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守缘认可敌人的实力和坚持,但认可有时候没什么用,不确认自己的死亡会否有所异变,他就不可能答应敌人的要求。

    想的严重点,当自己灵魂失控,还能复活吗?如果双方星球意志连自己失控的爆都不足以压制,又谈何复活?

    这些福守缘没准备跟德莱厄斯提及,不过他也没一口回绝。

    毕竟即使选择击杀,或许也还是免不了后续一死,那不如再听听他们更多的理由,想来对手也不可能指望就这样说服自己。

    果然,德莱厄斯稍稍等待后没得到回答,便拿出了他们最终的制胜筹码。

    “实力略比我还高的猩红收割者弗拉基米尔最近逗留于皮尔特沃夫,正寻求突破的他需要痛饮一些强者的血液,我想你并不希望皮城警局多出一具干尸,为那段跨越了遥远时空的美好爱恋画上一枚遗憾的句号。”

    侧头避开福守缘突然间锋利无比的眼神,德莱厄斯嘴角带笑,他已经知道了接下来会是什么结果。

    “早说嘛,这个理由我可拒绝不了。”

    没错,相比自身不确定的尚可寻找别的办法避免的危机局面,蔚那边实实在在的危险因素必须先一步消除。

    ……

    事情的飞进展让地球方很有些猝不及防,这特么答应的也太干脆了,可任他们思绪万千,也终究都没有开口,他们知道,此刻谁也动摇不了福守缘的决定。

    “契约石里会清楚的记录,只要你们始终没有阻挠我们赢取胜利的举动,我就不会彻底击杀任何人,一旦我主动对谁出手,立刻便会身死魂灭;至于死亡一次,签约后马上就可以让你们执行。”

    顿了顿,福守缘笑的有些森冷。

    “当然,誓约里还得加上一条,如果蔚有任何危险,牵扯其中之人立刻就将魂飞魄散,同意吗?”

    符文之地五人没有异议。

    “接下来我会制造一块誓约石,我们六人一起誓,越星球意志的神秘存在会将一切记录,当六人完成许誓,誓约石会在五秒后消失,每个人从始至终都能去感应其中的誓言和约束效力。”

    一块满布怪异花纹的白色石头一点点凭空出现,位置在双方相隔的中点半空,完全成形后,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个令人敬畏的存在隐隐的俯瞰着他们。

    最先许下誓约的是福守缘,当白石表面出现了一道紫色纹路,代表其誓约被神秘存在认可并记录。

    之后,五道蓝色纹路6续出现。

    很快,誓约石消失。

    而由于福守缘并没有限定谁做击杀者,符文之地五人开始商量最后的击杀伤害由谁打出。

    诺克萨斯人向来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只是程度不同,所以没人觉得这样做有什么心理负担,反倒是击杀一个极具实力的人对他们有极大诱惑。

    讨论之中,卡特琳娜最先克制住惯有的杀戮**表示不参与,她还算有残余的良知,不准备通过这种方式战胜敌人。

    德莱文随后也表示不参与,他不屑谈良知,但他有顾忌,自封为实力偶像的他,不想自己的战绩染上些许的不光彩,虽然这种不光彩是诺克萨斯以外的人才有的观念,可谁让他想做的,是所有人的偶像呢。

    辛吉德却是很不爽福守缘的,有了机会为什么要放过?道德?能喝吗?

    乐芙兰和德莱厄斯也是早有此念,他们原就没什么顾忌。

    ……

    等待间福守缘笑了:“能快点吗?等死的感觉挺没意思的。”

    别笑他们的感觉更怪,不过他们对很多情况未知,也就很快说服了自己理解福守缘的选择,反正还有复活嘛。

    伊鸾不再有杂念,她只是默默祈祷福守缘能够顺利复活。

    上路士兵口耳相传此事,很快形成了欢乐的海洋,上路的损伤会降到最低,他们的存活几率能大大提高,没人不为之开怀,除了已失去神智的人。

    而他们更多的是感谢福守缘的能力足以威慑敌人,对于他死亡的代价却不甚在意,毕竟大家共同的认知里,英雄可以复活,所以死亡不算什么。

    中下路则只能看到上路的动作却听不到声音,暂时还没有什么情绪变化,但可以预见的是,不少人知道此事后恐怕会心生怨恨,因为相比尽快获胜,他们更在意这一波里自己能否存活。而一旦上路平静,那么中下路……

    这里面没有纯粹的谁对谁错,只是各自的立场不同。

    ……

    德莱厄斯、乐芙兰和辛吉德走向福守缘,他们暂时还没定出谁来完成最后一击,那就一边将福守缘打残血一边继续讨论。

    其中辛吉德最为迫不及待,直接就开启了大招最先到达福守缘身边,洒下一圈毒雾的同时,使用了“过肩摔”令其更靠近赶来的乐芙兰和德莱厄斯。

    阎初等三人学着伊鸾闭上了眼,物伤其类,不能还手只能挨打至死可不会有什么好感觉,若再加上被人围观当然更会不爽……

    三四秒后,福守缘的生命值减少到足以被德莱厄斯的“诺克萨斯断头台”斩杀,可德莱厄斯却没有使用大招拿下人头,反而转身使用了“闪现”逃离!落地后还开启了“幽灵疾步”继续狂奔!

    乐芙兰也是如此,不过技能都用在福守缘身上的她一时间还没跑出太远。

    唯有辛吉德咬了咬牙留下来继续洒毒,但也时刻准备着逃离,只留毒素的持续伤害去击杀。

    上路地球士兵的惊呼令伊鸾等四人睁开了眼,眼前的景象让他们愣住了。

    德莱厄斯的被动技能“出血”打在人身上会凝成一个血滴子环绕身侧,可福守缘身边的五个血滴子却时隐时现,诡异之极。

    辛吉德洒下的毒雾会让人的皮肤乌青,此刻却也生了异变,只见福守缘外露的皮肤时而正常时而乌青。

    但这两者还不是让德莱厄斯和乐芙兰果断逃离的原因,真正的异象,是福守缘身边不停的在出现空间断裂!就好像有两只隐形大手在那里交锋挤压的空间都承受不住了一样,可怕的是,人们能感觉出其中一只大手是战场的规则之力!

    别笑讶然的话道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竟然跟战场规则相持不下?好吧,他对规则的挑战我算是有点习惯了,可他以前濒死之时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激烈碰撞啊。”

    伊鸾点头:“上次他只剩六七十点生命值也没有这样。”

    ……

    对于异常的产生,福守缘其实也是刚刚才明白,原来他早已对自己埋下心理暗示,一旦真正被危及生命,就会立即大幅削弱任何情感因素对决策的影响,做到尽量理智。

    因为福守缘很清楚自己的性格极易被情感因素干扰,很可能明明有更好的办法却只是一味遵循感性,所以他才无奈的给自己弄了个心理暗示。

    但由于这种状态近似无情,导致他不敢多想某些假设下会出现什么状况,比如一狠心不管其他人的生死……于是他给自己另加了一层催眠,让自己暂时的遗忘了此事。

    而此时,誓约的订立让福守缘必死无疑,所以当初埋下的另一条生路,也就到了该浮现的时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