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守缘也随大流的表现出激动的样子,但他的激动仅仅是由于躲过了一劫,却并不是因为收到至高的祝福。八一中文 W≈W≥W≥.≈81ZW.COM

    讨论完利不利用其性命,转手又送去祝福。若是福守缘不知道这些还好,可偏偏他是知道其中情形的,这样的情况下不心生怨恨就算他心够宽的了,又怎么可能和伊鸾他们一样受宠若惊。

    且到底福守缘心里有没有一丝怨恨?连他自己也说不清。

    从大局上说,不管最后上面有什么决定,这个决定合理与否,福守缘都告诉自己不该有什么怨恨;但一想到自己的命运就这样被无情的摆弄,谁又可能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

    ……

    卢定耳的告辞把福守缘从复杂的思绪中拉了出来,庄老自然也跟着走了。

    剩下五人又小聊了几句,也各自散了。

    没有着急回六大队,福守缘在京都城里闲逛着,顺便打电话问了问山城、黔贵、天府、蒙内是个什么情况。

    从何朗那儿得知,山城这几天有点乱,生过几次不明势力间的碰撞。

    而从万梅那儿得知的则更进一步,明说了这些都是冲着福守缘的父母来的,不过都被她和尚老以及山城方面给打了,另外则还有苗家人在帮忙。

    万梅让福守缘放宽心,刚才已经从上面传来严令,狠狠整顿山城的乱象。对此后者也真就放下了心,毕竟最高层都明确表态了,不消停的那就只能是一个下场。

    ……

    黔贵差点出问题,覃寿今早在他每天修行的地方遭遇大波蒙面人的袭击。万幸方晓雯正好和杨娜一起去找他,更有方晓雯由于遇到过几次袭击后每次出行带的不少人,才免了覃寿这一难。

    至于陈峰,这货极度耐打,两波人去打他主意都无奈归返。

    而刘祭是货真价实的军人,外加跟福守缘的关系也不算太深,倒还没人把主意打到他身上。

    ……

    天府那可精彩了,福礼一和金枝刚一到地儿,就直接请求当地各界协助,在天府风风火火的搞起了一场清扫行动,先一步揪出了诸多心怀不轨的人。

    有些人及时亮开了身份撇清来意,因为多方参与行动,福礼一和金枝也不好下死手,这类人保住了命然后灰溜溜的离开了天府。

    这些人被福礼一记录了一个黑名单给了福守缘,日后会生什么,当弟弟的表示全看姐姐心情。

    更多的人被逮到后还来不及表明身份就被处理了,其背后的人也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倒还省了许多的事儿。

    ……

    蒙内的局势是最平稳的,刚刚经历了一场风波的蒙内,各界的势力一时间都没那个心气儿再闹腾什么。

    唯一不大不小但对福守缘值得一提的动静是,练召翔在此期间遇到他们两人都很是熟稔的上一届学长周浩平,几番只因着感情的走动之后,倒是意外的跟学长在归化市任职的父亲所属那一系建立了良好的往来。

    ……

    接着问候了一下其他各地的亲友同学,福守缘才算彻底的放下了心,一边悠哉的哼着歌儿,一边慢慢往六大队驻地逛去。

    帮了五名队员之后,福守缘紧绷已久而后一朝松懈的身心再也挡不住睡意来袭,照例竖起稍等的牌子,他一溜儿小跑回到自己的房间喊了声“全身清洁”便扑上了床……

    一觉醒来夜幕笼罩,这也意味着战斗快要来临了。

    福守缘没有出去吃饭,因为他估计现在大街上的整体氛围绝对不怎么样,去了只能添堵,还是自己在屋里解决算了。也不想随意变出几个菜,所以他决定自己做饭做菜。

    先拟了个三菜一汤的菜单,然后福守缘变出家乡大米开始了久违的淘米煮饭,跟着他变出各色材料准备秀刀功了。

    说起做菜的刀功,福守缘也就勉强过的去而已,不过看他自己那副神态,倒还挺满意的。

    对此,瑷闭着眼表示不屑一顾。

    一阵叮叮咚咚的忙碌,福守缘把四个菜依次端上了饭桌,之后当然少不了又弄了一小碟儿辣椒蘸水,没有辣椒的一席饭菜,可上不了黔贵人的桌。

    揭开锅盖,大米的香气混合着菜肴的香气,让福守缘觉得自己更饿了。

    正在舀饭,敲门声响起,福守缘一皱眉,门外是苏翎。

    门开了,苏翎一身简单清爽的居家装扮走了进来,毫不客气的表了蹭饭宣言,并安安稳稳的坐到了福守缘的位置上。

    “闻到香味我就来了,愣着干嘛?拿碗筷啊,未婚妻连顿饭都不能蹭?”

    福守缘摇头一笑:“我在想我的手艺该没有退步吧。”

    多舀了一碗米饭端过来递给苏翎,福守缘在她对面加了一个板凳坐下。

    “要来点儿好酒助兴吗?”

    脸一红,想到了什么的苏翎轻轻摇头:“算了,我酒量不好,之后还要出勤的。”

    “那就请吧,别客气。”

    四个菜依次品尝了一口,苏翎给出了评价:“马马虎虎。”

    再吃了口饭,苏翎惊喜道:“饭比菜好吃哎。”

    咳咳两声,福守缘心想你这个客人也太不给主人家留面儿了。

    白了福守缘一眼,苏翎说道:“咳什么,实话实说嘛,多大点事儿啊。”

    得,你倒真不客气,懒得扯了,福守缘专心对付起饭菜,既然你说不好吃,那我就自己多吃点。

    可苏翎虽然对四个菜都说过了马马虎虎,自己下手下嘴却丝毫不慢,很快的,福守缘做的菜就都被消灭干净了,饭也不够了。

    四目相对,明显两人都没吃饱,这才正常,瑷表态不吃,福守缘是照着自己的食量做的,多了个人怎么会够吃。

    随后,本着不浪费的原则,福守缘依次复制出了这四道菜和两碗米饭,再度被消灭干净后,两人才算是吃饱了。

    正准备收拾碗筷多呆一会儿的苏翎很郁闷的看着福守缘,因为他把碗筷全部用能力给瞬间清洁了,还一副我不想麻烦客人的优秀家庭煮男做派……

    眼神飞快扫了一圈儿,苏翎自顾自的把电视打开,心说找个呆下去的理由还不简单?

    想过把电视给弄坏,但福守缘也只是想想,真要那样做的话就太伤人了。

    给苏翎置备了茶果点心,待客之道嘛,然后福守缘打开电脑,插上他出门后有人送来放在门外的光盘,查看起最新的双方英雄数据。

    里面还有专门给此次京都战区的出战英雄准备的资料,并在分析了他们的情况后,推测了敌人本次可能出现于京都战区的英雄。

    ……

    房间里显得很安静,福守缘专心的演算着可能的战局,苏翎不时瞄一眼福守缘,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流逝。

    半个小时后,福守缘揉了揉太阳穴。

    “苏翎,你看过这次更新的资料了吧?”

    一直关注着福守缘的苏翎迅回应:“看过,怎么了?”

    “有特殊列出的资料吗?”

    “有,一份是五位英雄的情况分析,让士兵知道该怎么配合;一份是需要注意的敌方英雄,告知士兵如何最大可能的从其手上保下命来。虽然很惭愧我上不了战场……我会为你们祈祷。”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