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坠落的大火球内,福守缘正以意念跟系统交流。?? ??八一中文 W㈧W㈠W㈧.?8㈠1㈠Z?W.COM

    “我现在可以再进入战场吗?”

    “不能,但战斗结束后你可以进入水晶枢纽使用暂时冻结的能量功勋,必须在战后三十秒内做出是否进入的选择。”

    “到时候我不在京都范围内有影响吗?”

    “有,在其他地区需要消耗额外能量进入,距离京都越远消耗越大。”

    “在通京需要消耗多少?”

    “237点能量。”

    也不多,好,梦寐已久的行程就这么决定了,哪怕提前过去可能要面对国内某些人撕破脸的远程袭杀,也在所不惜!

    “警告,检测到你的心念、身体和灵魂处于非正常损耗状态,建议停止一切活动,立刻降落休息。”

    检测?福守缘陡然一惊,3号子系统可不足以突破他的自动防备体系。

    “地球意志让你说的?”

    “最高意志希望你理解她之前的举动,你的安全其实有保障,那么等敌人尽量消耗才是最好的选择。”

    把人当诱饵还这么理直气壮的要求理解,理解你妹啊,要真在意我的想法,你倒是提前说啊,懂不懂什么叫担惊受怕?

    不过心里虽然不断的怒吼,但福守缘真正出的意念还是稍显含蓄,那丫就这德行,现在是细胳膊拧不过粗大腿,能怎么办嘞。

    “那我还得谢谢她在旁边看顾咯?跟你扯也没意思,把我传送到通京百代田区九断北镜国神社。”

    “以你现在的状态传送,有两种选择,一是传送到半空,二是安全送达地面。两者都需要在3点功勋之外另加能量消耗,后者的消耗甚巨。”

    “传到半空足以,要的就是天降惩戒。”

    与其花大代价平稳着6,倒不如变坏为好。

    “额外消耗461点能量,确定?”

    “确定。”

    瞬间,华夏京都的夜空恢复了平静,民众也由此慢慢从恐惧中脱离。

    ……

    “据报,卫星侦查到福守缘出现在扶桑,位置正处于镜国神社上方。”

    这是一个仅有25人正式列席的会议,听到消息后,所有人都看向其中一人,显然是要等他先表意见,为此事定下基调。

    那人想了想,嘴角带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谁没有过年少轻狂?只要他不留下被人指摘的地方,我们也就没什么好为难的,坐看一帮小丑急的跳脚就是了。”

    另一个向来和蔼的人露出了笑容,却带着几分冷厉。

    “也算是提前收点利息,这些年那帮小丑可没少拿镜国神社来搞事儿。”

    会议室的气氛一时间热烈起来。

    “不过口水仗怕是要打上一阵了。”

    “那感情好,举国上下对这样的舆论阵仗,绝对是一边拍手称快一边积极应战。而纵论全球,又有谁会帮他们?”

    “谁敢帮?这个亏就是再难咽,他们也得打碎牙齿吞下去。”

    ……

    过了一会儿,最先说话那人扬了扬手示意大家暂停一下。

    “先通知下面的人准备准备,必要的一些书面文章,总是要做的嘛。”

    众人心领神会的一笑。

    ……

    转瞬间来到扶桑国的福守缘,正在考虑一个严肃的问题。

    落地前要不要先驱散神社里的扶桑人?

    该问题本来不用想太多,几十年前入侵华夏犯下滔天罪孽的扶桑鬼子是可恨,但福守缘还不至于为一部分人迁怒更多人。

    可偏偏大半夜的,还有不少人在参拜镜国神社!

    一想到里面供奉的是巨量的大小战犯,再想到这些年扶桑人时不时的以此来刺激华夏和其他国家,福守缘就很难说服自己对这些垢日的参拜者手下留情。

    就算今晚他们多数只是惧怕战争才来这里求个心安,他们也绝对不该选择这里,因为这里满载罪恶,且日益累加!

    有过反省的人不会来这里,来这里参拜的人,都是拒绝承认扶桑在战争中给世界人民带来灾难的人,可恨!

    你们也会怕?

    将战火燃遍其他国度时怎么不怕?收获那些染着无数鲜血的财富时怎么没有良心不安?犯下累累罪行时怎么还敢洋洋得意!

    叫嚣着否认历史、肯定战争的你们,也知道怕了?

    那就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反正你们多半不会听。

    所有正在镜国神社内的扶桑人脑海里响起一个问题。

    “你愿意诚心忏悔扶桑当年犯下的战争罪孽吗?”

    神社内的扶桑人喧闹起来,他们以为是身边有人在说话。

    “当年大扶桑帝国是要解放全亚洲,解放全世界,什么罪孽,你别闹。”

    “我也听见了,不是我说的,谁放的屁?”

    “谁干的?在25o万战士的英灵前说这话,不怕被天诛吗?”

    没有人忏悔,只有不断的鼓吹叫嚣,福守缘的杀心立定!

    “天上是什么?好亮。”

    “不对,是陨石,快跑!”

    跑?跑你妹啊,都给我死吧!劳资不需要你们忏悔了!

    轰隆隆一声巨响,福守缘化身的大火球狠狠的撞上了镜国神社的拜殿!

    仅仅一个拜殿可满足不了福守缘,随即一股巨大的冲击波蔓延向神社的其他建筑,摧枯拉朽的毁灭着这个藏污纳垢的地方。

    一片废墟就此产生,同时毁掉的,还有三百多扶桑人的性命以及供奉其中的二百五十多万个灵位。

    身周的火焰散去,福守缘双脚落地,心潮澎湃的他加着自己身魂合一的进度,因为他已忍不住想要呐喊!

    两秒后,半个通京的人都听到了福守缘的怒吼,明明是汉语,但他们偏偏都听的懂,然后他们慌了、怒了、沸腾了!

    曹泥马的小鬼子都踏马听着!劳资这次毁了镜国神社,再踏马的不知悔改,劳资下次毁了整个扶桑!

    曹泥马的,爽!

    这还是福守缘人生中第一次使用这么多的不文明用语,但他真怕使用太文明的用语,反而糟蹋了那份文明。

    当然,最重要的还在于福守缘就是自内心的想这么做!

    形象?跟小鬼子搞个屁的形象。

    任性?对,哥今天就是要任性!

    从被福守缘掳走就没说过话的卡特琳娜这时忍不住问了一句。

    “之前那么痛心于地球被侵略,现在却突然杀了三百多同属地球之上的人,你人格分裂吗?”

    心情大好的福守缘什么也没说,直接用意念传去了关于扶桑犯下的罪行,而这个过程也给他的愉快降了温。

    点起三根长香,福守缘郑重的将其插到地上。

    卡特琳娜的瞳孔不断放大,被俘虏到地球也没有丝毫情绪变化的她,此刻却深深的被这段可怕的历史所震惊着。

    “烧杀掳掠十四年!直接被杀害的华夏人高达35oo万!九千多万人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

    看了看四周,卡特琳娜眼神复杂。

    “现在我反而很好奇你怎么忍得住只弄出这么点动静。”

    福守缘的神情不断变幻,身体时紧时松,良久才吐出一句话。

    “我不止一次的想过大开杀戒,可我不是没人性的小鬼子。”

    “但你不会就这么放过他们。”

    “不错,而且也不会放过你们!”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