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五人刚走到己方防御一塔,符文之地五人便已现身中路,意图很明显,占据中路方便随时上下,逼地球五人聚到一路。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虽然本身也是这么打算的,但敌人这般逼迫依然令伊鸾很有些不爽。

    “要不咱去中路撵一下他们。”

    明知伊鸾是说气话,可思及这是关键问题,别笑还是忍不住劝了一句。

    “抓紧时间推塔取胜才是真的,别理他们。”

    嗯了一声,伊鸾没再说什么,本来也就只是口头泄一下。

    第五波士兵出现在防御一塔下,五人跟着同胞一起行进,福守缘沿途安抚着他们的情绪。

    莫寒瞥了福守缘一眼,对人心敏感的他能感觉到福守缘前一秒还伤痛于中下路即将到来的牺牲,后一秒却就撑起了笑容。

    面无表情的莫寒在心里暗自赞叹,不愧是我看重的人。

    幸好他没把话说出口,不然其他人又该胡思乱想了。

    ……

    地球五人到达敌方士兵的视野范围,也就出现在符文之地五人通过共享得到的视野里,德莱文和乐芙兰随即转往下路而去。

    一切正如之前所分析,地球前几波的推进不会受到阻碍,但相对的,他们也无法阻止符文之地在几波内弭平能量差距并反。

    每一路的能量功勋恒定,五人分享一路和五人分享两路的区别自然极大,符文之地这一波就能把双方差距缩小到一定程度。

    上路敌兵被击杀的只余三十多人后,地球五人赶往中路,将三个敌方英雄逼退到下路,以此来延缓他们追赶差距的进度。

    地球五人在中路没停留太久便又赶往下路,依旧是为减少敌人的击杀数。

    这次敌人没有再避开,因为下路的地球士兵已然不多,地球五人只能缩在防御塔下击杀敌兵,而不敢在众多的敌兵当中与敌英雄进行交锋。

    不久,下路的地球士兵全数牺牲,第五波战斗步入尾声,符文之地五人转移到中路,地球方不再追赶。

    ……

    第六波战斗开始,地球方在装备上仍然领先,同样采取了第五波的战斗模式,一路撵着敌人……

    到了第七波,符文之地在装备上已经反,代价是上路防御二塔被破。

    按出装进度来分,此时已属于整场战斗的中期,地球方在团战上仍有着些微优势,在上路多呆一会儿拿到摧毁防御塔的奖励后依旧选择了追撵敌人,只是过程中更加谨慎小心了,因为敌人如今也有了反打的资格。

    ……

    战况在第八波时出现了大的变化,符文之地五人跟随在上路士兵当中,显然是要从此展开对地球方攻略上路防御三塔的阻碍。

    五对五,击杀士兵的效率还是地球方总体高一些,但摧毁防御塔一事就变的遥遥无期了,这种情况早有预料,只是打破局面的方法却仍没能想到。

    阎初一皱眉:“这一波他们还仅是被动防守,再等两波估计就要主动挑衅逼迫团战了,难道我们真的只能按原先所想?一点点消磨防御塔的生命值?”

    别笑摇头:“拖得太久,士兵的牺牲就太大了,敌人翻盘的可能性也会变大,毕竟后期他们的明面优势会渐渐增长。”

    伊鸾看向有些走神的福守缘,她相信他正在酝酿一个好办法。

    “你想到什么了么?”

    回过神来的福守缘回应道:“我想跟他们谈判。”

    除了莫寒,另外三人的表情都有些囧,尤其伊鸾,期待越盛,失望越大。

    “谈判?你刚刚走神是在想怎么说服敌人?不觉得很荒谬吗?这种情况下敌人会让我们长驱直入?凭什么?”

    福守缘毫无迟疑的应了一句,伊鸾瞬间被说服。

    “凭我可以彻底击杀一人,谁愿意真的死呢?”

    阎初笑了:“我还以为你初期就会寻机出手,可一直没动静,我也没好询问。大家想必也都从资料中得知了这事儿,心里头肯定也都在隐隐期待着吧,这应该才是上面认定的终极制胜王牌。”

    莫寒、别笑和伊鸾都点了点头,然后等着福守缘的解说。

    “想要在别人的心灵主场确保击残,有三点前提。一是要近身才有机会;二是单凭我自身固有的力量不足以显化出繁多的手段,上一场也是等到最后攒了很多能量才出手;三是最好先令目标身魂分离,以削弱其**对心灵意念的养护强化。”

    说着,福守缘走向前方。

    “先说到这儿,时间紧迫,你们剩余的好奇,可以从谈判中获得满足。”

    随着福守缘的接近,站的稍微靠前的德莱厄斯和辛吉德一步步后退,6oo射程的突进和团控让他们不得不防。

    “不用再退了,我的队友并没有跟上,我们这不是要寻机交锋的意思,我们是想跟你们谈谈。简单来说就是让你们不再阻止我们推进,砝码则是这一场我保证不会试图彻底击杀任何一人。”

    此刻的福守缘一个人孤单单的凸显于战斗前线,符文之地另外三人也不由靠近,若有机会,他们很乐于收下福守缘的人头。

    可这段语调平淡的话语却让他们猛然间想起,眼前之人是彻底毁了条魔灵奥莉安娜和大明家黑默丁格的极端危险分子。

    而说到底,为什么两个星球的人会激烈争夺成为英雄的机会?

    为的当然只是能量功勋和进步之机,可若非有着复活,外加其他战场暂时还没有哪个人能像福守缘那样彻底毁掉英雄,又有几个人敢拿命去挣那点好处?

    事实上,条魔灵的身魂分离和大明家的心智被夺早已在符文之地引起了轩然大波,没有谁不怕死,人们纷纷表示不能被安排与他作战,一旦遇到就将直接退出战场。

    如果不是后来符文之地星球意志明言已对其施加限制,他们自身仔细分析也现其本来的限制就不少,英雄联盟最高议会又适时给出了防备之策并不断改进,德莱厄斯等五人断不敢交战至今。

    先,他们知道福守缘只有近身才能施展出心杀手段。

    其次,刨除有自杀倾向的条魔灵只消耗了福守缘846点能量这一情况,从黑默丁格那一战耗去6732点能量可知,这种心战对能量的需求和消耗极大,在前中期理应不会遭遇,否则福守缘即便功成身退也会大大的掉落等级属性。

    最后最关键的是,在有了不能直接击杀的限制后,心界的主场优势被无限放大,只要心念坚定自己不动摇,就能立于不败之地。这一点是星球意志所言,所以哪怕前面有着两例败绩,他们也都只能相信并纷纷努力巩固自己的心防。

    另外,符文之地有小道消息说第三场战斗里星球意志会亲自寻机葬送福守缘,这也好歹给了他们一点底气。

    只是底气再足,临到自己身上时算起来,也只会想着七波战斗后福守缘拥有至少一万二的能量,确实已有尝试的资本。这是生灵的天性所决定的,没有人能无视被变成白痴的威胁,那甚至比彻底死亡还要更让人难以接受……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