,这人就是被福守缘讽刺为大把年纪才a级的老巫婆。

    之前连出击表态都不做言语的神官突然以权杖重重砸地。

    “没规矩!对实力出自己的人就该保持敬畏,谁给你的胆子大放厥词,还不立刻滚出去!”

    老巫婆仓惶退走。

    武士撇了一眼满脸期待的巫女:“我倒觉得刚刚那个巫女虽不懂规矩,其所言却有几分道理,我不同意她参与。”

    尼姑呵呵笑道:“不能因为自己不受女性欢迎,就看不惯男女间的互相吸引,还是你真的担心掌控不住局面?”

    “激将无用,总之我不同意。”

    颇受打击的千叶伊久美转头看向身后关系颇好的前辈,眼神可怜兮兮的。

    那人苦笑摇头,我也才只是a+级,哪儿帮得了你。

    显然不会有人帮助千叶,浅草挥手下令,所有人奔向各自预定的位置……

    早就安排有人时刻观看京都战区的实况并报告,结合福守缘与鼠蛟的战斗形势,浅草不断调整着出击的时机。

    “通知所有人,二十秒后准备行动,反复校准,十秒,五秒,开始!”

    橙黄色的光芒从四面八方亮起,刹那间汇聚于福守缘和鼠蛟的周围。

    近两百名各级实力的人合力操控阵法,其威力相当惊人,鼠蛟的身体立刻凝滞于当场,只有两颗硕大的眼珠还滴溜溜的转动。

    几乎是同时,两道身影飞接近天衣,一个在较近的距离现出身形以手中镜子射出一道紫光加固着对天衣的控制,一个完全贴上天衣后抱住勒紧。

    双重控制之下,天衣毫无悬念的被武士收回到后方,然而他的脸色却非常难看,一点都没有胜利后该有的喜悦。

    换上权杖,神官扫了一眼网月笼,轻松笑道:“太顺利,觉得不过瘾?”

    用力挤压,网月笼瞬间缩成一小团,武士用行动替代了解释。

    权杖狠狠的砸穿地面,神官也明白了。

    “提前跑了?这个狡猾的混账!”

    ……

    就在浅草等人先前聚集之地,福守缘同样是拿着一个望远镜笑看着战斗。

    “想算计你大爷我,门儿都没有,第一次只是由于其他原因才被控,第二次怎么可能还给机会,蠢货。”

    久等之下不见扶桑人行动,福守缘自然明白对手是什么打算,按理说他没有办法避开,可他会是那种没有准备的人吗?

    若扶桑人没有多余的想法早些出手,福守缘倒也不介意合力封印鼠蛟。

    偏偏他们对自己仍有想法,那就别怪他祭出后手,鼠蛟急欲得到的至纯毒系结晶可还在他身体之中。

    先前福守缘的爆就是凭借着这份预制的毒系结晶提供能量,被卡特琳娜打断后存留了近七成。

    算准时间以充裕的能量令天衣短暂保持一定威能并不太复杂,舍去那些不合用的毒系能量也不是什么太难的选择。

    信息的不对等让扶桑人吃了大亏,不仅没拿下福守缘,还得更费力的面对贪心之下未在第一时间完全擒下的鼠蛟。

    ……

    “福桑一如既往的有勇有谋,让人家心里好生钦慕。”

    带着扶桑味儿的汉语蓦然响起让福守缘陡的一惊,身体迅疾转向的同时,大刀亦随之指向来者。

    顶多二十六七的貌美巫女,a+级?

    “谈不上,s阶六人也没提前识破赶来,你才是真厉害。”

    拂动巫女服的长袖,来者优雅的盘膝坐下,随后态度谦和的一鞠躬。

    “小女千叶伊久美,年方二十七,至今洁身自好,于一战起便甚是倾慕福桑,却很惶恐有没有可能将称呼改为守缘君。”

    想将扶桑礼貌的叫法改为更亲密的称谓,意味着变相的告白。

    忠实自身而不顾其他的痴女?今儿让我遇到了,有点玄乎吧?

    “舍弃一切,投到我这边?”

    娇羞的半掩绯红面容,千叶低声道:“出嫁从夫,当然任凭夫家做主。”

    “我有老婆了,她很凶的。”

    “先来后到,奴家情愿做小,也一样会侍奉好姐姐。”

    “现在不是封建社会。”

    “可三妻四妾从未断绝。”

    事出反常必有妖,福守缘绝不会被突然的艳福冲昏头脑。

    “你还在逃避着一个问题,凭什么现我?”

    “这。”

    “哼哼,说吧,你身后到底是谁!”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