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福守缘能趁某处吵起来的时候出京,成功几率倒是不小。八一中文?网  W㈧W㈧W.81ZW.COM

    可惜,呼呼大睡的福守缘又怎么会想到,堂堂s级高人会在跟他远距离斗法一番后,被非能力者老婆训得满屋乱窜、无暇他顾。

    ……

    时间悄悄从3o号的深夜跨入31号的凌晨,这是7月的最后一天了。在门外守着熟睡的福守缘,王凡回顾起21号以来的一些事,不禁留下几声轻叹。

    之前福守缘与某人的交锋他能感觉到,可那人代表的是上意,所以他不能出手,且以两者不同的能力体系,真要出手也帮不到太多。

    而在打了好几批悄悄来刺探的人之后,他才现不知不觉中他能为福守缘所做的,竟只有在他疲累之时的守护了。

    唉,战争和人斗实在是最好的催熟剂,令福守缘成长的太快,王凡只希望他不至于在人生的疾行中奔到歪路上去。

    蓦地王凡眉峰一动,他察觉到福守缘的气息慢慢从谧静深远变为活泼灵动,明显是要醒过来了,那自己该撤远一点了。

    ……

    躺在床上大喇喇的伸了个懒腰,福守缘感觉非常舒服,那是由内而外的彻底放松休憩后才能有的舒适感。

    形势如此恶劣还能放松?当然能!

    毕竟再怎么努力也出不了京那就别多想,徒乱心神。

    而上面既然能出动一个s级高手让自己滞留京都,想来对自己的安全问题定然是更加上心。何况还有王凡和最后的底线瑷,那当然要放放心心的休息,养足了精神才能办好事儿嘛。

    睡眠已足的福守缘一看时间才凌晨两点多,这时候办什么事儿都不靠谱,不如先深度修行一下冰心诀。

    四个小时后,福守缘颇为满意的结束了这次修行。

    二战后过去的时间虽短,但福守缘于心境之上的领会可不少,又有一次彻底放松身心做底子,这让他顺利摸到了“戒点养气”这一诀的大致脉络。

    回想总结了一番,福守缘准备找楼海庆来解决了血脉的问题,可他赖床不想起,滚来滚去就是起不来。于是他决定打电话让楼海庆来自己房里,等他快到了自己再起……

    楼海庆敲门的声音响起,福守缘还在床上赖着。叫了声稍等,他哼哼唧唧的起身,用能力完成了洗漱穿衣,这才开了门。

    手捧银瓶的楼海庆面带恭敬,身后有人推着餐车。

    “队长,您还没吃早餐吧?要不边吃边聊?”

    被楼海庆这么一说,福守缘倒起了点吃东西的兴致,也就多看了两眼。

    楼海庆极有眼力劲儿,留下餐车却赶走了他的跟班儿,自己上阵摆弄起品种繁多的早点来。

    “您的时间多宝贵,我来摆放也就没别人碍您眼,您就只管说您的话。”

    福守缘一皱眉:“别老是您您您的,听着怪别扭的,叫队长好听些。你一边弄,一边再多详细说说这狎鱼血脉。”

    之前已经说过一次,这会儿楼海庆也就挑着些没提过的细节谈了起来,福守缘则有滋有味的品尝起早点。

    还别说,粗一看只是老京城喜欢的豆腐脑、油条、糊塌子、面茶等等普通食物,真吃上一口却能感受到其中选料和做工的讲究,十足十称得上是美味。

    其中还没有福守缘忌口的东西,可算是用了心。

    至于楼海庆谈到的,福守缘也就在意一样,狎鱼血脉带给人实在的好处。

    据楼氏祖上记载,凭狎鱼精血踏上修行路,可得妙用无穷。

    先,狎鱼精血最基本的效能是延长寿命。最初引入体内的一丝精血能让人多活五年,之后寿命随修为精进稳步提升,楼家祖辈中最高曾有活过十个甲子也就是六百岁。

    其次,狎鱼精血能让人拥有气感,获得神兽引灵气入体滋养身体的本能。换句话说就是不管你之前有没有修行天分,有了狎鱼精血你就一定能修行了。

    最后,某人狎鱼精血的修行一旦到了某个层次,就会从狎鱼腾云驾雾、呼风唤雨、冻气灭火、防灾避凶四大系传承能力中,自然衍生出贴合自身的某种能力。

    另外,在狎鱼老祖消失前,还有平日里叩拜狎鱼老祖牌位问卦祈愿的好处,危机时更有凭精血请狎鱼老祖附身这等大招。

    而这一切都建立在狎鱼精血的基础上,若有一天精血没有了会怎样?那可就不是灵气缺乏导致的那种暂时衰落,而是彻底没了东山再起的本钱。

    狎鱼老祖最开始的预计中,每有一个楼氏族人引精血成功就能用灵气滋养出更多精血,只需到了一定境界后分出一丝留待后人,就能保证这份传承生生不息。

    可他没算到天地大变具体情况是灵气衰微,让后来人别说滋生更多精血,就连维持那一丝最初的精血引子存留体内都越吃力。

    要知道越强的存在每天维持生命的正常消耗就越大,若不吞吸灵气,就靠吃饭分解出的那点营养供给,那估计每天就光吃饭也不用干其他的了。

    幸好狎鱼老祖赐下的精血瓶也算是件奇特宝贝,其中时间空间是凝定的,最重要的是其自身维持灵效所需的灵气并不多,这才让楼氏还能抱着一份希望等待预言之人。

    然而狎鱼精血若是只有外引没有补充,那总会有耗完的一天。于是几番商议之后他们出台了新的规定,每一代只有家主一人可以拥有狎鱼精血,其他谁也不能窥视。

    且若不是为了利用比较好修成的防灾避凶一系中粗浅的预感能力引领家族前行,他们甚至连家主这份都想省下来。

    剩下的楼氏族人暂且没了修行的机会,也就只能盼着某一天预言中的人出现,让他们也能踏上神奇的修行路。长生不敢说,起码逍遥长寿是有的啊。

    这也是为什么楼海庆对福守缘那么的恭敬有加,实在是他对此已期盼了多年,心里边是万分认可的。

    听来听去,福守缘明白楼家是想要自己复制多一些狎鱼精血,而如今灵气逐渐复苏,楼家的中兴说不定就能成。

    但复制完精血,自己的利用价值就少了很多,谁来保证楼家所谓的忠心投靠?这一点他毫不避讳的对楼海庆提了出来。

    这个问题让楼海庆有些黯然。

    “据我们家族多年揣摩,老祖找上我们传下狎鱼血脉,有一半是为了等你。那句‘需奉其为主,一心效力’的意思绝不止单纯的要求我们顺应局势,而应该是我们将无法违背你的意志。”

    福守缘有些转不过弯,隔着千多年的时光,这狎鱼神兽就冲着自己布局?自己和他有什么能扯得上的?这事儿越来越复杂了。

    “在和几个相对有成就的先祖交谈中,狎鱼老祖并没有太忌讳提到这些,说这也算是他自己的防患于未然。”(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