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守缘忍不住冷冷的哼了一声。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就算知道一直以来父母尚未遇到什么麻烦,但一想到有很多人曾经打过父母的主意,福守缘就克制不住心头的怒火。

    何况以人的劣根性而言,如今绝对也有很多人仍是虎视眈眈,一旦自己出了什么问题,只怕他们就会蹦跶出来加害他的父母。

    朱壁声音低沉:“考虑到你会不可阻挡的成长变强,又怕刺激到你引来毁灭级的灾难,几方大势力纠缠牵制之下多数人还是抱持了放任态度,这才让你不至于成为无父无母之人。”

    接着话锋一转:“然而如今时局动荡,就怕有的人趁乱胡来,毕竟你现在还算不上顶尖强者,至于你的秋后算账也总有人会抱着侥幸的心理。”

    话说完,朱壁担忧的看着福守缘。

    “您老的提醒很及时,原先我不知道前五代干涉者还有这等的情况,以致不清楚有些人对我父母势在必得的心理。但现在,我会把父母的安全问题上升到更高的角度来考虑。”

    看得出福守缘此刻很想要回到父母身边,朱壁也就加快了谈话的节奏,他手中蓦地多出一个花盆,盆中有一株小小的仙人掌。

    “这是我早年游历大沙漠时寻到的一株攻防皆备的灵植,多年随身培养后已是开启了灵智。你拿去让父母养在家里,虽然它只相当于一个a级能力者,但关键时刻也是份助力。”

    从小就不爱受人恩惠的福守缘,压住了习惯性准备说出口的拒绝之词,默默接过了花盆,心中说着惭愧然后动了探查。

    仙人掌身体中并没有任何印记,这是题中应有之意。其灵智仅相当于幼年儿童的仙人掌,有限的记忆里并没有关于朱壁过于清晰的印象,这意味着以后有人好好养着它就能收获它的好感。

    而想来朱壁得了这株灵物之后,便是当做送人之物来培养的。

    将花盆郑重举起,然后将之隐藏固定在自己肩上,福守缘向朱壁一鞠躬。

    “此物定然费了您许多心思和精力,这份恩情我记下了。”

    哈哈一笑,朱壁坦然受了这一礼。

    “只此一礼,之后就别这样了,我这也算提前跟你交个好嘛。还有,我跟你商量一下,我想收练召翔为弟子,毕竟他的召唤驯养之能很适合走我萨满教的路子。”

    这样的好事福守缘哪里会替练召翔拒绝,立刻就点了头。

    “这是他的幸运,有您老在蒙内照看他,这小子以后的前途一片光明啊,同时我也算能彻底的放心了。”

    朱壁立刻接过话:“行,那咱也不罗嗦,这就去归化跟他商量这事儿。”

    福守缘此刻归心似箭,当然也不会浪费时间,朱壁一说他就出了。

    朱壁走在前面,简单的迈步看起来真的只是在走,但实际度却越来越快,不过福守缘倒也一直都跟的上。直到老人家稳定在一个度上,福守缘的度便也跟着稳定了,且不着痕迹的落后了朱壁一个身位以示尊重。

    ……

    两人找到练召翔的时候,后者还在锡力图召和卡力文微笑商谈着一些喇嘛教的事务。卡力文看到朱壁脸色一变,朱壁却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这两人之间有什么事儿,福守缘一点也不关心,他只是跟卡力文说了声要带走练召翔有事儿,便即拖着练召翔走了。

    朱壁把福守缘和练召翔领到了一处空旷无人之地,而一路上福守缘已经跟练召翔说了朱壁要收他为徒的事儿。

    练召翔清楚福守缘肯定是为了他好,倒也就一口答应了。

    说完这事儿福守缘就准备走了,朱壁让他跟着学一点萨满教手段也被他婉拒。倒是练召翔说要完成之前的承诺送他一只百灵鸟让他颇有些期待。

    旋即练召翔召唤出他准备好的那只百灵,却是一只全长仅18厘米的浅褐色鸟儿,其吟鸣之声非常的动听。

    “这是百灵鸟当中的凤头百灵,这种鸟类的声音都很美,这一只是我遇到的音质最好的。你准备一下,我这就收回我和它之间的联系,你自己想个法子收服它。”

    福守缘笑着点了点头,感应到练召翔和百灵鸟之间的玄妙联系消失后,他将干涉力化作感召之力送入了凤头百灵体内,一股亲切的意念力量如细雨润物般渗入了凤头百灵的身心。

    旋即,凤头百灵从练召翔身边飞到了福守缘的手心之中,轻轻啄了一口福守缘的手心以示亲热,然后就安静的立在那里。

    “鸟儿们的神异潜能我得借助战场的加成才能催,现实中我还无力把他们的神异挖掘出来展示给你看。而小家伙可不光声音好听这一个好处,它在战场中的鸣叫能令单个目标的数据全面上升。你回去后可别忘了好好培养这个小伙伴。”

    福守缘戏谑一笑:“所以你就想借打赌让我帮忙你强化一下。输了就不好意思提了?还是觉得有了金刚护身,暂时对这方面的需求不是那么迫切了?”

    练召翔嘿嘿笑着:“你若非要帮这个忙,我也不会拒绝。”

    福守缘眼角一跳:“看来前面说了那么多都是为此刻铺垫啊,还真别说,你的无耻已经颇有了几分我当年的神韵。”

    一副你说的什么我听不懂的做派,练召翔干脆又招来了三只不太一样的百灵鸟,介绍起凤头百灵之外的两种。

    “这是蒙古百灵,战场中其鸣叫能令单个目标防御属性增加;这是短趾百灵,战场中其鸣叫能令单个目标移动度增加。该怎么做你看着办吧。”

    练召翔拿出无赖嘴脸盯着福守缘,连朱壁也来凑趣儿,一样盯着福守缘。

    “都帮了我徒弟那么多,还在乎多这一点吗?赶紧弄完也好早点走嘛。”

    这对师徒的携手真个让福守缘哭笑不得。他也懒得说什么了,三次全力动念催了最大程度的干涉力,转化出最适合每只鸟儿的不同强化之力,让三只鸟儿都分别享受了一次触及本源的进化。

    而世间大多数生灵的进化之路不同于得天独厚之人类的进化,由于它们的生命形态基础本质较低,所以一般要有几次乃至十几次不等的质变性质的进化方能踏入掌握大威能的s阶。

    或者换句话说,人类的这副贴近大道的灵躯,本就是千万年来万物生灵不断的进化中由大自然淘炼出的最优之选。

    所以大多数生灵修行有了一定成就后都会自然而然的去追求化出人形以加自己的步伐。当然,也有其他福泽深厚者不需化形便成长极快,甚至有的贴近某种法则的特定种族之血脉修行起来比之人类在初期更占便宜,于是倒反有不少修行法门是人类去借鉴模仿这些个特定种族……

    当三只鸟儿的进化稳固下来,三人仔细感知了下,却是还没到能重现战场威能的地步,由此可知近几百年天地大变后万物衰微的程度可不止是在灵性一方面。

    接着练召翔又招出一只很大很威猛的鸟儿。

    “猎隼,正宗的鹰隼一类大型猛禽,可惜暂时没有雌性,那个的体长一般比现在这只45厘米还多上1o厘米。战场中猎隼能执行简单指令单独攻击目标,还能抓捕一个敌军飞上半空两秒并造成坠地伤害,也算是个控制型伤害技能了。”

    这回一次念动不够令猎隼进化,些许的强化练召翔可不满足,故此他腆着脸就那么盯着福守缘……

    没办法,福守缘只能继续,两次、三次、四次,足足四次后,他才算是初步的强化了一遍这只猎隼。

    看着眼前再次出现的鹰类,福守缘不禁翻了个白眼。

    练召翔一脸的贱笑:“嘿嘿,34厘米个头儿的雄性雀鹰,不至于像猎隼那么费力,再辛苦辛苦,我保证这是最后一个了。”(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