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福守缘这些八卦传闻,郭银琪很纠结。??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作为旁观者从看故事的角度出,她是完全期盼福守缘和蔚能修成正果。

    但回到现实角度,她又觉得福守缘还是和方晓雯又或彭青在一起要靠谱些,毕竟战争看不到一丝结束的迹象,那福守缘这种绝世人物还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好。

    最后她想来想去,又想起了网上另一个不怎么被重视的传言,某男性士兵也喜欢福守缘,最近正在奋努力。

    哇这可让带点腐女性质的郭银琪无比兴奋,她仔细琢磨探查过这事儿后现,那其实是个很有特点有潜力的“妹子”,虽然明知这种事情肯定不可能,但yy是挡不住的呀!

    当然,郭银琪的腐点还不算深,yy之余,她更多的还是想要刨根问底儿弄明白真实的情况。

    只是越到后面,八卦之火就越让事情变的模糊了。

    其实事情很简单,福守缘和蔚那是坚定的要在一起。然而人们多数喜欢瞎起哄,添油加醋传的是越来越复杂,搞不清状况的郭银琪被自己的纠结弄的很闹心。

    正好从妈妈那儿得知京都新组建的六大队是给福守缘准备的,郭银琪就托爸爸把她弄到六大队去,非要当面问个清楚不可。

    所以她说着说着,话题就不由自主的就转到这个她最关心的问题上了。

    “队里这些事儿我相信你都摆得平,不如你还是先帮我解开一个疑惑吧,蔚、方晓雯、彭青这三人对你来说,谁最有戏?”

    还在想着就算是顺带的压力都挺烦了的福守缘,对于郭银琪这跳跃性的一问,没能及时回答。

    由此,郭银琪在福守缘回复之前又自顾自说了起来:“好哇,你还犹豫,看来这事儿麻烦了。”

    福守缘赶紧解释:“不是我犹豫,是你的思维太跳跃了,明白告诉你,我跟蔚两人,在一起的决心是谁也不能动摇的。”

    一撇嘴,郭银琪有些不甘:“可是你和她之间的阻力太大了,你还是多放点心思在地球上的好。”

    “阻力是阻力,态度是态度。还有,我一不可能叛逃,二来要跟蔚在一起那也必须结束这场战争,该出的力不会少一分。”

    狠狠灌下杯中冰水,郭银琪犹自纠结。

    “从感情角度来说我也支持你和蔚,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爱情这东西可从来都是不可思议的存在。”

    轻笑摇头,福守缘很有些无奈。

    “你真的想多了,我在地球的羁绊可不少,这事儿不可能的。真要按你的理论,那也是蔚在那边的牵挂少些,会站到我的立场,而事实上她就是这么说就这么做的,如今也能算我们这边的人。”

    福守缘态度坚决,郭银琪也就不好再纠缠了。

    “那好,不说这事儿了,还是说我吧。我自幼好武,拜师学艺这么些年,太极也算小有心得,勉强评了个c级武者。我来这儿另一个心愿,就是把这个勉强给去掉。”

    这个心愿可不算小,在她这个年龄一般达到c级评定算是非常不错了,何况她还是个官家娇千金。

    “太极最耗时间且讲求心境,你能到这一步真个不错了,勉强就勉强吧。就这么操练下去,以太极最磨心性的特点,你以后的路虽说比较缓慢却倒是坦途。”

    傻眼了,郭银琪没想到福守缘会这么说,敷衍的也太明显了。

    “就算我八卦了你一下,胡思乱想过你的立场,那你也好歹有点水平的敷衍我嘛。”

    福守缘摇头一笑:“所以说你的心性还不够沉稳,勉强的评价确确实实。我还没说完的意思是太极这条路你一时半会儿是没什么大的突破可能了,但你可以走走别的路子嘛。”

    轻撩梢借以掩饰尴尬,郭银琪等着所谓别的路子。

    “我刚刚帮你查看了,多年的太极修行让你的身心多多少少磨去了些表层的滞碍。现在有一种最适合你的异能可以激活,我取名为曲中求直。”

    没有接着详谈异能,福守缘并不理会郭银琪的激动,反而说起了其他。

    “其实你若去过战场,那里的系统就会推荐你激活名字不见得一样的这种异能,兑换价格还会便宜些。我说这话是想问你,可知别人都是用生命去战斗才换回来这些?”

    激动消退,郭银琪沉默了。

    “很多人看到琳琅满目的能力列表,想的是保命,你刚刚想的是什么?为什么要有功勋值来兑换物品能力?你又做过什么能称得上是功勋呢?”

    眼里最后一点神采也消失,郭银琪低下了头。

    “单纯想练武的我比不了那些战斗过的人,也比不上那些准备去战斗的人,确实没资格从你这儿激活异能。”

    确定郭银琪是真心认识到这一点,福守缘淡淡一笑。

    “但是!有没有资格并不只有战场这一处地方可以证明,难道你不准备说服我吗?能认识到并承认问题就很不错,但轻言放弃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没想到事情还会有转机,郭银琪来不及感慨,全力动起大脑探究着福守缘的意思,到底能用什么来打动他。

    “我想不到其他的,但我保证第三战去当回士兵如何?”

    福守缘面无表情的回应:“我并没有强迫用能力换你们去战斗的意思,而且就算你自己愿意,你家里也不会同意。”

    秀眉轻皱,郭银琪实在想不出福守缘是什么意思。

    看郭银琪陷入了思维死角,为了不耽搁时间福守缘只能揭晓了答案。

    “比如说你小时候便救过人,大了以后经常把别人送的东西卖了钱捐给慈善机构,在你爷爷面前为劳苦大众说过话。这些事足以赢得我的尊重和帮助。”

    郭银琪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异能即将到手的喜悦,而是对于福守缘窥视了自己人生的羞涩和微恼。

    “你这样用能力也太坏了,这样会让我感觉在你面前留不住一丝的秘密,这一来你叫我怎么办嘛?”

    无谓的一耸肩,福守缘语调平淡:“凉拌。我并没有窥见你更多的事,只是大致限定了一个范围查知你相关的事件。”

    听了福守缘的解释,郭银琪却并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反而竟有了一种淡淡的失落。

    或许是她自觉没什么可尴尬的隐秘,也或许是她相信福守缘不会做到过分的程度,更或许她都已经在猜想福守缘足够了解自己后会生点什么。

    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上郭银琪心头:“只有这些可不一定能代表一个人的全部,我不介意你了解更多。”

    这种朦胧的情感趋向福守缘见过太多,冷处理就好了。

    “我已经把你的异能激到成型的边缘,剩下的你自己多用心去感悟,否则全由我代劳对你未来的展绝不是好事。”(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