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怎么聪明,福守缘也才刚踏入真正的上层圈子不久,哪儿能了解到实力之外的人情世故中这么多的弯弯绕绕,是以还浑然不知自己很可能因小人作祟,而变相的得罪龙门派这个道教大宗。?  ?八?一中文 W?W?W?.?8㈧1ZW.COM

    幸好,排在贝天云之后的人给懵懂的福守缘带来了转机。

    蔡厘庆,道号蔡兴庆,男,汉族,29岁。为龙门派一位长老的真传弟子,他其实才是此次派来六大队的宗教和修炼界人士名义上的领头人。

    这么看贝天云该排在蔡厘庆后面,然而蔡厘庆平日里却也并不是只知闷头修炼,对一些情况还是明白的。

    蔡厘庆很清楚贝天云身为当代掌教的弟子,虽不得道法真传却很得俗务上的信任,平日里在派内那可是威风的很,甚至外界很多人也因此颇给他点小面子。

    这次要不是贝天云的身份底子当不了这个领头人,哪儿能轮得到蔡厘庆。何况出时掌教也淡淡表示贝天云见的世面多,让蔡厘庆多听听贝天云的。

    心思活泛的蔡厘庆,虽看不起这等溜须拍马之人,却也不会因一个排名问题得罪掌教面前的红人,自然是谦让了贝天云在前。

    蔡厘庆也不会觉得这样就失了面子,因为在他和其他真传师兄弟的眼里,贝天云说到底只是无根之木罢了。

    想他贝天云一介普通弟子,日后做不了长老更没资格竞争下一任掌教之位,风光不过一时而已。

    若他眼光长远,现在结交些有潜力的师兄弟,互相交流些实惠的同时低调些,那么未来或许还没什么大碍。

    但贝天云偏偏行事高调招风,得了实惠还爱拿出来卖弄炫耀,同门关系也处不好,简直就是自行取死之道。

    现在是掌教在俗务上用着他还挺顺手,大家也就都隐而不,等以后掌教离位升天,有些东西就会到了清算的时候。

    看着同样一身道装的蔡厘庆上前,福守缘稍有些纳闷。

    要知道除了前面的三个官方子弟,其他军方、世家可都是只有一个领头的排在前面,而后名单上商界、英雄联盟方面都是这样。唯独宗教和修炼界这一块儿有两个人排在前面是要闹哪样?明明说了这两界是算在一起的嘛。

    不过这个蔡厘庆气息灵活又不失定性,实力为B级,比贝天云高了半级,而且是实实在在自己的本事,倒让福守缘起了点兴趣。

    福守缘可没什么顾忌,直接就问了:“你和贝天云到底谁是领头的?我若有事儿想跟你们那边交流,该和谁说?”

    没有急着回答,蔡厘庆整理了一下思路,这才缓缓开口。

    “我是长老真传弟子,他是掌教座下的普通弟子且颇得亲信,名义上我是这批人的领头者,但掌教吩咐要多听他的意见。不过掌教这话是跟我个人交代的,您却不必在意。”

    话不多,却基本把复杂的情况都说明白了,蔡厘庆更是隐晦的指出希望福守缘有事儿先跟他说。

    福守缘表情玩味,一句话直指关键:“我听说真传弟子才可以成为门派长老甚至竞争掌教之位,你觉得自己希望大吗?”

    蔡厘庆低下头:“如果有了您的提点,我必然会在门派里加分不少。”

    想了想,福守缘歪头问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能付出什么?”

    “暂时我只能牵制贝天云,不让他在门内说您的坏话挑拨什么是非,而未来不定,我也不敢承诺太多。”

    有意思,连蔡厘庆都肯定了自己是有意拒绝贝天云,那当事人会怎么想自然是不言而喻,不过既然说到付出,这个话是不是太没什么诚意了。

    看出福守缘不太在乎贝天云,蔡厘庆便补充了两句。

    “众所周知的,现今道教主流全真教中最强盛的就是龙门派。贝天云是没什么实力,但他背靠掌教的这么些年,倒也经营出了不小的影响力。”

    听出味儿来的福守缘一笑:“这么说我是承了你大人情了?”

    蔡厘庆摇头:“您本就不在乎这个,我也不敢跟您谈人情。”

    “行了,好歹你也算提醒了下我,本来我该自己提前去解决这个问题,开始也没打算让你付出什么才帮你。但现在嘛,我倒觉得这个贝天云留着磨砺你还挺好的,你有意见吗?”

    蔡厘庆的回答迅、果断:“没有,便交给我吧。”

    把玩着一副蓦然出现的墨镜,福守缘姿态悠然。

    “那好,说其他的吧。你的功夫一步一步练得很扎实,进度也已经算快,卡在这儿只因为你近两年见多了事儿,心中一缕正气有些飘摇不定了,很多时候在试着适应一些不好的东西。”

    正想辩解的蔡厘庆刚一张嘴,便见什么飞了过来,下意识伸手一捉,却是福守缘刚刚拿在手里把玩的墨镜。

    “这是一个摇摆梦境生器,戴上后能在梦里把人内心的犹豫不定放大,直到人有了不管好坏的决定,才会脱离出梦境。你这两天先好好养养胸中正气吧,我不希望你到时候在梦境中投入了圆滑一侧。”

    显然有些难以面对这个话题,蔡厘庆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鞠个躬转身走了,还是什么话也没说。

    叹了口气,福守缘知道蔡厘庆没有把握。

    而其实蔡厘庆一直是个有正气有坚持的人,只是几经风霜后觉得做一个好人有时候也得要讲究心机手段。

    这本是正确的,但蔡厘庆却不知不觉在这条耍心机手段的路上走的偏了,陷的深了,事事都已习惯了先耍耍心眼。

    所以福守缘要帮的就是让蔡厘庆先找回初衷,用追求真善美的心去驾驭手段过程。但这种涉及心境的事儿最是复杂,福守缘也不敢妄下定论其最终会如何抉择。

    ……

    见过这么几个人,福守缘有点累了,于是在下一个人走近之前竖了块牌子,上面写着“稍等”,然后便头一歪睡着了。

    现在轮到的是冉烈,此来六大队的商界人士领头人,一个身具火系异能却性情和善若水的人。他看到牌子后什么也没说,返身回到了队列继续训练。

    ……

    终于冉烈与福守缘面对面了,却上来就被泼了一盆冷水。

    “你的能力是你哥哥用灵物强行帮你酝酿开启的,与本性极端不合。难为你这么些年还将之从F级推动到了c级,可惜,接下来真的没什么进步空间了。”

    冉烈淡淡一笑:“先抑后扬么?对您来说没有什么不可能。”

    咧嘴一笑,福守缘乐开了。

    “你这样的老实人一夸,那我就不客气的高兴一下。但我的建议很极端,我帮你把这一身的能力洗掉,放心,我肯定比你以前问过的那些人清除的更彻底,不会反而留下滞碍令你蒙受双重损失。而后凭这些年的修行经历,你很有可能重新激出契合度非常高的能力来,但从此成为没有异能之人的可能性也还是不低。”(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