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梅觉得手痒痒,想虐人。?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两个?现在能确定的只是一个,要是下一场不增加名额呢?再者不说,你就不怕你走后其他势力反扑吗?你觉得他们能应付?事情就一定会按照你的剧本推进?别想的太简单了。”

    福守缘摇摇头:“先我们的手不会伸太长,还不至于就会招来反扑;其次我相信无论如何他们都能够应付,那不是我的剧本而是他们的剧本,我只需要等着看他们自己闯出局面来。”

    “得,还知道要留点分寸那就应该没大问题,这边我还是会尽量帮你照看着点儿的。”

    眼见福守缘似乎又要说肉麻话,万梅赶紧续上后面的内容。

    “黔贵那边,陈峰和方晓雯将顺利的继续参战,且在你抵京后上面会授权覃寿组建一个偏向于处理民事的防卫大队,这样他大体也算是一名无冕的英雄了,比你预想的更好哦。另外嘛,特批你姐姐从京都战区转到天府战区的公文已经盖好章,同样是在你抵京之后正式下。”

    福守缘很有点想笑但终究没能笑出来。

    “抵京,抵京。这么优厚的条件就只换我尽早的去京都,其他分毫都不提。看来,呵,某些人很有把握京都这个重地能把我镇的死死的。”

    一皱眉,万梅的语气严肃起来。

    “还没去呢,就这么抵触,我说你能不能别把所有人都想的那么复杂,再说这么消极的态度能改变什么?”

    不言语,福守缘只是可怜兮兮的看着万梅。忍了小会儿,万梅蓦地恼了。

    “这么看着我干嘛!被你烦死了,我又不欠你啥。反正这事儿已成定局,你乖乖的进京、低调的行事,不管局面多复杂,你个鬼灵精又不是应付不来。”

    “我只是又想起京都少了一个人。”

    眼神幽怨、语调肉麻,万梅不禁打了个冷颤,她陡的起身往门外走去。

    “就这样了,累了一天也该睡觉了。”

    “唉,就不知道龙潭虎穴之地是不是也有那么几个倾国佳人?是否能稍解弟弟我的*****你说呢?”

    身子一顿,万梅慢慢回过身来,眼神很具有攻击性,毕竟美人儿和美人儿之间从来都少不了比较的心思,无论是多还是少,总之是一定会有。

    “哼哼,美女向来是很多麻烦的根源,要是不想活了,你尽管去闹腾。”

    嘴角含笑,福守缘轻声说道:“那我还是留着命来找姐姐谈心好了。”

    嘭!门关了。

    耸耸肩又伸了个懒腰,福守缘只当看不见瑷的鄙视,哼着歌儿洗漱去了。

    ……

    福守缘现在的睡眠质量极高,用时也就对应的少了,天微亮他便自然的醒转。起床后用心的给父母做了份早餐,习惯早起的二老没用他喊就自己起来了。

    餐后,福守缘正式向父母道别,二老并没有过多的言语嘱咐,只是让他保重。这绝非是他们放心到无话可说,而是到了这一步,他们不想再给孩子多余的压力。

    走出门,父母并没有久送,福守缘也就很快收敛起情绪找出了暗处的李弘和李虹两人,郑重拜托二人照顾好爸妈。

    最后福守缘眼神扫向一个方向,那里是万梅隐着身形,他朝那边点点头。

    走出很远后,福守缘突的停了下来。

    “王凡大哥,我先去黔贵一趟,你就不必跟着了吧,怪累的,反正蒙内那儿你都放心让我去了不是?你先去京都吧。”

    没有回应,但福守缘知道王凡已经转往机场去了,原因在于不是人人都能轻松奔袭千里还能迅调整好状态,这无关强弱而是力量展现形式的区别,他说这话是要给王哥一个台阶儿。

    至于瑷,已经先一步去了京都。

    ……

    福守缘到了黔贵先找到覃寿,后者的样子却让他吓了一大跳。只见他头乱糟糟的,眼神不断变幻,在大仓库里走走停停的念叨着杂乱的法诀,身上的气息在c-级和c级之间起起落落。

    在角落里守着覃寿的杨娜红着双眼迎向福守缘,断续的告知了他这一幕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原来昨天黔贵方面就跟覃寿提起会让他组建一个新队伍,让他把一些必要的准备工作做在前面。而思及这个机会是兄弟用自己作为条件换来的,他一直显得很不开心。

    一战之后,覃寿每天有一个固定时间段用来修行,但昨天到了限定时间后他没有归家,他爸妈就打电话给儿子的女朋友,以为两人在一起。

    杨娜没办法的撒了个善意的谎,然后自己出门去找覃寿。

    人是找到了,可那时候覃寿已经是有点状态不妙,杨娜又怎么敢把他领回家,只能是告诉准公公婆婆他有事儿忙,而她就留在这里提心吊胆的守着他。

    ……

    一边听,福守缘一边注视着覃寿。

    覃寿主修的是极为契合自身的疯魔杖法,早在一战中便于极短的时间内先后领会了心法总纲“不疯魔不成活”及核心招式“疯魔噬日”。之后的七天里他快将心法推进到第二层,将核心招式推演到第三层,以此为底力,他于二战中顺利修成功法第二式“狂魔撕海”和第三式“邪魔无定”,修行进度可谓快绝,但问题,也正是出在了这个“快”字上。

    作为一门驾驭魔性力量的武学,疯魔杖法的修行有着前期进步快威力甚大的优势,却也便相应有着更容易走火入魔的危险性。所以其一般是心境有成之人方会被授予,并且会严格的卡着内容在修习者心法基础夯实的情况下才进一步传授,以免功法运转间必然会勾动的魔气反客为主,令自身魔性暴涨冲破心炉的压制。

    这一点覃寿也不是没有考虑到,但当今乱世实在是太需要以力量为基站稳脚跟,所以他额外兑换了一门最能帮助驾驭疯魔心法的冰雾淬心诀,借其快跨入了疯魔心法第二层,由此才再度开始了对招式的研习。

    可战场中各种浓烈的情绪刺激太大,他出计划的多修成了一式“邪魔无定”,虽然他意识到不妙在那一波便退出战场尽力的压抑控制,却也终究还是在新的刺激下越过了控制力的临界点。

    ……

    福守缘以多种探测形式确定了覃寿当前的问题所在,心里算是松了口气。因为覃寿的主意识虽然失了对五种魔性的控制令它们此刻闹腾的很凶,却好在这种凶险的功法通常都是设定的多重保险,而此时另一个压制魔性的关键点心炉看似被五种魔性撞得颠来倒去把炉火都熄了,但其收束魔性的炉体本身却还尚未被撞破。

    “你放心吧,既然我来了,那他就只能是因祸得福,没有别的可能。”

    说出这话并不止是宽慰杨娜,福守缘确实已理顺了思路,想清楚了该怎么帮覃寿脱离这种困境并顺带让他收获点好处。

    先,覃寿不是心绪过重半疯癫浑浑噩噩嘛,那就运用意念明明白白告诉他杨娜多心疼多辛苦,他的父母是多着急,毋庸置疑,这是当下最为有效的清醒药。

    接着,福守缘将自己心境突破时喷薄的灵光具现凝结的冰晶手链挂到了覃寿的手上,这条经他反复打磨后主要功效偏于加强心性控制力的手链本就是预定了要给覃寿的。

    其后不到二十秒,覃寿便彻底的清醒了,主意识一回归,心炉之火瞬间随之重燃,魔性很快被双重控制力给打压下去。再等到魔性最势微的那一刻,他窥准时机收起炉火运使冰雾淬心法将之凝冻了五秒,然后又一次的点燃了炉火,以冰火交替淬炼,大大的加强了对魔性的控制力。

    而借着此番心灵动荡,覃寿更顺理成章的化开了心法瓶颈将之推展到第三层,稳稳的驾驭住了一身修为,这一点显现在外,便是其战斗力指数稳定在了c级。或许相比英雄这不算什么,跟某个一跃冲天的人更是不好比,但要知道十天前的覃寿可还只是一个战力不过F阶的普通人,事实上这样的提升绝对是极为惊人!在全球正常的修行记录中不说是千万里挑一那也是百万里挑一的天才!

    ……

    很识趣的不打扰两个含情脉脉的人,福守缘将凤头百灵赠予杨娜后转身离开找田三金去了。

    三胖彻底成道士了,静修间连福守缘来了也不愿耷拉下眼皮。更奇异的是后者现自己的能力竟然不能作用到他身上。

    对此福守缘倒也懒得去想深层的原因,在一旁自言自语的掰扯了一会儿也就无奈的下山了。

    ……

    陈峰变得更肉乎了,这是体质问题,这样的情况跟他修习的功法倒是相得益彰。福守缘协助他调理了一下身体,把他变瘦了一次相当于蜕变了一次。

    只是还没等福守缘说完话离开,陈峰便已然通过疯狂进食迅的再度变胖……真心很无语。

    ……

    与方晓雯的会面稍显沉闷,原本在电话里两人已算是基本能正常对话了,但面对面的相处,却还是有些些的不适应。

    话不好说,事儿还得做,福守缘联合方晓雯并分持天公地母令与冻念、沸-情两只s-级蛊虫谈判,最后勉强的达成协议,由福守缘出手将二者对寄主的负面影响降到了最低。

    接着福守缘参详了方晓雯二战兑换的“善恶相对统一心论”一书。其后,两人一同做了三次慈眉善目之人、三次恶形恶状之人、三次随心所欲之人。

    看着恍恍惚惚已有所悟的方晓雯,福守缘满意的悄然身退。

    ……

    福守缘去军队找刘祭,却被告知他已调往边境执行任务;又找宋迪,却被告知他正在云滇省宣扬德行法门。

    连连两次扑空后,福守缘最不想见到的人却老老实实的在研究室呆着被撞见了,没奈何,他现场改造了几块康允所需的特殊材料并附赠了一瓶更特殊的雄性激素药,才算造了个空子抽出身。

    ……

    接下来福守缘去了很多地方见了不少人,然后又有一次扑空,学医的邹镇星前段时间被临时抽调到心理疏导小分队做助手。

    这个于一战后由国家统一调集分配相关人才在各地迅成立铺开的队伍,面向的是所有对战争感到心理不适的人。站点一开门,谁都想去咨询两句,因为都觉得自己压力很大。

    而虽然疏导者都清楚并不是每个人都达到了需要疏导的程度,但他们更明白你光这么说没几个人会自觉的不凑热闹,所以,他们只能是尽量的扩大队伍,还没毕业兼专业不算太对口的邹镇星就是基于这么个情况被拉近了疏导队伍。

    在站点外看到那排队排出了人山人海的忙碌架势,福守缘也就没去打扰。同时,看到这么多人有疏导心理的需求,他也不免想了想自己是否需要呢,或许是需要的吧,于是,他没有继续刻意的去找谁而是随性的游逛。

    期间,他瞥到了加入军队和携手同盟的任星以及张琪,由此又想到了据说回到学校积极推动学生健身的乔铃儿。稍稍感慨之余,他并未上前见面又或打个电话。

    ……

    散完心,福守缘去跟诸多的亲人见了一面聊了几句,便终究是再度离开了故乡。(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