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翎的窗口正对着训练场,她想了想推开窗户,喧哗的人声更为清晰的传了进来。?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皱着眉逡巡,苏翎看到了福守缘脸上放松愉快的笑容,大约两秒钟后她收回了视线。而就连她自己也没觉,她原本皱着的眉头也已经松开。

    不时看上两眼,过了会儿苏翎又有些不开心了。

    “谁的压力都大,但你们这帮家伙除了胡吃海塞外,就不能想点别的方法缓解压力吗?没点创意,走到哪儿都能看见一帮喝酒唱k赌博的,还有那什么,呸呸呸。”

    猛地关上了窗户,正好福守缘感应到视线看了过来,只依稀捕捉到一抹娇艳的羞红!他不由的好奇心大起,也不知道这个平日里冷面精明的瑶族大美人儿,是想起了什么才会这般模样?

    然而很快红脸叮咚的楚燃又上来缠着敬酒,福守缘的心思也就收回到了酒桌上,继续着灌趴全队的伟大事业。

    福守缘本来酒量就好,还能直接将酒转化成能量物质,他若不想醉,那真是怎么也不可能醉。

    说喝倒全队,还真有这个可能。

    其他队员心里也都明白这点,但不管出于何种原因,他们反正都愿意上前与队长多喝几杯。

    站着坐着的人越来越少,趴着躺着的人越来越多,福守缘乐呵呵的准备拿下最后几人,而这期间苏翎的窗户开了又关……

    最后剩下的是几位女士,毕竟起初一些女性还放不太开,一帮大老爷们儿也不好跟她们劝酒。

    福守缘随手一指,旁边空地上多出了几副凉椅。几位女士看了看前车之鉴,一群躺在各种物件儿上的男男女女,明白了到最后这待遇毕竟是不同的。

    几人也没什么异议,又跟福守缘聊这聊那,高高兴兴的一杯接一杯喝着。说实在的,放放心心的跟一大群人饮酒畅聊,这也算是她们生平第一遭,还挺有趣挺开心的。

    不一会儿,最后几位女士也罢战了,嘟嘟囔囔的在福守缘给她们准备的凉椅上躺了下去,很快就面带微笑的睡着了。

    看着偌大的训练场地里近两百号儿人横七竖八的躺着,听着不少人哼哼唧唧的说着梦话,感受着阳光温柔的轻抚着自己,福守缘笑的很轻快。

    掀开占了自己座位的马结,福守缘一屁股坐了上去。

    “你小子要坐这儿那还嫩了点儿,不笑到最后,可没资格坐这个位置。”

    哈哈一笑,福守缘还是好歹赏了马结一个垫子,照顾到头部也就够了。

    然后福守缘轻轻哼哼起歌儿来。说起来,他以前可是通宵麦霸来着,如今却突觉自己有好久好久未曾痛痛快快唱过歌儿了。

    刚随性哼哼了几句,一阵香风袭来,一双白嫩的玉手拿着一个奇特的酒瓶递到了福守缘面前。

    “刚刚没来凑热闹,现在小女子携好酒来向队长问好。这是外界绝对没有流传的名酒稀珍,云滇省玫瑰露酒,源于唐代、至清代名臻巅峰、绝迹于民国后期。”

    这种稀世珍酒轻易不示人,但既然已经拿出来了,那么让人喝掉的诚意就十分的足了。所以福守缘也就没准备客气了,伸手接过便要打开瓶盖。

    而这时一只青葱玉指轻轻柔柔的压住了瓶口,红润诱人的脸蛋儿靠了过来,呵气如兰,还带着一缕难言的酒香亦或是花香?

    “等等,这酒传到我们这几代,有了个规矩,得要你捧着让我来开。”

    苏翎含笑说完就要打开,这次却换成福守缘从另外一边压住了瓶口。

    “你也等等,这里面若还有其他规矩,那你不妨一次就说个清清楚楚。”

    苏翎妩媚一笑:“玫瑰玫瑰,你说会有什么规矩呢?”

    这一下差点把福守缘的心和手都给电走,他也是这时才惊觉苏翎竟换了一身很喜庆的衣裳,再加上她此刻一反之前的孤高清冷,福守缘心里警兆大起,绝对有猫腻!

    “我不懂,你也别说,请你回去休息,我也要休息了。”

    七支美丽的翎羽在苏翎手上展开又重合到一起:“你这辈子注定不会只属于一个女人,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福守缘一脸坚定:“我会努力让自己不伤人心。而我们也不过初见,你敢不敢矜持点别来招惹我。”

    将翎羽散开插到长之中,苏翎的神情随着型在变换,一种神圣华贵的气场当即从她的身上散开来。这个瞬间里她已经彻底化身为族群的代表,但好在很快的,她又回归到自己。

    “今天我拿出了前半生仅有的两瓶玫瑰露,我已经为你喝了一整瓶,只要你再喝下我给你开的玫瑰露,我们就算订婚了。”

    福守缘瞪大了眼,立刻便要开口拒绝,然而苏翎复杂哀婉的眼神让他莫名的暂停了一拍。

    “如果你不喝,那么已喝过玫瑰露的我,就只能于半小时内在周围的男人里随便选一个让他喝下这酒,就此身不由己的委身于一个我不爱的陌生男人。那该是何等悲凉的人生?”

    她绝不是在说笑,这等于是先就把自己给逼入了一个不成功便成仁的地步,也让本该立刻拒绝的福守缘很是难办。

    “订婚不是结婚,有什么办法可以取消吗?”

    苏翎本不想说,可她真的没有说谎或逃避的本事。

    “可以。想要洗去一段感情,先要在先祖灵前陈诉理由;然后必须到千犬山和万蛇洞里分别走一遭,看犬灵和蛇灵谅不谅解;最后需放血洗炼孔雀翎,直到使其返本还源。后面三个无论哪一个都绝对是九死一生。”

    福守缘却笑了:“对我来说,还是有可能达成的。”

    神色稍黯,苏翎叹了口气,玉指轻点着瓶盖儿。

    “真不知是否该谢谢你这么心软,我是在算计你啊,这样你也还是愿意让我继续开启这瓶酒吗?”

    算计就算计吧,事情已经这样了,尽力达成一个大家都好的局面才是当下最紧要的。

    “现在我有什么办法能直接取消订婚吗?你知道在我这里是什么都有可能生的。”

    即便这是她和她身后的家族主动挑起的两难境地,可这么出色的女孩儿被悔婚那将是多么大的打击,所以福守缘终归还是希望尽量给出一个两全其美的解决之道。

    听了这话,虽然自身也更多的是出于家族的考虑才有了当下的进退两难,可女孩儿的骄矜心思也还是让苏翎的心情更不好了。

    “没有,玫瑰露已经喝了一瓶,另外一瓶必须半小时内喝完,这象征着情定今生、一世美满。”

    福守缘的手指从瓶口轻轻移开,叹道:“那就打开吧。”

    努力的将其他情绪全抛开,苏翎抱持着初始拿出玫瑰露的心情郑重开启了这瓶酒。

    四溢的酒香伴随着苏翎灿然的一笑。

    “不管此前和未来是怎样,这一刻,我是愿意当你的新娘。”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