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大队的队员编制是18o人,比其他大队都多,但暂不划分中队负责任何区域的能事物,而这等情况是源于有足足48人为各方势力强塞进入。八一?中文网  W㈠W?W㈧.?8?1㈠ZW.COM

    放下档案,福守缘揉了揉脑袋,各方势力对自己的关注力度很大啊。

    48人还只是明确数字,剩下的人里肯定还有着别的未知势力,甚至境外的国家以及组织也必然有人混了进来。

    干涉者这个身份,外界对其观感很复杂。而派人来自己身边做个队员,进可拉近关系,退可迅撇清,第一手消息谁也不会落于人后,想的倒挺好。

    站起身喝了口咖啡,福守缘咂咂嘴显示并不多喜欢,又换了杯凉白开。

    该怎么对待这帮子新队友呢?这是个问题。

    大约6秒后福守缘决定不想了,这也不是啥重大问题,懒得去想了,直接去看看,到时候再说。

    想到就做,福守缘出门叫上骆云深,来到训练场地后骆云深吹起集合哨。

    很快18o人全员到齐,整队集合后静静的看着福守缘,这让他很是惊讶。

    难道不该是很多人桀骜不驯的给自己来个下马威吗?比如集合缓慢或人员不齐。怪了,其他人且不说,那些个颇有背景的“有为青年”的傲气哪儿去了?

    瞅了眼骆云深,意念交流开启,难不成是你调教的好?

    骆云深迅回了个眼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那点被他们怠慢的怨气你又不是不清楚。

    没准备按捺疑惑,这导致福守缘的开场白很独特。

    “你们当中很多人很有根脚嘛,看过你们的档案后,我对于你们现在的表现很不满意。为什么一个个都这么乖呢?没有人闹事儿的话,我怎么满足自己想要演绎一下常见小说套路的**?”

    全场静默,气氛古怪。

    生活中可亲,战斗中强绝,以士兵之身感化征服死敌,晋升英雄后评定为战场最强,品行和能力都堪称新时代英雄士兵的楷模。

    这些真的是在说眼前的这个人吗?

    还是没人说话,福守缘有点倦了,无趣啊。

    “看来你们都明白在这儿自身实力才是一切,很好。来了这儿就是我的兵,我有责任让你们变得更强,而你们有义务守好规矩,构建和谐团队。记住,滚就一个字,我只会说一次。”

    行事风格的改变也只是形势所迫,因为福守缘深深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危机感围绕着他。而这种情况下他没有过多的精力慢慢跟每个人谈心交朋友,只能是采取最极端的办法让他们自行磨合。

    “你们来这儿的目的很杂,我也不指望你们全都是为报效祖国而来。但是,这些我都懒得去管,总之均等的变强机会人人有份,有问题就来问我,我会很负责任的给出建议甚至直接出手相助。”

    顿了顿,福守缘神色一厉。

    “这可是其他人很难得到的好处,谁也不许出去乱传。而且你们要明白一点,谁也不欠谁,当然我也不求谁感激,所以你们守好基本规矩的前提下也不必太拘谨。”

    接着福守缘神色一缓。

    “一会儿你们提交个名单上来,只要我人在驻地里,你们就可以按名单上的顺序来找我寻求帮助。”

    说着说着福守缘取出套沙滩椅来,舒服的坐了下去。

    “至于我不在的时候,就由骆云深教官拿出军队的那套来训练你们。骆教官你想一套考评办法,谁表现不好到某个程度,我确认属实后就会踢走这人。要知道外面想要变强的人多的很。”

    有利益稳着,有规矩套着,福守缘相信这个队伍有再多的复杂因素也都不会立刻爆出太大的问题。麻烦少了,自己指导之余也就能放心偷懒了。

    “现在弄份名单出来,人人有份,别整的面红耳赤的,我不喜欢看。”

    说完这话,福守缘软绵绵的躺了下去,貌似闭眼养神,实则在查看队员们讨论名单。这时没人摆谈其他,直接就按站队的顺序列了个名单。

    但第一个人却还是那个马结,只因站队的顺序早在之前就有了定论,基本还是按照一些规律排的。

    福守缘没说什么,虽然他不喜欢这种事儿,但正所谓公平也还需要力量来支撑。面对这个世界已经定型的某些运转规律,他所渴求的运转状态暂时还无力实现。

    况且福守缘心目中的公平就是真的公平吗?用其他办法重新弄一份名单就真的能做到公平?这个话题绝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

    福守缘所能做的,只是在之后对待每一个人时做到自身的平等对待。非要去把什么都管到,那也不过是走了另一个极端。

    马结慢慢缓缓的走过来,酝酿着求人的态度。

    “队长,我没有修道修佛的资质,也激不了异能,身体也承受不了基因改造,你看,有什么办法能让我拥有点战斗力。”

    福守缘递了杯冰茶过去,示意马结坐下。

    “扭扭捏捏的,不习惯低声下气就别装。看在你大伯的份上,能帮的我又不是不会帮,等我看看。”

    很快福守缘摇了摇头,马结手中忽的凭空多出一张纸,马结一看之下面色大变。

    “这么严苛的训练方案倒是肯定有效,但我来这儿可不是为了吃这个苦的,你。”

    “你什么你,没有一点儿底子就想凭白拥有实力,做梦呢吧?就你这样的心性,这辈子都没啥希望了,还是回去讨好你伯父吧,起码现在还护的住你。”

    马结脸色变化,犹豫着是说软话讨好还是直接搬出大伯父以势压人。

    福守缘不用能力都能看明白这一点。

    “你伯父或其他人让你来的时候怎么跟你说的?他们都不抱指望你还想个屁啊。”

    马结想起了父亲让自己前来六中队时的交代。福守缘绝不是个好惹的人,自己的身份最多是能有一些其他便利,却不能保证干涉者买账,千万要收敛脾气。

    尽力压制自己的恼怒,马结有些别扭的轻轻出声。

    “你我都明白,你的干涉是能够改换我的体质甚至直接激出某种能力。你帮帮我,我伯父不会亏待你的,你要知道很多势力可都盯着你,这时候多一份助益就多一分轻松不是吗?”

    懒洋洋的吸着果汁儿,福守缘还是摇头。

    “可是你并不知道,那是个大工程,我都还没给身边人固化什么技能呢,又怎么会帮你。别说你,就是你家那位来了,他也得排我家人的后边儿。”

    这事儿还真有谱,马结一喜,却又更苦恼了。福守缘的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希望渺茫啊,可他还不死心。

    “偶尔稍稍帮我加强下身体素质总不会有多大消耗吧,我要求已经够低了,你要是还拒绝,哼哼。”(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