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备不测说的应该是天地大变,福守缘真的越来越好奇当年到底生了些什么事?诸多强者们最终是集体去了何方?

    这些都得留待以后探查,此刻还是得专心听楼海庆的。? 八一中?文?? W?W?W?.㈧8?1?ZW.COM

    “零零碎碎的一些话语中,狎鱼老祖透露出自己可能会身处某种困境,那时候需要一些有缘法的外力来相助。很明显他把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而我们大概只是中间串联起你们的工具罢了。”

    猜测出自身的存在或许只是一个布局中的棋子,没有人会欣然接受,但楼家既然这么传承下来了,也说明他们终究还是认了。

    毕竟这些还仅仅推测,狎鱼老祖也并没有明言他们就只是工具而已,名义和好处都没亏待了他们。

    且就算这是真的,难道就直接该认定为是什么坏事了?能力在手可不是假的,不想要可以不要啊,要了也无非是多出一个领,还说不上是好是坏呢。

    想想也是,实实在在的好处摆于眼前,又有几人真能以大毅力去放手一份可以尽快掌握的力量?

    再放到如今的动荡乱世,安全感更缺,修得一分本领是一分,而跟随一个罩得住的强者更是很多人内心所渴求的。

    福守缘在楼家眼里就是能给他们带来安全感的人。

    虽则福守缘最近暗地里遇到了一些难关,但明面上的他在很多人眼里,属于现在和未来都罩得住的人。

    何况楼家等不起了,和平年代他们还能慢慢等,而今乱世至,楼家迫切需要一份守住家业性命的实力,顺带收获一个实力坚挺、性格友善的靠山,何乐而不为?

    楼海庆的表达印证着福守缘的推测。

    “不过就算只是个工具,那也比太多的人幸运。安全有了一份保障,还有成为强者的机会,我们很知足。”

    光这么说不算什么,接下来的表态才显出了诚意。

    “不管狎鱼老祖留下什么安排,我们都希望您来掌管精血瓶,赐予时添加上一些禁制。听着好像互不信任,但实际我们都已认可了这才是天长地久的信任基础。”

    福守缘并没有就此问题表意见,哼哼两声揭过了这个话题。这种事儿看事态展再说嘛,没必要一开始就亮明态度。

    关于狎鱼血脉的话题,楼海庆觉得说到这份儿上就够了,过犹不及。他倒是很好奇福守缘昨天知道那个消息后生了什么?

    “队长您昨天?听说您后来满京城的游逛,有什么我们能帮上忙的吗?”

    没准备客气,但福守缘想了想,还真没什么需要楼家帮忙的。

    “没什么,不用担心。你们家这事儿也不啰嗦了,昨天我都答应了,所以这就开始吧。”

    楼海庆赶紧掏出一个卷轴:“那请您先参详下这份与精血配套的法诀。”

    接过卷轴看了会儿,这份法诀其实算不得有多深奥,但已足够挥狎鱼精血的威力,很明显是狎鱼神兽专门为此量身打造的。

    先当然是引精血入体融入自身血脉。

    然后是滋润精血重换血脉,这一步在灵气充足的年代不过是简单至极的水磨工夫,而今却因为灵气缺乏反成了最难的一关。

    接着是修炼内外通感的窍穴。

    一般三百六十五个窍穴最契合修行大道,而人刚好天生有三百六十五个窍穴,普通的动物植物则通常都少于三百六十五个窍穴,一般都要后天补足窍穴后才列入正常修行范畴。

    天生神兽又不一样,除了三百六十五个大道窍穴或满或少,一般还有着其他特殊的窍穴。修行神兽血脉不光要锤炼基本的窍穴,还需要特殊的法门将其余窍穴也自行凝聚出来并修行完满。

    窍穴修行足,其后身体筋骨也会自然完成向神兽转变的过程,当然这一过程更需要充足的灵气来支撑。

    最后是修炼神魂,将神魂也锤炼成神兽的强度。此时便可将身躯随意在人体与神兽真身间转换,得享万年寿命并具备神兽应有的一切威能。

    法诀中记载的就是这些,而最后一步神魂的修炼从没有一个楼氏的人完成过,所以万年寿命也不过是个传说而已。

    ……

    将法诀卷轴递还给楼海庆,福守缘顺手拿过了保存精血的古朴银瓶,楼海庆的呼吸不禁急促了起来。

    “帮你们之前我只有一句话要说,那就是你们以后不能因有了这份高人一等的实力就为非作歹,否则我决不轻饶。”

    楼海庆急忙表态:“您放心,这份力量一定只用于抗击外敌和自保。”

    不再多言,福守缘揭开了瓶盖,只见瓶口有一层黄橙橙的宝光闪耀,让人看不清瓶内具体是什么情况。

    福守缘默运起招引精血的法诀,须臾间一丝红灿灿的光芒从瓶口奔出。

    动干涉之力一探,浓浓的生命气息和强大本质令福守缘很是震惊,探查之力根本无法从中挖掘出什么信息来。

    这也让福守缘皱起了眉头,无法探明信息就只能是没有理论参照的强行复制精血,那样一来消耗就会加大很多。

    这时,停留在瓶口上的那丝精血突然挣脱了法诀的束缚回到了精血瓶内。

    还没等两人从精血消失中反应过来,瓶口处突然又奔出了更多的红光,这是瓶内的所有精血都出动了,目标直指福守缘。

    心念电闪间,福守缘并没有阻止此事,于是狎鱼精血一路顺利奔袭到福守缘的心脏。嘭嘭嘭,福守缘的心脏随后非常有力的跳动了二百三十七次。

    在此期间,一些信息从精血中传达给福守缘,其一是楼海庆已经给过的法诀,其二是一段凭狎鱼精血修炼身外化身的法诀。

    承载了这些信息的是一份近乎空白的独立神魂,而刚巧身外化身需要一份独立心魂来主持身躯。

    此刻福守缘自身的血脉并不卖神兽精血的账,隐隐的排斥着,就更别提虎视眈眈的干涉力了。

    对此,狎鱼老祖似乎是早有所知,狎鱼精血在福守缘心脏中的跳动只是借了心脉鼓动之力,在他体外虚虚勾勒出一幅闪烁蓝光的狎鱼窍***然后便被排斥出身体凝结在这幅图上。

    精血在半空凝而不散,缓缓充斥到狎鱼窍**中。福守缘想了想还是全力施展起身外化身法诀,万事具备,他需要做的也就是分裂出一份独立的神念……

    之后便见红蓝光芒一阵闪耀,一尾小小的鱼儿在半空中灵巧的游动起来。

    这尾小鱼正是福守缘新修成的身外化身,或者说是狎鱼老祖千年以前就给他准备好的一份大礼。

    沉浸在一心控二身的奇妙感觉之中,福守缘清楚的明白这具初成的狎鱼化身此刻其他的神兽威能虽然还不足,但却对身具狎鱼血脉的人拥有着至高的压制力。

    这下福守缘真的比较相信狎鱼神兽有冲自己来的意思了,只是不知道他这么大费周章到底需要自己做些什么。(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