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得近了,符文之地三人渐渐听清了别笑哼的是什么,调子有些杂乱,显然是刚刚乱编的曲,而在他们的理解里,其内容正如预计的那般嚣张。?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胆敢说不字,上前揪脑袋;死在荒郊外,管宰不管埋;送上望乡台,永远回不来。”

    在敌人看来,别笑此刻猥琐且张狂,但身为侵略者又怎么能一眼就看出他挑衅的背后压抑着的深沉悲痛。

    “嘿,千千万万人,尸骨无需埋,永远回不来。”

    “回不来。”

    直到听闻后两句,卡特琳娜突然有点理解别笑的感受了,她的脚步在不知不觉间慢了些……

    德莱厄斯的反应则截然不同,他点点头然后摇摇头,最后冷冷一笑。

    “前几句我还挺欣赏他的狂傲,可惜他终究还是显示出了软弱的本质。在敌人面前露怯,难道还想让我们手下留情不成?好笑,这可是战争!”

    辛吉德很赞同德莱厄斯的态度。

    “要硬就硬到底,挑衅之后又感慨地球的命运,没意思,我的不爽都被打消了,本来快忍不住随他的愿直接上前干一场的。”

    卡特琳娜皱了皱眉,这两人完全是铁石心肠吗?

    “有句话说的好,战争让女人走开,瞧这一副为敌人忧心的小模样。”

    匕迅疾的架到了辛吉德的喉咙上,却又很快收走。

    “仗着战场上无法伤害同阵营者就放肆,很好,场下见。现在就开始祈祷你的药剂能把支离破碎的尸体也救活吧。”

    无视卡特琳娜的威胁,辛吉德的话依旧刺耳。

    “我说错了吗?哦,我知道了,一定是那个我连名字都不屑记住的家伙制作的冷漠药剂效用不强。这位女士,或许你需要从古至今最好的药剂大师辛吉德为你重新炮制一瓶更为强力的药剂。”

    深吸一口气,卡特琳娜将两把匕入鞘。

    “我记得你师傅还没死,另外你最好识相的告诉我,你是如何得知。”

    被提及师傅,自鸣得意的辛吉德顿时气焰大减。

    “被索拉卡诅咒后,他已经很久没进过实验室,他根本静不下心来搞研究,现在我才是药剂领域最强的。”

    卡特琳娜冷淡的哼哼了两声。

    “好吧,就算我头上还压着一个人,你又能好到哪儿去?如果克卡奥家族的当家人乃是个连战争的残酷都无法全面接受的柔弱女子一事传开,诺克萨斯会不会笑翻天?哦,恐怕德玛西亚和艾欧尼亚的人都不会相信呢。”

    “我只想在你死之前弄清楚你是怎么知道的,别扯废话。”

    “想我死的人很多,但就凭没有了你父亲的克卡奥家族,还杀不了我。”

    冷眼旁观的德莱厄斯这时插言道:“战斗要开始了,别废话,说你是怎么知道的,然后这事儿由我担保不会有波澜。”

    上司话了,辛吉德脸上的挑衅意味一收,他也明白现在是靠着谁嚣张。

    “去年我想多参考点资料,可是去那人的实验室却没能如愿,哼哼,我就杀了他,然后从搜到的档案中得知。”

    不等卡特琳娜说话,德莱厄斯先给此事定了基调。

    “行了,这事儿到此结束,是时候逼走别笑了。大诺克萨斯的脸面容不下有人这般撩拨。”

    ……

    看到三个对手果然如福守缘所说的那样忍不了挑衅现身,别笑停下了哼吟往后退去,交手的位置得稍稍靠近己方防御塔才能最大限度的保证自身安全。

    一番短暂的交锋后,恰好是双方第三波士兵到来之际,别笑去往了上路。

    别笑的四个技能全用,不过普通技能在他到达上路时也差不多该冷却好了,至于12o秒的大招,那本就不是用来对付士兵的。

    这一次别笑的“笑疯癫”命中的是德莱厄斯,好笑的是,被追打的辛吉德内心还有点小开心。

    上一次你们肯定笑我了吧,让你也享受享受,下一次最好轮到卡特琳娜。

    心理阴暗的人,别指望他会真正的把谁当队友看待。

    不知道德莱厄斯是否迷迷糊糊的感知到了这股恶意,中途已经跑开了的辛吉德又被他一个钩子拉回来打足了2.5秒。

    当然,清醒过后的德莱厄斯只是说这属于随机下的偶然。

    但是撇了一眼嘴角忍不住上扬的卡特琳娜,辛吉德还是觉得有股郁闷的邪火在冒。

    看到辛吉德不爽,卡特琳娜就爽了,心里甚至想着要是这次被控的是辛吉德,她一定毫不犹豫的把全套技能用出,是的,包括大招也用掉,反正也不至于杀死,影响不到大局。

    隐隐猜到卡特琳娜的心思,辛吉德恶狠狠的想,小娘皮别落到我手里,到时看我不用各种各样的药剂好好把你招待到不成人形。

    两个队友微妙的对峙让德莱厄斯有些头疼,但既然没闹腾开,他也不准备现在说什么,等战斗结束再想办法处理。

    ……

    德莱文在下路突然笑了起来。

    “我是第一次见我大哥对自己人出手,这让我猛然有个想法,要是他叛出诺克萨斯会怎样?敌对起来是不是一样冷血?”

    乐芙兰没有搭理德莱文的异想天开,德莱厄斯和斯维因联手纵横于诺克萨斯,正是权势滔天的时候,谁背叛也轮不到他背叛。

    “其实他在只是个小兵的时候就对诺克萨斯的现状心存不满,不过他倒没想过离开,而是努力在带来变革。”

    说的好听点叫变革,难听点就叫争权夺势,乐芙兰作为与之斗争的失败者,对此有一定的言权,但她懒得跟德莱文扯这些。

    “我知道‘黑色玫瑰’从诺克萨斯台面上的中坚势力变成地下活动组织让作为本代领的你很不甘心。你有没有想过,另寻他路来重新获得更多话语权。”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乐芙兰无法沉默了。

    “什么时候一心做着偶像梦的德莱文也开始关心这些了,想要拉拢我和‘黑色玫瑰’,凭你还不够格。”

    德莱文嘿然一笑:“我当然知道自己不够格,我只是提一提,时机恰当自有其他人跟你谈。对了,听说你和斯维因之间有猫腻?那也许很多人就不用再操心了。”

    然而任德莱文如何试探,也无法从娇笑晏晏的乐芙兰身上找出什么破绽。

    “你看不清虚幻与真实,而‘黑色玫瑰’终将再次绽放。”

    “无趣,一个个都城府深沉,还是战斗最直白。”

    ……

    看不得对面的恶心玩意儿笑的丑态,伊鸾撇了撇嘴:“又不见占优势,笑什么笑,跟白痴一样。”

    福守缘一乐:“没规定形势不好就得板着个脸啊,那时候你又该说他们心态很小白了。别瞪我,当我没说,好好好,一起打哭他们总行了吧。”

    “这才是一个好队友该说的话……喂,一会儿打不哭你就用干涉让他们哭啊,被你这么一说,我可想看这帮侵略者哭嚎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