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立刻回话,福守缘看了唐方境两眼后竟忽的眯着眼假寐。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唐方境的眉头微不可察的一皱,但仍耐心地等待了下去。

    约摸两分钟过去,福守缘睁开眼伸了个懒腰,这才示意唐方境坐下。

    唐方境略有些犹豫,但还是什么也没问,安静的坐下。

    凭空端出一杯颜色很深的茶,福守缘递给唐方境并示意他现在就喝下去,摸不着头脑的唐方境还是照办了,然后他的眉头真正的皱起了来。

    “这么苦!福上校!你别拿我对强者的敬意一再戏弄!”

    嘿然一笑,福守缘摆了摆手:“戏弄这词不好听,我这不叫戏弄而是给你想要的,反倒是你现在的行为才真放肆。或者我们换句话说,我就是戏弄你了,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脸色变幻,唐方境摸不透福守缘的心思,干脆不做回应,而是站起身来盯视着福守缘,看他到底要说什么。

    打了个响指,福守缘一脸戏谑。

    “我不反对有本事的人有自己的独特个性,但很明显,你还不够格真正彰显自己的个性,对了,我也不能。刚刚你看似尊重我,实际是尊重你内心对于强弱的认知,这不好,这影响了你的进步。你的问题就在于个性太固执,这次做一做改变,你的成长会很自然的到来。”

    唐方境脸色舒缓了些:“强者声,弱者无言,不对?”

    无奈一笑,福守缘先承认了这一点,再从不同角度去衍伸开这个话题。

    “没什么不对,但社会的复杂就在于什么都不是独立存在的,而是相互联系的。活在人群中,不要认为强者就该完全傲视弱者,弱者就该仰人鼻息,你把这个做的太分明了。”

    唐方境又坐了下来,态度变得平和了些,但其话语显示他并没有被说服。

    “我敬重你的实力,但并不代表我会认可你的思想而做出什么改变。这世界原本就残酷,强弱显得很分明,你口中的那些讲究,都不过是一件件华丽外衣罢了。”

    唐方境的话语中犹有未尽之处,只是碍于福守缘的面子他没有明说,但他的眼神已道出了其中含义。

    难道你一路争斗厮杀过来还没看透吗?

    对此福守缘有点意兴阑珊,且他也没这空闲跟人争论,还是加快节奏吧。

    “我懒得多说了,一句话,就算那真的只是件外衣,你也必须尊重这件外衣的存在,除非你想天天看一个**裸的世界!”

    “你这是狡辩!”面红耳赤的唐方境又站起了身,但只一瞬间他又不得不坐下,这自然是福守缘的杰作。

    “理论功夫我比你深,要争辩我能扯上三天三夜,但现在我只会再说两句。一,强弱、矛盾、阴阳等等是相对而统一的。二,把眼光放远而不是单纯高看低看,把脑袋摆正而不是遇强低遇弱昂。你可以走了,我能帮的就这么多了。”

    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外走,唐方境仍有千言万语想要分辩。但他也明白,福守缘看出他喜欢争辩,是不准备跟他耗时间了。

    心念百转,唐方境只能问了一个自身最迫切需要知道的问题。

    “我怎么才能知道自己确实是做到了你的要求?”

    福守缘嘴角轻翘,好在你还能压下还嘴的**,否则就真的是很无趣了。

    “想通大部分,你之前喝的茶会带给你甜味;明白了关键点,茶会重新变的平淡无味。这之后你把八极拳练他个上百遍,自然就会有收获了。”

    唐方境这才明白了福守缘真是在用心帮自己,而且不介意自己的态度又不求什么回报。这让他硬生生扭过了自己的身子,吃力的对福守缘鞠了一躬,随后便又被扭转了身子,也就没能看见福守缘更加浓郁了的笑容。

    能短暂对抗自己赋予意念的干涉,唐方境的意志必然也不错,若能把性子再沉淀一些,那他变强的可能性比柳笑大很多。

    ……

    接连见识了两个不错的英才,福守缘倒是对名单里接下来的贝天云稍添了一分期待。

    一身道袍,拂尘随身,眼神顾盼,相貌端正,贝天云的卖相真的是很不错,但福守缘只看了两眼就没了之前的期待。

    不为其他,就单凭他一身战力基本是靠身上的法器堆起来的,就让福守缘失去了大半的兴趣。再一细看,好嘛,这货居然还带着份名录,上面尽是各方名人和他的具体关联,这明显是做好了打关系牌的准备。

    得,未免麻烦,尽快打他走,而且得让他连名录都没机会拿出来。

    远远的福守缘就开口了,表面很委婉,实际拒绝的很干脆。

    “你的战斗力已经够用了,就是根基还有些没扎稳,你先回去好好用心练练本门功夫,然后再来找我。”

    贝天云一愣,然后下意识的就去掏他无往不利的神器,只要见了这份名录,任谁都得给几分薄面儿。

    可贝天云哪儿知道福守缘早有准备,等他掏出了神器,却现自己竟然已经回到了队伍当中,而名单中的下一位此刻却已迫不及待的走向了福守缘。

    不敢冒着顶撞福守缘和得罪其他队友的风险,贝天云短时间内是不能再度前去找福守缘了,就算是私下里也不行。

    贝天云不确定福守缘是故意躲开名录还是单纯想省时间,想来还是前者的可能更大,但他也只能是硬生生的吃下这个闷亏。

    装出一脸和气,贝天云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但他这般作态反而让福守缘知道他心里多半是很不满,搞笑了,我会在意吗?

    只要不是当众驳了贝天云名录之上那些人的面子,小小一个靠关系走歪路的贝天云,还入不了福守缘的眼。

    不过福守缘这次却也是低估了贝天云。

    不管在哪里,最混得开的永远是那些真正有实力的人。然而身处人情社会里,其次混的好的并不是实力稍差一些的人,也不是最强者们的亲人子弟,反而是那些溜须拍马奉承好了顶尖大佬的狐假虎威之人。

    比如某些权贵亲属都不敢明目张胆的掺和什么,反而是一些名义上与之关系不是很硬的人,却能堂而皇之的拿着鸡毛当令箭。

    再比如修炼界,真传弟子的核心地位是稳的,却多不懂人情世故或没时间去亲近师父。而一个普通弟子若很会服侍长辈,一般时候对门内的影响力倒比真传弟子还要实在。

    当然了,由于这种人的地位是建立在某些人的恩宠上,那就相应的随时可能会被一句话给打下地狱,即使能侥幸在一个人的面前永远不失宠,却也注定了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命运。(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