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食物精华的存量可以无限累积,而福礼一从小到大积累的食物精华简直难以计数,足以支撑她使用很久。? ?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但福礼一认为食物精华一定还存在量变引质变的可能,所以她一直没有放弃凶猛进食。咳咳,这会否是她想要多吃的借口就不为他人所知了。

    福守缘倒是想过看看福礼一怎么想的,但不管怎么样有备无患总是好的。何况既然不是病,那姐姐想吃点东西,一贯的好弟弟又怎么敢拆穿。

    时间推移,这场“进贡”完成了一半,福礼一的食物精华倒是还充足,但她的精神体力明显跟不上了。

    这时福礼一瞄了一眼福守缘,不用多言吩咐,福守缘立刻乖觉的用能力为姐姐补充精神体力。

    幸好福礼一提取食物精华附到食物中这一过程,并不消耗太多心神意念,这方面福守缘可也没办法补充。

    大多数的能力很多时候都只涉及精神体能,而世间有很多方法可以补充人的精神力和体力。当然,大部分能力修到深处,也多少会涉及意念方面的玄奥。

    福守缘还有过这种想法,哪怕是这种情况真的会被意念所限,那么说不定福礼一还能为了美食来个意志大爆呢。

    福礼一可管不上弟弟这会儿想些什么,她只是全身心的投入到这场完完整整的饕餮盛宴当中。

    这样的进贡,是福礼一和想要交换能力的其他成员共同协商出来的。

    鉴于他人运用食物精华需要载体,福礼一当然毫不客气的选择了从各方面来说都最为适合的食物。

    其他人对此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反正好处到手就行。甚至为了让福礼一对此事更有积极性,他们还自的准备美食,最后还衍变出了如今这般的排场。

    至于为什么不是不需要载体的福礼一亲自操刀完成所有流程?理由很简单,封存能力这个过程,需要心神意念的投入。

    而整整12o人的五大队,福礼一和队员各需一份,那就是运使能力24o次,福礼一在短时间内可撑不了那么多次。

    当然,换做之前,福礼一连不需要太多心神投入的提取环节,都只能做到每天11o次左右,便无力继续。

    非她这样的极品吃货不能理解,当全世界各式各样的美食摆在面前任你挑选时,你却只能吃一半看一半的痛苦。

    每当这个时候,她都需要使出浑身解数来说服自己告别剩余的美食,临走时她会默默的说一声,美食,明天见。

    福守缘只是个不合格的小吃货,他是理解不了这些比较奇特的想法的。

    所以福守缘也并不能明白,福礼一此刻洋溢着欢乐的神情姿态中到底蕴含了什么?那是吃货曾经的痛和如今的满足两相对比后,内心由衷升起的更加珍贵难言的幸福!

    而获得12o种能力存储的事,在福礼一的幸福由来中反倒是无足轻重。

    相较于福礼一的幸福感,五大队的幸福感也不小。

    经过几次和队友之间的互换能力食物,五大队的成员此刻从个人战斗力而言都可谓是攻守兼备、远近皆宜,同时他们还在互换中收获了团结,也保证了团队战斗力。

    乱世中什么最让人天天操心不断?对他们来说当然是如何保证生命安全,而安全就得靠实力来捍卫。

    餐桌旁不时亮起某种光芒,那是有人吃下了食物,将某一种一次性的能力消化存储到身体某个部位。

    当他们需要时,就能凭自己的心意调动这种能力,其威力视制造者投入的成本而定。当然,这种投入不能大于福礼一附上的食物精华的封存极限。

    身上不断亮起各色光芒的福礼一,吃下了整整12o份美食也就意味着12o种能力。

    可怕的食量简直让人看不下去,那份随之而来的威力却更让人悚然而惊。

    福守缘甚至一度在想,就凭这一次的收获,福礼一自保应该绰绰有余了,何况之前这种收获还有过不少。

    但福守缘很快否定了这种想法。

    这种单纯从能力数量上加强自身的方式,在层次高她很多的人面前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就像福守缘如今根本不怕a阶以下之人的围攻,更遑论他都无法直面的s级。

    眼看进贡快完成了,福守缘变出了一份家乡小吃,递到了福礼一面前。

    福礼一深吸一口气,明白弟弟的能力有多强,她当然要拿出最大限度的食物精华来应对。良久,一道完整充足的绿光附着在这份家乡小吃上,却互不相融,有点儿泾渭分明的感觉。

    干涉动,福守缘试着解析这道绿光,现其中的生命气息很浓很活跃,再多的,他居然无法分析下去了。

    看来姐姐的能力以本质而言很高啊,这是好事,先不管了。

    按猜想将干涉方式连连转化,最后现是用带着腐朽、病菌、毒素这三种领域的力量之效能最大,不过在同等的量上时干涉程度也不大,然后两份干涉之力围攻一份食物精华便不算吃力了,三比一方才轻松了起来。

    虽说力量本质层级很高,但果然还是没有完全脱离食物这个属性范畴么?

    探究尝试完毕,福守缘将力量转为一面可以抵挡一次a+级攻击的能量光盾,然后示意福礼一再试试。

    小吃很美味,可效果不理想。

    “食物精华和光盾之间根本无法交融一体,好像井水不犯河水一样,这让我无法驾驭这面光盾,你收回去吧。”

    动念间福守缘收回了光盾,重新化为干涉之力融入了体内。

    “封存不了,干涉不易,看来我们两个的能力暂时是没办法互通了。”

    不止福礼一叹息,周围看着的五大队成员也不禁叹息,要是福守缘的力量也能被封存,那他们也可能有机会换到一个啊。

    福守缘也叹,其实他也能封存能力,可是术业有专攻,其消耗比福礼一这种方式可就大多了,更会在后续被干涉反复盘剥回去,得不偿失啊。

    这方面的问题已经多次体现,随便谁和福守缘一起运用效果相同的一项能力时,就很容易对比出干涉的这个特性。

    别人一点点修行出来的能力,根基牢靠、专研深刻,消耗小、妙用多是很正常的;福守缘却是临时起念运用,当然在某些方面比不上别人,甚至有的时候同一种能力的两种衍生效果,他还得分开去实现。

    相对的,福守缘的强如今只体现于一个博字,无限的可能性让他几乎不存在被完全针对的危险,当然,这方面仍旧受限于消耗。

    好在是干涉之力的本质层次较高,让其用出某种能力基本不虞威力下降,甚至多数时候比别人的威力还要强。

    ……

    无法封存能力,福守缘便悄悄给福礼一添加内外防御,也更加坚定了要亲身去扫平威胁。

    而餐后的这段时间里,福礼一将队员一一介绍给福守缘认识,其中有16名将与她同去天府的人,让福守缘不由的多看了几眼。(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