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特琳娜的无助让泰隆内心隐隐的疼,但他不会表现出来,他宣称的人生信条是只敬重击败自己的人,所以他誓效忠的对象仅是马库斯?杜?克卡奥将军,至于他敬重之外会有些什么情感,没有人能看透。八??一中文 W?W㈠W.81ZW.COM

    现在,泰隆明白自己要做的是严守规矩,而不是去干涉这对父女的交锋。

    但无论接下来事态将如何展,泰隆很清楚一点,刀锋之影永远是一把利刃,不管是用于杀敌,亦或是为了守护。

    ……

    撕开药剂瓶口的封印,一股森冷的气息透出,卡特琳娜有些出神的盯了一会儿瓶子里紫色的药水,然后她看向泰隆。

    “以前你算是我半个老师和朋友,难不成喝下这个药剂后就不是了?”

    “冷漠药剂只会让人对当下不算亲近的人极端疏远,以免情绪越演越烈最后反过来驱策你,其他的影响是没有的,毕竟将军和二小姐不会希望您真的失去感情。”

    在泰隆刚刚开口之际,卡特琳娜就已经将冷漠药剂一饮而尽,总归要喝,管它有什么坏处,要是能抵消她此刻复杂的心绪,倒也不失为一桩好处。

    仿佛坠入深渊,卡特琳娜只觉得身心一瞬间就被冻僵,有什么东西正被掩埋,明明她知道那是什么,但她已经对其不感兴趣。

    恍惚间,卡特琳娜恢复了清醒,她扫了一眼面前站立的人们,只是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开,因为她现在没有说话的兴致。

    卡特琳娜拿过镜子,隐隐的想扯起一个笑容,可这个过程却是那么的难看,然后镜子掉在地上摔的支离破碎……

    这一天,卡特琳娜失去的还包括本就不多的笑容。

    是源于接连的身心疲惫?还是药剂有着其他影响?卡特琳娜找不出答案。

    ……

    三天后,身体恢复的卡特琳娜重新杀奔战场,只是每次战败敌军之后,她就会立即离开,至于军队后续的行径,她既不会过问也不会参与。

    马库斯将军也不再强行安排什么,一切,似乎就此过去……

    直到来自地球的两种极端的对比狠狠冲击了卡特琳娜的心灵,一种强烈的悸动慢慢掀开了冷漠的一角,她朦胧之间不愿再对平民挥动武器。

    若只是这样,其实冷漠药剂并不会出来干涉,它的效果是全面的压制卡特琳娜极端的疏远当下不够亲近的存在,却不会狠绝到阻拦她对新的人事物有些许的认同感,由此衍伸出的情绪只要不达到热心为之改变付出的地步它就不会去管。

    可是德莱厄斯随后的话语,完全的揭开了卡特琳娜曾经掩埋的情感,让卡特琳娜对这方面的模糊感觉变的清晰。

    如此一来,冷漠药剂便不能坐视,它猛力的释放着威能,企图将卡特琳娜内心中复起的波澜重新掩埋……

    没错,德莱厄斯的谋划成功了,冷漠药剂起效了,正义并没有像故事里一样的压倒邪恶,卡特琳娜当年的纠结很快被拿下,并不十分强烈的新认同也被顺带镇压。

    而冷漠药剂的威力强悍如斯,究其根源却是由于卡特琳娜本身还没有做好为了心中的不平去推翻自身其他认知的准备。

    父亲的期盼,需要她支撑的妹妹和其他家族成员,诺克萨斯现实的生存环境,这些才是卡特琳娜内心最大的滞碍。否则当年就直接闹翻了,又怎么会只是内心纠结导致生病,最后让冷漠药剂有了挥的余地。

    也不要说卡特琳娜软弱?现实中又有谁能随心所欲?没有人!

    谁没点这样那样的想法?可是生活的重压让太多人偶尔兴起不算坚固的念想终究化为泡影。

    强如一国脑,也总是忙碌着各种各样的内忧外患,真正想要彻底推行自己的执政理念,难。

    不过,世间上也总还有那么些人永不屈服,他们会认真的去贯彻自己的信念,不管是成功又或失败,他们活出了自我。

    当然,活在纷扰的世界,烦恼随时随地都可能去侵袭无论怎样活着的人。

    而卡特琳娜,在一个关键的岔路口,被其他的因素影响着失去了或许会拼出的精彩人生,这对她个人来说,是不幸的;可对于那些与她密切相关的人来说,他们没有失去一个理想的后裔、姐姐、依靠,难道不是幸运?

    再换个角度,能让最在乎的人好,卡特琳娜自然就会觉得好,所以幸与不幸,绝不是一成不变的概念。

    绕来绕去,卡特琳娜最后还是挥舞起匕,行走在她曾经两度不愿踏足的道路,也不知最深层的“她”,是否正无奈悲鸣。

    ……

    如若福守缘此时在中路用被动能力“瞬时神灵”助推卡特琳娜反抗冷漠药剂,或许她最终会后退,可惜他远在下路,也只能是叹息着鞭长莫及错身而过。

    听见福守缘的长叹,伊鸾也叹了口气。

    “又忍不住关心中路了?别看了。就像你之前所说的,专心把下路的优势扩大才是对他们最好的交代和祭奠。我在努力的践行,你也不能偷空耍懒。”

    摇了摇头,福守缘很有些怏怏不乐。

    “刚刚我现卡特琳娜表现出特别明显的厌战之心,就顺势给她加强了一下厌战情绪,可惜距离太远导致效果不是很好,之后也不知道德莱厄斯跟她说了什么,她终究还是再度举刀。”

    伊鸾按捺住心里升腾起的小小失落,转而浮起一丝不满,说话的语气不免就重了点。

    “成功了固然是好,但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的经不起打击了?一次小挫折而已,难道你争取胜利都是要指望别人施舍吗?”

    这近乎于指责的话语,福守缘一概接下,他笑了笑,重新振作起精神。

    “别担心,我只是一时间太想把握住这突然出现的机会,毕竟卡特琳娜的罢战会引连锁反应,胜利会更快,牺牲会更少。但我从没觉得靠我们自己拿不到胜利,都只是时间问题。”

    “哼,这还差不多。”

    福守缘的眼神再次移开,这次他没有看向中路。

    “上路的战斗会最先结束,算是个好消息吧。”

    地球方在上路的战斗,进程异常快。

    一是没有英雄的牵制,这是双方各自有信心的换路,但事实证明了辛吉德那可怕的毒雾并不能帮着其他两人整体上盖压地球方。

    二是符文之地士兵的战斗模式很呆板,攻击某个目标就会进行到底,除非身边有己方英雄被攻击,士兵才会在“仇恨值”的设定下改换目标。相对的,符文之地三人越往深处走,遭受的反击力度就越大,那是地球的烈血汉子用生命在捍卫胜利的阶梯。

    有了这样沉重的两点,地球方上路三人若还拿不下大的优势,那叫他们如何去面对中路的壮烈?

    所以,地球方上路三人含着泪直接冲进敌军深处大肆的优先消灭攻城士兵,之后又来回游走在敌军当中寻找最好的战机。

    双方火力此消彼长,符文之地上路的士兵死的越来越快,战斗已无悬念。

    相比中路的惨烈胶着,地球方上路士兵存活的极多,甚至一个攻城士兵都没牺牲,而三名英雄很快的全升了六级。

    耐不到敌兵死尽,地球方三名英雄转身奔向了中路,因为那里传来的悲壮气息不断的压迫着他们!

    那种痛,忍到全体升六已是极限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