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择偶观还真是简单草率,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什么才叫爱情?”

    被福守缘带着可怜意味的眼神刺激,卡特琳娜迅回敬一个嘲讽的笑容。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爱情?我曾看过半部言情话本,所谓爱情简直可笑,看似甜美却极度的不可靠,显然只是软弱之人的幻想,在现实面前不过是一击可破的东西。”

    摇头叹息,福守缘进一步认识到了诺克萨斯严酷的社会氛围。

    “没有力量的支撑,一切都为虚幻,是吗?”

    “不是吗?”

    “是,但我们对力量的定义不同。只有拼杀的武力才叫力量?不是!爱情产生和需要的基础力量来自于心,那会形成一种信念,能让人为之奋斗不休。”

    点头又摇头,卡特琳娜对于力量相关的话题很认真。

    “强者必然掌握心的力量,可世间的强者并不多,大部分的人还涉及不到心的层面,更开不了。”

    “你对强者的认知还是基于武力,但在我看来,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也可以称为强者,只要他的意志足够闪耀。”

    “太唯心了,照你这么说,世间的强者简直一抓一大把。很显然还是要算上武力这种立身之本,这个话题才能进行下去。”

    组织好言语的福守缘正要开口,却被卡特琳娜打断。

    “无需再争,价值观念不同,谁也不可能说服谁。”

    快重新措辞,福守缘准备先专攻一点,概念起的太大不容易出成果。

    “那就只说爱情,从。”

    “也无需多言。在亲人都不能完全信任的诺克萨斯,倾心某人而将生命交付,没有人敢这么做,敢做的蠢货都死了,死后还会成为众人的笑料!”

    第二次被打断话头,无碍,福守缘已然准备好第三次的出击,言语功夫不弱的他,依旧自信能够占得上风。

    此时这件事对福守缘来说已经不止是交谈,随着两种思维观念的碰撞,他的求胜心被渐渐激,卡特琳娜的两次抢白更是加剧了这种欲求……

    可惜言语功夫再是犀利,说不出口便没了用武之地,卡特琳娜把这一点执行的很到位,她第三次抢过话头,并且非常坚定的拒绝再说下去。

    “不管你有多少理由来辩驳,这就是我所面对的现实,如果你真的想动摇我的想法,那就先去改变诺克萨斯。”

    话说到这等份儿上,福守缘只能是暂时打消了相关的想法。

    然而福守缘另外一个念头却变的更加坚定,既然卡特琳娜这么难以说服,先前考虑的计划,就别怪我去狠心执行。

    “好,这些都不提了。一会儿我爆力量撑大天衣,你尽快远离交战范围,以便我找机会送你走。”

    “现在不怕万一了?”

    “经过交手后的测定,我有七成的把握拿下鼠蛟,即便不行,我还有十足的把握将它撵回原来的封印之中。”

    去了部分担忧,卡特琳娜本该轻松许多,可另一个更大的麻烦却已是悄然酝酿成型……

    “为什么我的身体有点怪怪的。”

    “正常的生理反应,要不我替你断掉感觉。”

    “你早就知道,却等到现在才假惺惺的扮好人,有意思吗?”

    “当下每一分力量都很宝贵,我节约一点也是为了咱俩的性命着想,而且我也计划着悄悄帮你。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贴近的过程比我预估的要快,你的敏感度也过了我认知中的大概平均值,别瞪我,可能是这种环境太极端。”

    狠狠地怒瞪着福守缘,越来越狭窄的空间让卡特琳娜说话都有些断续。

    “废话连篇,行动啊。”

    “总得有个缓冲吧,慌忙抽出部分力量很可能会被绞死的。”

    卡特琳娜从福守缘的节节败退中渐渐感受到鼠蛟的缠绞之力确实恐怖,她猛地咬牙做了个决定。

    “不用你帮了,积攒力量准备爆吧,相比死亡,身体的些许异样不算什么!赌上诺克萨斯的荣耀,我撑得住!”

    心想着诺克萨斯的荣耀可阻挡不了身体的自然反应,但福守缘没有拒绝。

    “抱歉了,事后我可以帮你洗掉这段记忆。”

    “哼,我有那么软弱吗?刚刚只是对于未知事物有些下意识的抗拒,人之常情罢了。我是要当大将军的人,丁点挫折只是强者之路上的历练。”

    话到一半,卡特琳娜突然间转头,只是她脸蛋儿上那一抹娇艳的绯红还是被福守缘极限察觉,你就嘴硬吧。

    “别把什么都往武力上扯,一旦婚恋,这就只是生活的正常一部分。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我建议你还是洗掉记忆,不然对你和你未来的人生伴侣都不公平,很可能影响你以后的感情生活。”

    “啰嗦,呱噪!谈过恋爱很了不起吗?说了不用就不用,什么困难都阻挡不了我!你只管专心酝酿爆就行了。”

    “反悔了可以随时跟我说。”

    “我不止不会后悔,还另有一个建议,你可以撤消对自己使用的断绝反应效果,让爆提前到来。”

    画面感刚一升起就被福守缘生生压下,太过分了,蔚一定会打死我的!

    “其实爆不需要撤消那个,你别干扰我。”

    敏锐的察觉到什么,卡特琳娜立刻进行嘲讽。

    “干扰?你的身体可不会干扰,哦,原来你的心里很想要啊,啧啧,伪君子终于暴露出真面目了。”

    祈祷卡特琳娜不会现的想法破灭,福守缘干脆的认了。

    “身材火辣的冷美人紧贴在怀,没有哪个男人不会想入非非,异性相吸、生而逐美也是自然规律。”

    “恩,说的好像很有道理,所以你之前几次调戏恐吓我不是做做样子,其实是跟随着内心的冲动。可怜的蔚,她怎么也想不到,他的男友每看到一个漂亮女性就会精神出轨,而且还理直气壮!”

    “偶尔正常飘起的绮念,被你说的这般不堪。出轨?你一个没谈过恋爱的稚嫩丫头懂什么?瞎起哄。”

    “没经历不代表完全不懂,有事实对照,分析起来很简单。”

    “事实就是你以偏概全,懒得跟你扯。”

    “怕了?不敢说了?”

    “我好怕啊,那你怕不怕我真的出一次轨?”

    两人深度交缠的身躯将卡特琳娜瞬间的身心紧绷暴露无遗。

    “现持续这个话题对谁不利了吧,现在闭嘴也不晚。”

    “又来这一套,有种你倒是动点真格儿的,对了,我现在似乎不太反感,嗯,也无法拒绝呢。”

    呵呵呵,我这肯定是出现了幻听,如斯娇媚诱惑的声音根本就不是卡特琳娜稍带沙哑的冷厉风格,这种情况下火气太盛是容易胡思乱想……

    “表情很诚实哦。”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