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愿意被比作一条狗,哪怕他也清楚自己也算是一条狗。?? ??八一中文 W㈧W㈠W㈧.?8㈠1㈠Z?W.COM

    脸色难看的阴阳师不准备再跟福守缘多费唇舌,还是先耗尽他的力量,以后有的是时间和手段“降服”他。

    自以为是狼,可谁说狼就不能化成犬,哼。

    额……

    心里怒骂着却现又把自己给绕了进去,阴阳师的脸这下真成了阴阳脸。

    ……

    之前福守缘强行用全面防御赢得些许时间休整了下自身状态,当防御盾破灭后,他没有再使用这种消耗较大的防御,而是回归到精确防御中。

    谈不上攻防而只剩防御的福守缘,仍然坚信自己提前的布置就算遇到什么意外也一定能够生效,所以他的心态还是挺放松的。

    然而卡特琳娜却更加紧张了。

    因为失去福守缘的强势威慑后,本性难移的扶桑人明显对卡特琳娜再度起了不好的想法,有几个混蛋更是频频的看向她,那眼神让她浑身不自在。

    之后不久,几个扶桑鬼子思及他们约定俗成的先到先得规则,几乎是在同时按捺不住的冲向了卡特琳娜。

    紧握匕,卡特琳娜心内羞恼,此刻居然只能祈祷面前的防御盾足以庇护自己,她还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但小鬼子根本没碰到防御盾,只因福守缘怒了,竟敢两度打他战利品的主意,说什么也不能忍。

    当然,最忍不了的是被人小瞧。

    无法动弹的福守缘,仅仅是把目光投了过去。

    就那么含怒的一瞪,四个正在专心赛跑的小鬼子横尸当场。

    就那么不忍的一眼,福守缘的双手齐刷刷的被斩断!

    就那么霸气的一瞥,卡特琳娜呆愣在原地。

    ……

    懒得再次提醒其他人,阴阳师的心神被近在咫尺的功劳吸引,就当他们用生命加了这个过程吧。

    宣示完自己犹有威慑,福守缘接好断手,重新全神投入战斗,而其实防御盾足以抵挡那四人,但他就是忍不了,哪怕当下的他难以承受那份惨重的代价。

    ……

    人生中第一次的狼狈境遇,导致卡特琳娜第一次真切的从他人那里收获到安全感,惯于依靠自己并被别人依赖着的她,说不清楚此时此刻内心的感受。

    脑海中不断回放那有力的一瞥,背景是双手被斩,卡特琳娜坐立不安,这种情况太陌生,她不懂该如何处理。

    烦躁的卡特琳娜愤愤的想,只怪他把自己掳来地球,否则哪儿会有这样的事,不要再拿这些画面来烦我了。

    大不了找机会还他一次!

    终于压下烦躁的卡特琳娜,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第一次真正的想要对父母和妹妹以外的人付出。

    改变,正悄然的生于卡特琳娜心中;人生的际遇,就是这般的玄奇。

    此后再看向福守缘的战斗,卡特琳娜一如既往的期盼他获胜免除自己的困境,只是这份心思里,不知不觉的多了些什么。

    ……

    早已显出颓势,持续被压着打的福守缘,双手再次被斩可算是雪上加霜,其后身体出停战信号的频率越来越快,他也明白就算暂且住手也无碍之后逆转局势,但他的心,不允许他示弱和放弃!

    另外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因素,那些摄像机始终记录着战斗。

    再几秒,坚持住,转机就要到来,一场完美的战斗不能在最后留下瑕疵啊,尤其那还会被掌握在敌人手里!

    这时候真的要讲形象了,躺多少天都认了,挺住!

    ……

    后来,福守缘曾谈起过这段心路历程,有人在网络上笑他死要面子活受罪,但随即被更多人的支持言论所淹没。

    事实就是,民族和个人的立场都不允许福守缘停手,当下和未来的艰难,通通不应成为阻碍,他必须赢取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

    而从更宽泛的层面来说,当你能做到更好,那就不妨对自己再狠一点!多努力一把,无论成败,那都将是你人生中的宝贵财富!

    扶桑人和卡特琳娜洞悉不了福守缘此刻的心态,都有些纳闷他为何持续顽抗,又不会死,少受点罪不好吗?

    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福守缘的眼睛开始频繁眨动,那是身体的虚弱已经到达临界点,随时都可能昏睡过去。

    开战才两分多钟,竟然打到快要强制睡着的地步,战斗的强度可想而知!

    看到福守缘的异状,卡特琳娜才猛然醒觉他一直是一人面对几十人的轮番进攻,可刚刚扶桑的伤亡竟让她有些忽略了这点。

    以扶桑这套阵容,换一个比福守缘强很多的s级也都早该败下阵来了,偏偏他可以在有限的时间内迸出无限的可能,才咬着牙撑过了这么久。

    喜悦溢于言表,扶桑人全都觉得没有悬念了,就连一直无甚作为的普通部队也不禁往前走了几步,准备见证之前嚣张可恨的敌人最终惨败收场。

    眼睛完全闭合,但福守缘却笑了,笑的很开怀。

    闭眼可能是撑不住,但也可以是有了把握后的休憩。

    其后只听“哗啦”一声,伏魔法阵猛然崩散!

    欢呼变成尖叫,福守缘喜欢这样的催眠曲,束缚被解开的他直挺挺的立于原地,这次是真的睡着了,他的杀手锏终于到来,是时候休息一下了。

    或许是在睡梦中也感受到了扶桑人的惊慌,福守缘的睡容既安详又嘲讽。

    因为终究是他,笑到了最后。

    ……

    卡特琳娜讶然的看着眼前四条尾巴的庞然大物,上半身为鸡、下半身为蛇,先是一击毁掉伏魔法阵,然后携裹着漫天的毒气和毒液降落,快吞吃着扶桑人,骇的他们四散奔逃,唯有s-级和尚能勉强阻拦一下。

    不过和尚也只敢在其吃人之时稍做救援,更多的时候却也是在逃跑。

    阴阳师溜得最早,他是全场对危险感知最灵敏的人,此刻正一边逃跑一边掐动印诀念起咒文。

    和尚渐渐追上阴阳师:“富士山那边出了什么纰漏?还要多久才能探出因由并重新封印鼠蛟?”

    “混蛋!福守缘此前收走了封印法器网月笼,而凭如今衰败后的修行界,暂时没有太好的办法镇压这古时残留下来的神兽。”

    “那我们回头去收拾福守缘,逼他交出法器。”

    “太冒险,成功率太低,还是先跑,等各地的高手前来支援。而且福守缘缓过气来也不会放任鼠蛟横行,他不敢让扶桑被削弱到成为符文之地的入侵突破口,那样他就会成为全球公敌。”

    “这个混蛋,报复起来也太不择手段了!”

    阴阳师没有附和,他喃喃着:“也许真有因果报应存在。”

    和尚怒笑:“好歹也是s级人物,一个鼠蛟就把你吓到了?”

    “我是说福守缘,有这样的敌人,唉。”

    这下和尚也没话说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