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守缘一路走来可不是吓大的,马结的威胁反而磨掉了他最后一点耐心。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你那点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哪家求人办事是这个态度?呵呵,我还偏就不买你这种人的账。”

    福守缘说完右手一挥,其动作神态就好像在赶苍蝇。马结瞬时间怒气高涨,眼看就要按捺不住的咆哮起来,可福守缘接下来的话让他陡然间清醒了些。

    “还不下去是想听听我只说一次的话?那可就是彻底打脸了。否则你就先去想想怎么实现你的狂言吧。”

    生平第一次,这么生气却得强忍怒火,马结转身就走,直奔自己房间。

    其实和很多背景身份高于他的人来往的过程中,马结也会有不如意的时候,但这在他看来是正常的,别人势大嘛。

    反之,福守缘在马结眼里便属于势单力薄那一类,以致明明是他有求于人,却在被福守缘拒绝后不反思自身,而只一心认定自己受了轻慢侮辱。

    赶走了自以为是的苍蝇,福守缘丝毫不担心自己因此遭到马结所在势力的敌对。说白了马结不过一介不成气候的小辈,在其所属阵营中怎么也算不上是有分量。

    也别说什么亲伯父会出头,那样实在是高看了马结也看低了上位者。

    且不论此事的是非对错,事实上只要福守缘尚有着一战之力,那么稍有头脑的人就都不会因为意气之争跟他闹僵,

    而马副总若真是一位随意放纵亲属的人,他也不可能走到今天的高位。

    当然,若是福守缘某一天没有威慑之力了,那今天的事儿或许也算个祸根,但他会在乎吗?他身上比这个大的祸根多的是。

    何况这种没潜力的嚣张货色帮了也是白费力气,反之就算稍有对立的天才他也会考虑为国家帮一帮。

    ……

    闭眼休息了会儿,福守缘感觉到郭银琪来到了跟前看着自己。不过她没说话,福守缘也就趁机多悠哉一会儿。

    反正介于郭银琪的身份,后面的人也不会因为等待一会儿起什么想法。

    郭银琪却不想干耗时间,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得罪其他的人,虽然内心来说,她倒还想多端详一下面前这个完全以一己之力迅名动全球的强者。

    “队长你好,打扰了。”

    别人这么客气,福守缘也不会故意装相,他立刻就睁开了眼。

    “坐吧,喝点什么?”

    大方落座,郭银琪稍稍思考了一下:“来杯冰水就好,麻烦队长了。”

    杯子凭空出现在郭银琪手里,她浅浅一笑以示感谢,素净美丽的面庞配上可爱的酒窝倒挺赏心悦目的。

    “冒昧的说一下我来这里的原因,一是自己想来当面认识一下队长,二是家里想让我在这乱世多份自保之力。前者且不说,后者倒也只是来碰碰运气,还得看队长的心情。”

    话说的比马结客气多了,但究其本质也都是存着从自己身上捞好处的想法而已。

    福守缘就纳闷儿了,京都这些人怎么就认定了自己会帮着调教他们的人?要说真的是这么想的,也不可能就来这么点人儿啊?

    郭银琪倒是个挺有眼力的人,看福守缘皱起了眉,她也就顺势为之解惑。

    “你对亲朋和队友的帮助都看在别人眼里,你忧国忧民的思想也非常明显。就像你刚说的,来这儿就是你的兵,你多少会照顾。不过你爱憎分明的脾性也是人所共知,真要全是非正常途径且只为此而来的人,估计你该甩手不干了,这才有了现在的局面。”

    总结一句话就是,君子可欺之以方。

    虽然自认还达不到君子的程度,完全的君子之道也不是福守缘所奉行,但很多道理是相通的。有些人看透了自己总归会出力增强地球的力量,也就毫不客气的想在其中占据部分利益。

    福守缘自嘲一笑。

    “那我还得庆幸自己偶尔还是有着点小暴脾气,否则围上来的就不止这么点人了,想散点好处还由不得自己全做主,呵呵。”

    郭银琪轻叹一声,她的出点与其他人不一样,这一点其实她也为福守缘鸣过不平,还专门找忙碌的爷爷讨论过相关话题。

    而爷爷告诉他,这世道就是如此,你觉得是自己的东西,但当你想将之散出去,总有闻到利益味道的人会缀上来。

    简单说就是好人难做啊。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你,只能说你这已经算好的了。很多人其实没准备跟你耍小心思,档案也算提前跟你清楚报备,看的顺眼你就帮,不想帮的话上面也是明白表示了会帮你承担压力。”

    说是承担压力,但很多人的记恨上面能管?不过是延缓了压力爆而已。

    “从来的人的实际情况也能看出,最终出炉的名单已经算是尽量减少你这方面的压力了,而其实大多数人的来意,更多的还是各势力想要跟你有所接触。”

    郭银琪越说越投入,可见内心对福守缘的好感度不低。说起来最近福守缘遇到的人,多数对他的基础好感都还不错。

    这得归功于政府对他的正面宣传。

    一方面,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一个有勇有谋、善战能胜的强者很容易被大众认可和尊重。

    另一方面,宣传中还详实的提起福守缘从小到大乐于助人傻大哥的事迹。谁不想有能力的人喜欢帮助别人呢?指不定哪天自己也需要这样的人救命啊。

    其他方面的原因也不少,但只需要上面两点,就已经足够福守缘在大众心里很快树立起好的形象。

    但郭银琪最开始对福守缘感兴趣,其实是因为流传颇广而又噱头十足的很多八卦段子,迅身陷其中的她后来连相关的文学作品都关注上了。

    福守缘与蔚的相恋是其中大头。

    短篇言情文“英雄倒追敌士兵,凄美一刀终相拥!”被热捧;一组长诗“爱吧,时空身份都不是问题!”传唱度极高;长篇连载“不在一片天空下”的火热撑起了一个小论坛。

    原本同等热度的还有方晓雯的七年守候,但由于方女王不喜自己的事情被外人讨论,所以基本被和谐了,热度也就慢慢降低。

    然后是福守缘和条魔灵也被八卦了。

    某科技宅的文章“机械生命的爱恨!她们的心何处安放?”,论述扎实又饱含了丰富情感,一经表立刻引起巨大反响,迅展出了一批机械迷,而这个队伍还在不断扩大中。

    而在二战后各大论坛又迅窜起一个极热的话题,有望短期内越其他话题,那就是福守缘、蔚、彭青、凯特琳四人明确的四角恋!

    “跨世界的四角恋!”这种帖子文章算是主流且不提。

    支持谁和谁最终在一起的都有,其中最热的帖子当属“地球爷们儿绝不能败给外星的邪恶百合!”,该帖被疯狂转载并引无数人点赞评论。

    而至于什么“寄予厚望的英雄年少时便竟是风流种子!”这类爆料帖,更是数不胜数……(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