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黔贵,福守缘并没有直接去京都,而是来到了天府省府锦官城。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姐姐要来天府战区,她人生地不熟的,福守缘作为一个从小到大把姐姐当成妹妹宠着的好弟弟,自是责无旁贷的要来打个前站。

    相比在蒙内的大动静、山城的好胃口、黔贵的小低调,福守缘在天府的行动显得非常的隐秘。他的目标只是摸清本地情况,毕竟姐姐势单力薄的一个人,能安稳呆着就足够了不该去想的太多。

    同样人生地不熟的福守缘,思考了很久后,决定用一个最快捷的方式来探查最全面的情况,那就不得不兵行险招了。

    此时正是上午的上班时间段,福守缘在离目的地很远时就施展了隐身,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临近目标所在楼层后,福守缘不敢再全指望自己的隐身能力,他来回几处制造了点动静,果然迅有人做出了反应。

    这才正常,到了这等层次,身边除了标配的警卫,自己准备的保卫力量无疑会更加厉害。

    调虎离山有用,但并非大用,至少目标身边的核心力量没有稍离他半步。且另外也正如王凡所言,正式身居要职者具备碾压性的特殊武力,这一点福守缘已经亲自在董承等人身上验证过了。

    所以福守缘这么做乃是有其他打算,他需要的,是目标最强的守卫现有动静那瞬间的警觉,从而不自禁透露出的力量波动。

    如此一来,他便能远距离大致评估出那人的实力,以规划接下来的行动。

    得到想要的数据后,福守缘趁着其他地方的小骚乱快步抵达处于一省巅峰之人的办公室外,隔的太近,他不可避免的被门内的高手察觉出来。

    到了这一步,福守缘直接就穿门而入,迎面与一人对了一掌,同时扫了眼安坐前方之人。确认身份后他动能力趁着对方看出他的身份微笑无防备之时知晓了自己所想要的,接着毫不犹豫的返身穿门而出。

    与福守缘短暂交手的人正要开门追出,他身后的人话了。

    “不用追了,没必要。另外小黄你出去打电话给下面的人说,安心在自己岗位工作,刚刚什么事也没有生过。”

    ……

    门开了,没有保卫人员追出,而那人口中的小黄是他的秘书,故作淡定的走出来关上门擦了擦汗,赶紧照领导的话给下面传达。

    门关后,门内两人交谈起来。

    “为什么不让我追?”

    稳坐着翻阅文件的那人淡然道:“上面要调一位女将来天府战区做英雄,刚刚那人只是为这个事儿而来,没什么恶意。”

    “他?是那个人?他跑这儿闹这一出干嘛?”

    那人无奈道:“他是用了最快捷的方式获得最多的情报,对,从我这儿获得。这种事儿怎么能光明正大的做?口中得闻很费时而且他不一定放心,然而当面说要查探信息,又有谁会愿意?”

    “所以他就来个掩耳盗铃,厚颜做成既定事实,可他竟敢选你为这事儿的目标,难道他就拿准了你不会翻脸?或者是他来之前专门打探过你的心性?”

    那人苦笑:“谁叫我最合适呢?作为一地形势的引导掌控者,还有谁比我更合适么?”

    “不还有两位吗?那或许太敏感。可那位不行吗?同样够高但敏感度稍低的不去选,居然来这儿捋虎须。”

    那人摇头:“驻地在附近的两位,说起来领导五省战事比我分量更足。可他们在其他各方面的触角毕竟不如我们这一块儿,更别说单论天府一地,还是我最适合作为目标。”

    顿了顿,他的语气有些怪异。

    “至于那位,反正都是冒险,估摸着他是想把收获最大化。”

    “呵,听着总觉得很不得劲儿,他这性子也太张狂了!”

    一时无声,那人刷刷刷签阅完手中的文件方才沉思起来。

    “他的性子还不好说,但胆大心细是有的,这人啊,算准了不会有太大波澜。抛开我是什么想法不论,毕竟这事儿无凭无据不好就翻脸,况且咱们要真个伸手到京城,也不见得能讨来好。而他们姐弟的力量支撑点和我们大不一样,他想要的势力切入点也不同于以往,就真得罪我,刚那些情报涉及的一切也值了。而且我相信这个人是有分寸的,不该他知道的,他不会去打探。”

    “可他姐姐说到底是一个人来到的咱们这地界儿。”

    面色一沉,那人重重扣了扣桌面。

    “糊涂,你要真跟他当面计较,或许他尚会诚恳的跟你道歉,有什么说道也会接下。但起这种旁门心思,你当他是泥捏的?今天这事儿,又何尝不能当做是一种暗示?”

    然后他无奈摇头:“对我们这样自身没有恒定战力的人来说,指不定哪天就没了这特殊的护身符,到时他一个眼神就能杀了我。或许这也是今天他敢于这么做的原因吧。”

    “是我无能。”

    那人摇头,温和一笑:“不关你的事,是干涉者的手段防不胜防。”

    然后他话锋一转,语气中带了丝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但你也该注意了,为什么这些年你都卡在a+级巅峰跨不出那一步?便只因心性境界所限。都说红尘炼心,你出山后跟着我这么些年怎么就是不长进呢。”

    这话却不是以一个上位者的立场,毕竟就算是一方大员也不好以这般严厉教训的语气,和一介a+级巅峰人物说这种话。

    “大哥,我觉得我的心境怕是不能有什么进步了。其实,要不是当初我非要修行,逼的你让出了这个机会,以你的心性或许现在早就真真切切的跨入s阶了,那可比这些年劳心劳力要逍遥。”

    当哥的展颜一笑:“别灰心,你的修行资质比我高,而心境这种讲究太玄幻,咱们慢慢打磨嘛。再说当年我若真踏上修行的路,还不见得能有你这么快修到a+呢,万事谁能说的准呢。”

    接着他情不自禁的起身从窗口往外看那些进进出出的人。

    “何况如今我牧守这一方水土可以努力造福一方百姓,这些年偶有思量,理当是比之苦修道行更适合你老哥我。”

    弟弟稍稍沉默,然后不禁点头:“大哥就是了不起,当年长辈最先选中你去修行,而后你转身去谋福祉也还是能有大成就。”

    老人一声长叹:“可我现在怕啊,这突如其来的战争……只希望能快点结束吧。”

    ……

    这些谈话福守缘是听不到了,返身撤退后他顺利的走出了大楼范围,迅恢复的平静也让他明白那位大人物没什么计较的心思,起码当下没有。

    就这么查阅了别人的记忆他很有些惭愧,但为了姐姐,他也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日后有机会再补偿那位吧。

    继续在天府晃悠,毕竟那位也不是全知之人,是以力求完美的福守缘顺着线索悄然验证了多个关键人物,修正充实了诸多资料。

    最后,心满意足的福守缘悄悄进了一家酒店,美美的睡下……(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