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莱文从来都是一个疯狂的人,或者称之为变态也可以。八一??中文 W?W?W?.?8?1㈧Z?W㈠.?C㈧O㈧M?

    不同于他的兄长德莱厄斯,战场上的胜利对于德莱文来说是绝对不够的,他热切的渴望着更多人的承认、喝彩以及荣耀!

    他先是在熟悉的诺克萨斯军队里寻求成名的机会,可他的戏剧天资却被严重埋没。此后,带着能与世界分享“德莱文”这个大名的渴望,他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监狱体系。

    在监狱里,德莱文将枯燥无味的例行公事转变成一个前所未见的奇特景观,并由此获得了梦寐以求的名气。

    在德莱文次行刑的时候,他下令让死刑犯逃命,此举震惊了在场的旁观者们。而正当死囚刚要从视野里消失时,他用一记无可挑剔的飞斧结果了囚犯。

    很快,德莱文的所有行刑都变成了一个考验,一个诺克萨斯的囚徒们为了最后的一线生机而奔跑的考验。他把这种考验当做他的个人舞台,并且将行刑转变成了一种主流的娱乐方式。

    每一次他都会鼓动观众们陷入狂热状态,与此同时,走投无路的囚徒们拼尽全力试图逃离他,可他们从来没有成功过。

    德莱文对诺克萨斯行刑官那套庄严肃穆的黑色制服非常抵制,他披上了一套醒目的服饰,并开出了一些浮华的标志性步伐来彰显他自己。

    人们聚集在一起观看德莱文行刑,而他那些杰作故事也在飞的散播。

    随着人气的增长,德莱文早已膨胀的自负越压抑不住,他的野心怎么会满足于仅仅只在诺克萨斯扬名。

    是的,德莱文的光荣事迹,应该展示给全世界!

    德莱文这么想着,也这么做了,他带着标志性的口号出现在英雄联盟。

    “‘做到最牛’就是我所订下的每日标准,不管到哪儿都是。”

    而战争的到来让德莱文异常兴奋,一想到能让一个别的世界也见识到自己的魅力,他就开心到癫狂。尤其资料里说地球足足有七十亿人,这么庞大的观众群更是激起了德莱文前所未有的幸福感。

    “虽然我给你们带来的是死亡与绝望,但也请崇拜我吧,崇拜执行着完美杀戮的德莱文!”

    这段在之前的战斗中表的宣言,进一步说明了德莱文的心理早已扭曲。

    这样的德莱文,自然是受不了无视的,所以他决心做点什么。

    ……

    战斗降临已经有一会儿了,福守缘总觉得伊鸾有些不对劲,但他以为她是有些不适应战争的节奏,倒没想过用能力探查,而只是以言行悄然引导着她尽快融入到战争的氛围中来。

    这时德莱文越靠近福守缘和伊鸾两人,很快的竟到了双方士兵交战的一线位置,一旁安稳攻击的乐芙兰现了异常,也赶紧向这边靠过来。

    福守缘和伊鸾当然也现了,两人不再交流,提起注意看德莱文想要干什么,也在寻找机会看己方能不能做点什么。

    德莱文就在一线位置停下了脚步,虽然他此刻是一个人在此,但福守缘和伊鸾的位置还不能很好的做些什么,不过他俩挺默契的先往前一起走了几小步。

    “嘿,大美妞儿和小朋友,你们沉默太久了,对于我这样魅力四射的男人,你们不来主动打个招呼是不是太失礼了?难道你们就因为敌对的立场而放弃了对我的尊重吗?那可太没有内涵了。”

    大笑出声,福守缘和伊鸾根本憋不住笑,就连乐芙兰也停住脚步摇摇头。

    “自恋的过分了啊,别逗了好吗?中、年、大、叔。”

    伊鸾狂点头,明显很赞成福守缘这话。

    叹息一声,德莱文完全没有自己在搞笑的觉悟,反而一脸怜悯的看着福守缘和伊鸾,其严肃正经的作态反倒让他们笑不下去了。

    “原来是两个愚蠢的凡人,领会不到吾之魅力的你们,太可怜了。”

    乐芙兰手扶额头,只觉得剩下的几步路是那么的难走,如果这丢人的货不是我队友该多好,我就不用上前支援保障他生存了。

    而遇到这样的人,福守缘和伊鸾也只能是甘拜下风,一时竟无话可说。

    那就动手!

    趁着乐芙兰注意力分散,德莱文也是一脸感叹,福守缘瞬息之间做出决定。随后他将一直留着的技能点使用了,同时将战场信号在德莱文处标记了一下。

    被提醒的伊鸾都还没反应过来,福守缘已经杀意喷薄而出晕眩住周围敌人o.5秒,同时锁定了德莱文,瞬间便出现在他身边一刀砍了下去!

    正是“万物皆杀”技能动,此时才反应过来的伊鸾紧接着使用了“纸片轻舞”技能,漫天碎纸飞向德莱文。

    德莱文当然想躲过伊鸾的技能,但普攻之后福守缘接了个“禁锢”效果,于是德莱文便只能把这一切伤害都承受住。

    最后,福守缘施施然的饮下“生命药水”返回,一路上也就是承受了些附近敌方士兵的攻击罢了,而此时紧急赶来的乐芙兰已经威胁不到他。

    跟伊鸾击掌庆祝,福守缘很满意这次出击的成果。

    光“万物皆杀”的真实伤害就是116点,再算上福守缘随后的一刀普攻和伊鸾衔接上的持续混合伤害,德莱文572点的生命值已经减少了三分之一还多。

    然而没等福守缘多开心一会儿,德莱文的笑声在“禁锢”效果结束后再度响起。福守缘带着疑惑转身看去,德莱文跑出技能范围的同时笑的很开心。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会忍不住突进上来打我,可你这样正是中了我的计,小子还是嫩了点儿!”

    福守缘一脸不屑。

    “你的意思无非是说‘万物皆杀’冷却高又是单体突进,在最初既不能群伤清兵又不能真的突进杀人,不如其他两个技能。”

    德莱文一边后退一边又秀起旋转飞斧。

    “你这表情很讨厌啊,难道还想反驳吗?”

    乐芙兰和伊鸾其实也觉得没什么可辩驳的,但她们又凭直觉相信福守缘会拿出很有说服力的理由。

    “平稳的对线攒能量,其他两个技能确实要合适些,但我为什么不可以打的激进些?你可以尽力走位闪躲,不给我机会消耗到你甚至击杀,但那样却也算是被变相的威慑牵制了。要知道,没有不好的技能,只有不妥的运用。”

    顿了顿,福守缘一脸玩味的继续。

    “况且非常规的选择或许风险大些,但执行的好,其收益也会更快更多。才经历两场战斗的我都已经总结出这些道理来,难道战了无数次的你还没什么体会吗?那你在这方面倒确实独特。”

    德莱文脸一沉,手中的飞斧旋转的更快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