鏖战良久,扶桑阵亡十六人却仍未退走,这已经过福守缘预期的底线,他还是小看了各国除去他又或掌握他的决心。八一?中文?网 ? W?W㈧W?.㈧8㈧1?Z?W㈠.?COM

    一个可怕的行走式核弹,谁也不敢忽视。

    连本国都在暗地里搞小动作,其他各国自然是做的更加明显。

    一战后,针对福守缘的刺杀从未消停过,在华夏的国土上杀掉他是其他各国最好的选择。

    而当福守缘来到扶桑,或许其他各国包括华夏都想着将他杀死于扶桑,但唯独扶桑却不敢了。

    扶桑的国土面积就那么点儿,随便在哪儿杀了福守缘,后果都必然是整个扶桑被毁,他们承受不起这样的代价。

    但是放任不管也不行,以福守缘对扶桑的敌意,那无疑会是场大灾难。

    最终,扶桑得出了只能尝试活捉福守缘的尴尬结论,至于之后能否掌控住他,暂且还无法顾及。

    十八人死亡、十人轻伤、三人重伤,阴阳师仍然没收到停手的命令,他咬咬牙,将又一波赶来的人派了上去。

    丰硕的战果意味着力量的巨大消耗,福守缘快要到达一个作战的极限了,他眉头轻皱,稍有些纳闷于自己提前埋下的杀手锏怎么还没有动静。

    一人面对数十人的围攻,注意力岂能有丁点分散,福守缘为此付出了左手小臂被斩断的代价,右腰也被一掌轰出了碗大的缺口。

    正是两个a+级武士敏锐的抓住了战机。

    动念间将左手小臂和右腰复原,福守缘不敢再有丝毫走神。

    可是战斗时间出预计后,局面显然不再是福守缘全神贯注就能够掌控。

    身体疲乏,福守缘不得不用比平时更多的力量来催动身体继续坚持。

    心魂有了些许紊乱,偶尔催的力量并没有准确执行福守缘的想法,时多时少,反映到战斗中,即为敌人眼里的破绽。

    驾驭着这样的局面,福守缘的心念损耗自然也就大增。

    阴阳师反复确认了福守缘并非装出状态不好的模样,随即鼓励起众人。

    “他果然在和星球意志的对拼中损伤不小,加把劲,我们很快就能擒下帝国的大敌,立下大功!”

    原本死气沉沉的扶桑人,士气逐步提升,福守缘受伤的频率更高了。

    ……

    卡特琳娜听不懂扶桑语,可她能看出福守缘正处于不利。

    “傲慢是原罪,战场上的谨慎和谋算丢哪儿去了?活该。”

    捶击着面前的防御罩,卡特琳娜语气森冷:“早不跑,还把我也困在这儿,蠢货、混蛋,打不赢你倒是先放我走啊。”

    得不到回应,卡特琳娜不再多言,只是将匕取出,若福守缘战败,她可不愿落到某些方面比他可怕一万倍的鬼子手里。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福守缘无计可施的时候,场面上却又有了巨变。

    三个原本死去的扶桑人猛地跃起袭向其他扶桑人,出其不意之下瞬间造成两死一重伤的战果。

    旁边的人赶紧迎上去交战,然后才看清那三人是之前打卡特琳娜主意的人,也即是最先死去的人。

    令人震惊的是,这三人身分离可是所有人亲眼所见,但此刻他们却并非尸体,而是活生生的人!

    眼神凶狠、行动灵活,生死之谜且不论,这三人显然还被篡改了思想。

    虽然三人很快被擒拿并看守在一旁,可扶桑人的士气大降却在所难免,他们战斗之中还得小心翼翼的避开尸体,以防被突袭。

    ……

    稍稍获得一点喘息之机的福守缘,嘴上又开始嘲讽。

    “怕了?不久前的同胞甚至好友,突然间与你为敌的感觉应该不好受吧。我很好奇,当你们的人手不足以同时与我交战且看守住他们,你们是要选择带他们撤退呢?还是残忍的杀死他们继续和我纠缠?”

    说话间,被擒拿住的三人不再挣扎,又一次闭眼倒地,似乎在昭示着福守缘就要驱动其他人。

    果然,下一刻又是别处的三人猛然间跃起突袭,虽然扶桑人已经提高警惕,却还是被杀死一人,只因这一次是三人合击一人。

    没想到福守缘这么坚挺,阴阳师不敢再等,他迅打出一个红光讯号。

    战场中随即亮起橙黄的光芒,眨眼间交错形成一个巨大的伏魔法阵,将半空与大地通通笼罩。

    伏魔法阵的中心点是力量最强的地方,那里正是福守缘原先摆放沙之处,沙在交战中毁去,但福守缘却惯性的在这一带游走战斗着,也就恰恰方便了敌人预先选择布阵的方位。

    双手双脚都被束缚住,福守缘只能单凭心念进行攻防,同时一种强大的压制力让他再也不能操控“死尸”。

    布置并维持伏魔法阵的人现出踪迹,是一个a级巫女、四个B级和尚、四个B级巫女,以及十六个B级以下的和尚。

    最后还有一个货真价实的s-级和尚坐镇!

    ……

    不自禁的翻了个白眼,卡特琳娜对某人的托大已经无力吐槽,她就不信本来便处于下风的福守缘还能翻盘。

    更甚者,从卡特琳娜感受到的法阵效力来看,现在福守缘就算想传送逃跑都不可能了,他绝对支付不起那份巨额的能量。

    笑声接连响起,扶桑人各个开怀,虽然死伤惨重,但他们终究完成了世界各国都想做却没能做到的壮举。

    可是另外一道随后想起的笑声却让扶桑人觉得分外刺耳。

    “按小说电影的套路,此刻我似乎该说,不要得意的太早。”

    s-级和尚眼都不抬,明显对成型的伏魔法阵极有信心。

    新出场的a级巫女嗤笑道:“你小子还狂,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历代干涉者可没有一个像你这么张狂的,小子,好好记住这次我大扶桑给你的教训吧。”

    撑起一个球形防御盾,福守缘不再进行精确的攻防,他慵懒的扭了扭脑袋,就好像在自己家里一样松弛,似乎全然不把眼前的困局当一回事儿。

    “七老八十了才混到a级,你有资格跟我说这话?前辈们确实不狂,因为外界只能仰视他们,狂与不狂根本无差。”

    老脸通红,巫女立刻便要还击,阴阳师阻止了她。

    “福桑,事到如今,何必还要在言语上逞强。其实只要你归顺大扶桑帝国,即刻便会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天皇陛下也不会过多的限制你,比你在华夏处处受制的尴尬地位绝对不可同日而语。”

    福守缘一脸别扭:“福桑,扶桑,故意的吧,真恶心。那么仇恨呢?”

    “曾踏足华夏的人,其后裔任你处置。”

    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福守缘邪邪一笑。

    “如你这般的狗才会欣然受赏,才会被自己人抛弃。狼!则从来都是亲身扑杀猎物,绝无摇尾乞怜的可能!”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